首頁臺時資訊文學創作

0117  蓮生活佛 伸手不見掌

0117 蓮生活佛 伸手不見掌
越州姜山方禪師。
僧問:
「如何是不動尊?」
方禪師答:
「單著布衫穿市過。」(我註明:穿一條內褲穿市過)
僧問:
「學人不明?」
方禪師答:
「騎驢踏破洞庭波。」
僧問:
「透過三級浪,專聽一聲雷?」
方禪師答:
「伸手不見掌。」
我(盧 師尊)點撥如下:
不動尊。
(無人、無我、無眾生。當然,如如不動。)
騎驢踏破洞庭波。
(二者毫不相干。)
伸手不見掌。
(手就是掌,掌就是手。二者本同,為何不見?從此處,下手參。)

僧問:
「蓮花未出水時,如何?」
方禪師答:
「穿針嫌眼小。」
僧問:
「出水後如何?」
方禪師答:
「盡日展愁眉。」
又:
僧問:
「諸佛未出世時如何?」
方禪師答:
「不識酒望子。」
僧問:
「出世後如何?」
方禪師答:
「釣魚船上贈三椎。」
僧問:
「如何是佛?」
方禪師答:
「留髭表丈夫。」

方禪師上法座說:
穿雲不渡水,渡水不穿雲。
乾坤把定不把定,虛空放行不放行。
橫三豎四。
乍離乍合。
將長補短。
即不問汝諸人。
又說:
不是道得道不得。
諸方盡把為奇特。
寒山燒火滿頭灰。
笑?豐干這老賊。

盧 師尊註:
方禪師與僧人的對話,雖然語焉不明,但,若仔細推敲,仍有明白處。
例如:
如何是佛?留髭表丈夫。這已是很清楚了。
「伸手不見掌」,我且問大家,為何不見?為何不見?為何不見?參!聖弟子見過聖弟子嗎?

日期:2020-01-15  作者:0117  蓮生活佛 伸手不見掌

0117  美食同樂會 高雄市右昌國小 黃馨玥

0117 美食同樂會   高雄市右昌國小 黃馨玥
同樂會當天,我看到大家東奔西跑,進進出出,原本安靜無聲的教室,好像變成了吵鬧無比的演唱會現場,還有聞到誘人的食物香氣,跟大家齊心努力的味道,大家的心情比往常還慌張,一聽到老師說開始準備材料的那一剎那,全班開始轟動起來,把自己負責的東西準備好,而我則是負責攪拌和清洗,我覺得這些雜事滿有趣的,這些動作也可以結合在生活中,是很難得的經驗呢!
我最印象深刻的是別組的創意料理─大阪燒,那脆脆的口感讓人垂涎三尺,肉餡也讓人吃得津津有味,香噴噴的氣味更讓人直流口水,最令我佩服的,是他們不只有耐心的做完作品,還讓料理變得十分有滋味,我總覺得吃他們做的食物真是一大享受。
美好的時光總是很快就過了,結束後大家都忙著整理東西,而原本活動中的心情慌張且開心,活動後又要調整回原本的心情,我覺得大家都要學習第一組的精神,保持耐心、認真與自信,相信做出來的作品也一定會讓大家吃得欲罷不能哦!

日期:2020-01-15  作者:0117  美食同樂會 高雄市右昌國小 黃馨玥

0117   愛哭的弟弟 台南市佳里國小 涂精湛

0117 愛哭的弟弟  台南市佳里國小 涂精湛   
我家有個愛哭鬼,那就是我的弟弟,只要他一哭,他的眼睛就像水龍頭一樣,眼淚流個不停,每當我們不照他的話去做,他就會哇哇大哭,讓家裡變成了游泳池呢!
記得有一次,我們去逛街,經過一間玩具店,弟弟看見了一個新上市的機器人,就吵著把我和媽媽拖進玩具店,他對媽媽說:「幫我買這個機器人。」媽媽說:「不可以,我們家已經有很多玩具了,而且我們家也沒有多餘空間可以放這個機器人。」弟弟一聽,當場哇哇大哭,他的聲音大到可以把玻璃震破了,媽媽只好安撫他說:「等你以後表現好一點再買給你。」弟弟才心不甘情不願的跟我們走出玩具店,才讓我們鬆了口氣。
還有一次,我們去外面走一走,忽然,弟弟看見前面有人在賣冰淇淋,弟弟馬上跑過去說:「媽媽,我要買冰淇淋。」媽媽說:「不行,你生病還沒好,不能吃冰淇淋。」聽到這句話,弟弟馬上眉頭一皺大哭了起來,還引起馬路旁人的關注,媽媽溫柔的說:「等你生病好了再吃。」便把弟弟拖離現場。
我希望弟弟可以不要再那麼愛哭了,要不然真擔心,有一天家裡會被他的水龍頭般的眼淚所淹沒。

