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論) 監委人事案帶來憲政危機

2020-07-03 10:25:46  |  張人傑  |  瀏覽次數:5963

 

國民黨為了監委提名攻佔立法院,政治的攻防角力只是表象,核心是深層的憲政危機;總統府的提名引起社會騷動,在野黨趁勢抗爭占據議場,攻佔國際主流媒體版面,大剌剌的抗爭對抗「專制」的大標題,已經對執政黨、總統及國家造成傷害;國民黨的大動作本來只在為「罷韓」洩恨,並在臨時會及監院謀取一些政治籌碼,不料國民黨一反常態的訴求廢除考監兩案,加上執政當局策略粗疏思慮不周,非預期的召喚出嚴肅的憲改呼聲;蔡總統表示朝野有共識就修憲,這個回應可說就是明證。

 

監委提名紛爭要怪誰?掛五權的羊頭,賣三權的狗肉,憲政扭曲與國家正常化問題,當然是監委提名爭議的源頭,監察院與國家人權委員會何去何從,從制度設計來看也都未盡周延,怪不得社會與反對黨感到不安;監院既然準備要廢除或凍結,提名作業有必要大張旗鼓嗎?監院轉型為國家人權委員會,是借屍還魂還是疊床架屋?監院如果一時廢止不了,縮編為歐洲國家(及歐盟)普遍設立的監察專員(或稱監察使),不是非常合宜嗎?國家人權委員會是超然、前瞻的國家級獨立機關,不論是隸屬、接替或二元的存在地位,似乎都有受到矮化、窄化、醜化的嫌疑。解鈴還是繫鈴人,監院與國家人權委員會的出處,回歸憲改-最好是制憲的周詳設計,才是合宜的解決方案。

 

要修憲還是制憲?現在這部憲法是千瘡百孔的違章建築,應該要像海砂屋一樣的打掉重練,實際上卻只是虛有其表的醫美拉皮;新的國家要制憲,舊的國家可以制憲也可以修憲;一九九一以來歷次修憲達成立法院為中心的國會制度,向總統傾斜的半總統制,單一選區兩票制的國會選舉,省府虛級化及廢除國大,創制複決權回歸人民及公投入憲,社會權入憲及承認原住民地位,廢止考試院按省區分配名額,自由地區與大陸地區關係之處理,乃至設立國安會國安局及人事行政局等;修憲以憲法增修條文型態存在,原憲法條文則有四分之一凍結、廢止,成為空殼子的殭屍憲法,增修條文則像是七零八落的補釘。

 

目前火熱的幾個合憲性爭議以及院際糾紛,眾多爭議直接衝擊憲政體制與規範,上位的憲政秩序穩定與平衡將成問題;立法院才剛清場完畢,監察司法兩院就為曲棍球案展開大惡鬥,同時間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黨產條例正在進行釋憲辯論,立院臨時會即將審查水利會改制案,也有複雜的違憲爭議必須釐清;憲法亂象的根本問題還是正當性,學者指出目前我國憲法有外來、虛幻、失根及拼裝憲法四大致命傷,難怪政府的威信以及司法公信力跌落谷底,更嚴重的則是國家主權不彰,一中憲法使台灣的國名領土,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糾纏不清,中國的反分裂國家法與港區國安法,更讓台灣國家與人民陷於危殆;釜底抽薪的解決方案只有正名制憲、切割中國。

 

台灣國家體制與政府職能調整提升的迫切壓力,國家安全、主權地位與社會經濟挑戰重重,外有中國的法律戰、外交戰及銳實力的侵凌,相對有美國的戰略安全及政治經濟支撐;台灣現在正面臨內外、正負作用力拉扯的臨界點,稍縱即逝的憲政時刻也水到渠成適時成熟,負責任的政治家不應只是滿足於修憲,正名制憲正常國家的歷史使命已經降臨。

(作者為台灣教授協會會員)

 

 

廣告刊登

統一發票

文學創作

0117  蓮生活佛 伸手不見掌

0117  蓮生活佛 伸手不見掌2020-01-15

0117 蓮生活佛 伸手不見掌
越州姜山方禪師。
僧問:
「如何是不動尊?」
方禪師答:
「單著布衫穿市過。」(我註明:穿一條內褲穿市過)
僧問:
「學人不明?」
方禪師答:
「騎驢踏破洞庭波。」
僧問:
「透過三級浪,專聽一聲雷?」
方禪師答:
「伸手不見掌。」
我(盧 師尊)點撥如下:
不動尊。
(無人、無我、無眾生。當然,如如不動。)
騎驢踏破洞庭波。
(二者毫不相干。)
伸手不見掌。
(手就是掌,掌就是手。二者本同,為何不見?從此處,下手參。)

僧問:
「蓮花未出水時,如何?」
方禪師答:
「穿針嫌眼小。」
僧問:
「出水後如何?」
方禪師答:
「盡日展愁眉。」
又:
僧問:
「諸佛未出世時如何?」
方禪師答:
「不識酒望子。」
僧問:
「出世後如何?」
方禪師答:
「釣魚船上贈三椎。」
僧問:
「如何是佛?」
方禪師答:
「留髭表丈夫。」

方禪師上法座說:
穿雲不渡水,渡水不穿雲。
乾坤把定不把定,虛空放行不放行。
橫三豎四。
乍離乍合。
將長補短。
即不問汝諸人。
又說:
不是道得道不得。
諸方盡把為奇特。
寒山燒火滿頭灰。
笑?豐干這老賊。

盧 師尊註:
方禪師與僧人的對話,雖然語焉不明,但,若仔細推敲,仍有明白處。
例如:
如何是佛?留髭表丈夫。這已是很清楚了。
「伸手不見掌」,我且問大家,為何不見?為何不見?為何不見?參!聖弟子見過聖弟子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