日期:2020-01-15  作者:0117   愛哭的弟弟 台南市佳里國小 涂精湛

0117  小小淨山員 嘉義縣瑞峰國小 謝坤佑

0117 小小淨山員 嘉義縣瑞峰國小 謝坤佑
我是快樂的小小淨山員,戴著斗笠,拿著夾子,提著垃圾袋,一邊爬山,一邊撿垃圾,不怕苦,不怕累,愛護家園我最行。
彎曲的山路到處都是菸蒂,怎麼會有這麼多菸蒂呢?媽媽告訴我:「是一車車的採茶工人亂丟的,破壞了美麗的家園。」所以,我要日行一善,積功德,從小小的淨山員開始,每天一袋垃圾和菸蒂,讓美麗的茶園,沒有垃圾和菸蒂,遊客才會看見乾淨的風景。
淨山活可運動健身又可做公德,結束後滿滿的喜悅在心頭,讓山林步道永保美麗、乾淨、清新,這就是我做的最快樂的一件事。秋天是淨山的最佳時機,快捲起衣袖加入淨山活動。

日期:2020-01-15  作者:0117  小小淨山員 嘉義縣瑞峰國小 謝坤佑

0116  回想曲 落蒂

0116 回想曲 落蒂
那年我們常同行在村子小路
路旁小鳥都輕叫妳的名字
好美好純淨如樂音的名字

跳過一年又一年一月又一月
由黑髮橋走過在白髮山腳停留
落花不知凡幾落葉累積幾層

走上斜斜的山坡
站在懸崖處觀望
月光把大地映照成一片大海

有些晃動如故事的景物
有些總弄不明白
是虛幻或真實

只是那如雪的月色
總讓人忘記春花的盛開
夏荷的艷麗

而是
而是一層秋的荒涼
冬的沉寂

日期:2020-01-15  作者:0116  回想曲 落蒂

0117  蓮生活佛 以手指月

0117 蓮生活佛 以手指月
昔日。
我(盧 師尊)略有悟境,常常用「月亮」來比喻自己的悟。
我常常「指月」。
人問:
「開悟是什麼?」
我不答。
只用手指月。
我的意思是說:
「月亮裡面沒有人,因為月亮沒有人,所以什麼是善惡?什麼是是非?什麼是心念?什麼是佛法?什麼是葷素?什麼是財?什麼是色?什麼是名?」
因為沒有人?
………………。
連「空」、「無」都沒有。
我又說:
太陽餅裏,沒有太陽。
月餅裏,沒有月亮。
老婆餅裏,沒有老婆。
………………。
那麼反過來說:
我們人類所住的地球,有國家、有人民、有一切的貪、瞋、痴、疑、慢。有財、色、名、食、睡。應有盡有。
但,
你知道嗎?我也把它當成「沒有」。
大家知道我是怎麼想的嗎?
過去的已經過去!
現在的很快過去!
未來的還沒有到!(事實上,也會變過去)
老實說:
是沒有!沒有!沒有!
所以:
滄海變桑田。
桑田變滄海。
地球經歷了億億年,大變動已多少次了。在我的覺受之中,人類也是幻有幻無,幻生幻死,一切全是幻。
明明地球上是有人。
但,
不長久。
等於是沒有。
因為「無所得故」。所以悟出:
無所得。
無所有。
無所住。
無所謂。
我(盧 師尊)就變成了,無恐怖、無顛倒、無妄想。
一切煩惱斷盡。
一切執著斷盡。

洪州泐潭曉月禪師。
僧問:
「用手指月,未審指箇什麼?」
曉月答:
「請高著眼!」
僧問:
「曙色未分人盡望,及乎天曉也尋常?」
曉月答:
「年衰鬼弄人!」
這兩句問答,曉月禪師點出了什麼?聖弟子知否?

日期:2020-01-15  作者:0117  蓮生活佛 以手指月

0116  忘年好友真溫馨 吳白露

0116 忘年好友真溫馨 吳白露
寫起這個真實故事的時間背景,要推往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前了。
勝田倉策先生誕生在台灣。他住過虎尾和豐原,小時候讀過豐原國小一年、讀過虎尾糖廠的國小(作者推算應該是現今的安慶國小)。我見過他的母親因為勝田倉策先生經常回來台灣到虎尾鎮去看看他們住過的糖廠宿舍老家(雖然如今已是他人住家),他帶領穿著和服的母親來虎尾糖廠走走照相留念。日本人民間的重情感友誼,勝田倉策先生的感情流露是多麼讓我感到自然溫馨。他每回來台灣一定會來探望我的父親吳明通先生。即使我的父親已經逝世多年,他也率同他的夫人勝田純枝女士來雲林縣緬懷他心中的這一位「忘年好友」。
2019年勝田倉策夫婦安排來台灣尋根,紀念先父吳明通先生,中日友情傳愛。11月22日特地來探訪吳嬤嬤,珍惜兩家庭相聚聯結。帶著他的兒子勝田明典先生和媳婦勝田桂子小姐和同步翻譯員林珠如小姐,專程來台中關心探視作者的九十歲母親洪玉雪女士。這樣四代的傳愛著中日情誼,厚實和真誠越是見到其中的可貴。
我的弟弟吳建正老師和弟媳莊蓬蘭女士也專程返家迎接貴客,我們一起聽著勝田倉策先生回憶:『…小時候曾經在你們老家大有村住過,你的爸爸也幫我洗過澡,他是一位很真誠仁慈的人,都叫著我的小名(秀將)。你們大有村老家的菜園最後面也有一大片池塘,養著鵝群…。』;吳建正老師補充說:『這池塘是當年日軍一個中隊飛行員挖開的。二次大戰還未結束,當時等待命令要由松山機場飛往參戰,這期間大家閒著就一起開挖出來的。』大戰結束日本人撤離台灣回去日本。戰敗國民生物資缺少,生活很挑戰。那個時候先父吳明通先生曾經答應勝田倉策先生的母親的交代『將縫紉機的外殼木箱打掉,將縫紉機的機台用布袋裝好背去日本』,於是這個勝田家庭有了「縫紉機」。勝田倉策先生母親和姐姐江村昭子女士努力的幫人做衣服,買了土地重新建立起家園,這真實的故事讓他們放在心中的感恩。勝田倉策先生最後經營位在平塚的運動中心成功(秦野市大秦町),是一規模有六千名會員的運動事業規模社長,我也曾經在這裡接受招待禮遇,見到管理的優質,並遇到上海來的國家級跳水選手史小姐和他的先生,他們是來日本學習運動管理。史小姐直接告訴我即便回去上海再過十五年中國人素質都趕不上日本的經營和管理。這裡的設備和清潔和規劃,樣樣頂尖的舒適和祥和氛圍,我也盡情享受和感受這樣的領導人這一位社長其中的用心,職員們的認真有禮貌態度,進退應對舉止中充滿著自然的流露彼此的敬愛。
勝田倉策先生告訴過我的母親,我的父親在天上看見到他今日的成功。語言中充分表達著一份「真正幸福的真意」感恩今天的一切成就,世間的一切美好的事都來自於「愛的能量」。
吳建正老師指著小畫框中的「一張車票」,所有人的眼睛聚焦在這一張車票,因為這事的緣由,來自先父吳明通先生和作者在1994年暑假的對話,先父回憶說:「我保留過一張兒時『第一張』由斗南到日本東京的車票」。作者很是吶悶著「?」心中盤想這事情,已經是我出生之前的一件事了(大正、昭和時代),我們的家歷經風災、水災已經搬遷過20次家了,如何可以再找到這「第一張車票」呢!我聽進了先父這樣回憶的一句話。1985年春天先父突然心肌梗塞逝世後,我獨自整理他的書櫥日文精裝書冊,這「一張車票」真的就由源氏物語書冊中滑落出來讓我撿到手中,我非常嚴肅且用奧妙的人生來形容這時候的心境。今年2019這一夜,勝田倉策先生和勝田明典先生非常非常專注地看著吳建正老師將車票由小小畫框中取出來,『泛黃的一張寫著端正字體的吳明通 殿、小兒車票』和那已經深深泛黃的打印有『東京大學校』的學生通勤月票的套子,這兩樣物件擺一起,雖然普通,卻都是天長地久的跟隨先父吳明通先生飛過半個地球(他是台籍的日本戰鬥機飛官)、也經歷過大輪船的沉船(沖繩外海撞到海中水雷炸彈)海上漂流八小時之後獲救,如此波折轉了這樣的歲月。毋須贅言。可以多麼寶愛深情地想像這一位「小留學生」的歲月和對所有日子的真情。感恩!對父母族人對他由雲林縣大有村鄉下孩子的期望。勝田家人不斷的讚嘆聲和敬佩的語調傳達著今夜11月22日的所看所聞。佩服在生命的至深創痛而又能舉重若輕的人。
『勝田倉策社長肖像畫』這一幅油畫完成在2004年4月8日。當年作者住勝田倉策社長家,是在日本神奈川 伊勢原市的池端,生活起居他們如同家人一般的接待作者,招待和協助安排一系列的畫遊,在家的附近寫生、旅行各地寫生。晨起就準備外出寫生和勝田純枝女士搭計程車去車站,由伊勢原搭小田急線往本厚木換車,再往新宿,一路的尋找盛開的櫻花。勝田純枝女士和我的母親陪同也我到靖國神社前的櫻花道寫生,滿滿盛開櫻花樹下寫生也是生平一願,看花朵滿枝枒開,他們讓我擁有愛的滋味,盛開的櫻花樹在柔美在春風中,人來人往都來欣賞櫻花,有幸,能將我的油畫也被賞了進去。
返程坐著電車急駛,窗外的櫻花在夕陽下發亮,粉柔的姿態,再次感激這一切。參訪箱根許多知名的美術館、畢卡索雕刻的森美術館,充實了我生活留下的作品無數。這一幅「勝田倉策先生肖像畫」也是在他的家裡完成的。直到十五年後成為他們全家人來台灣的收藏紀念作品,大家歡喜地暢談在吳白露畫室欣賞著滿滿畫室的油畫創作品,從一樓到四樓。勝田倉策先生仔細近距離的在我先父吳明通先生的肖像油畫前面駐足端詳許久。
作者也透過同步翻譯員林珠如小姐說了一個「吳白露畫家的夢」請她來明確傳達。我說:『如果台灣政府目前無法有真正感情的珍惜吳白露創作品,我希望日本的企業家可以全數的收藏運往日本;猶如法國女畫家羅闌珊的作品全數由日本企業家收藏。等待他日時間的到來,有朝一日要見到真蹟創作品就必須到日本去借展。』;林珠如小姐同步翻譯員一開始聽了我用中文這樣表訴,停頓一下很快地回應「這樣似乎很沉重」。因我的堅持和肯定語言,林珠如小姐也就很精準地用流利的日語傳達我的「內心之夢」說給了勝田倉策先生和家人。至少我是真正嚴肅地想過心中的這一個「盼」。現在也在此「白紙黑字」紀錄這一天的對話日記。
美國總統威爾遜說:『理解絕對是養育一切友情之果的土壤。』;文學家歌德說:『友誼只能在實踐中產生並在實踐中得到保持。』;感恩這世界如此青翠如此繁華,友誼是生活的美化傳遞者也是社會的鞏固者,更是心靈的神秘的結合者。相信只要遇到有緣的人,以因緣為點燃,就能升起熱情的火光。

日期:2020-01-15  作者:0116  忘年好友真溫馨 吳白露

廣告刊登

統一發票

文學創作

0117  蓮生活佛 伸手不見掌

0117  蓮生活佛 伸手不見掌2020-01-15

0117 蓮生活佛 伸手不見掌
越州姜山方禪師。
僧問:
「如何是不動尊?」
方禪師答:
「單著布衫穿市過。」(我註明:穿一條內褲穿市過)
僧問:
「學人不明?」
方禪師答:
「騎驢踏破洞庭波。」
僧問:
「透過三級浪,專聽一聲雷?」
方禪師答:
「伸手不見掌。」
我(盧 師尊)點撥如下:
不動尊。
(無人、無我、無眾生。當然,如如不動。)
騎驢踏破洞庭波。
(二者毫不相干。)
伸手不見掌。
(手就是掌,掌就是手。二者本同,為何不見?從此處,下手參。)

僧問:
「蓮花未出水時,如何?」
方禪師答:
「穿針嫌眼小。」
僧問:
「出水後如何?」
方禪師答:
「盡日展愁眉。」
又:
僧問:
「諸佛未出世時如何?」
方禪師答:
「不識酒望子。」
僧問:
「出世後如何?」
方禪師答:
「釣魚船上贈三椎。」
僧問:
「如何是佛?」
方禪師答:
「留髭表丈夫。」

方禪師上法座說:
穿雲不渡水,渡水不穿雲。
乾坤把定不把定,虛空放行不放行。
橫三豎四。
乍離乍合。
將長補短。
即不問汝諸人。
又說:
不是道得道不得。
諸方盡把為奇特。
寒山燒火滿頭灰。
笑?豐干這老賊。

盧 師尊註:
方禪師與僧人的對話,雖然語焉不明,但,若仔細推敲,仍有明白處。
例如:
如何是佛?留髭表丈夫。這已是很清楚了。
「伸手不見掌」,我且問大家,為何不見?為何不見?為何不見?參!聖弟子見過聖弟子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