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大學驗證半世紀的國際性科學探索「軌道近藤效應」 研究成果獲刊《Nature Communications》

2020-09-28 14:24:37  |  記者張添福台北報導  |  瀏覽次數:4043

  

圖:第一作者葉勝玄助理教授(中)、林志忠教授(左)及碩士生于振亞(右)討論實驗過程。(交大提供)

 

歷經多年實驗,國立交通大學低溫物理實驗室團隊在攝氏零下270度左右的極度低溫下,從二氧化銥(IrO2)和二氧化釕(RuO2)奈米線中觀測到「軌道二通道(two-channel)近藤效應」,驗證了持續半個世紀的國際性科學探索。其研究成果獲刊著名國際期刊《Nature Communications》(自然通訊),是迄今科學文獻中最明確、定量的數據紀錄。

 

交大低溫物理實驗室由物理所及電物系林志忠教授主持。林志忠教授表示,「軌道近藤效應」是基礎科學問題,能否有應用及產學價值目前尚未明朗,「但交大低溫物理實驗室追求發現科學新知識、貢獻人類文明」。

 

「近藤效應」是日本物理學家近藤淳為瞭解1930年代被荷蘭科學家W. J. de Haas等人發現的含有微量磁性雜質金屬中的低溫電阻上升現象,於1964年提出的理論,因此以他命名並寫入凝態物理教科書中;1976年近藤教授再接再厲,率先構思不含磁性雜質的「軌道近藤效應」理論概念。而後,法國物理學家P. Nozieres等人在1980年首度建構「多通道近藤效應」理論;匈牙利物理學家A. Zawadowski等人於1983年提出「軌道二通道近藤效應」理論。這些銜接的深刻理論,都在探索導電物質的最基本特性,試圖解開固態物質中眾多電子與電子之間的繁複作用如何決定材料本質,是極基礎又困難的科學問題。

 

近期物理學家更體認到,其解答將有助於促進新穎拓樸物質及奇異超導體的發現與開發,為適用於製作「量子電腦」的最佳材料。因此,年復一年,各國物理學家對多通道近藤理論及實驗持續探索、論證、深化,企圖尋找能證實它存在的真實量子材料。

 

歷經多年實驗,交大低溫物理實驗室測量到迄今科學文獻中最明確、最定量的數據。透過緊密的國際合作,以及立足於各國物理學家的研究基礎上,另闢蹊徑,提出了一套嶄新的理論詮釋。論文的所有實驗數據都在交大完成,由國際半導體產業學院葉勝玄助理教授、已畢業碩士生連安劭測量;已畢業碩士生蘇大岡及廖兆慶製作電子束微影樣品元件;理論解釋與浙江大學德籍Stefan Kirchner教授、波昂大學Johann Kroha教授及伊朗籍博士後研究員Farzaneh Zamani合作。以實例成功地闡釋「國際化奠基於本土化」的高教卓越之路。

 

Stefan Kirchner教授近年應聘中國浙江大學,去年受邀至交大訪問,預計今年寒假離台。因新冠肺炎疫情爆發,行程受阻,在台灣多停留半年,正好完成這篇論文的合著與刊登。

 

交大低溫物理實驗室多年來獲得科技部專題研究計畫、教育部五年500億計畫和深耕計畫,以及歷任校長的鼎力支持。論文第一作者葉勝玄助理教授是本土博士,也是本土博士後研究員,近年毅然捨棄台積電高薪高級工程師職位,返回學術單位沉潛從事基礎科學研究,值得表彰;2017年曾於國際頂尖期刊《Science Advances》(科學進展)發表論文,報導他測量到的奈米線中的原子團簇擾動現象造成的低頻噪音,對奈米電子元件的發展和應用有重要意義,並說明了純粹科學與應用科學之間的界線模糊,甚至有時不一定存在界線。

  

 

廣告刊登

統一發票

文學創作

0117  蓮生活佛 伸手不見掌

0117  蓮生活佛 伸手不見掌2020-01-15

0117 蓮生活佛 伸手不見掌
越州姜山方禪師。
僧問:
「如何是不動尊?」
方禪師答:
「單著布衫穿市過。」(我註明:穿一條內褲穿市過)
僧問:
「學人不明?」
方禪師答:
「騎驢踏破洞庭波。」
僧問:
「透過三級浪,專聽一聲雷?」
方禪師答:
「伸手不見掌。」
我(盧 師尊)點撥如下:
不動尊。
(無人、無我、無眾生。當然,如如不動。)
騎驢踏破洞庭波。
(二者毫不相干。)
伸手不見掌。
(手就是掌,掌就是手。二者本同,為何不見?從此處,下手參。)

僧問:
「蓮花未出水時,如何?」
方禪師答:
「穿針嫌眼小。」
僧問:
「出水後如何?」
方禪師答:
「盡日展愁眉。」
又:
僧問:
「諸佛未出世時如何?」
方禪師答:
「不識酒望子。」
僧問:
「出世後如何?」
方禪師答:
「釣魚船上贈三椎。」
僧問:
「如何是佛?」
方禪師答:
「留髭表丈夫。」

方禪師上法座說:
穿雲不渡水,渡水不穿雲。
乾坤把定不把定,虛空放行不放行。
橫三豎四。
乍離乍合。
將長補短。
即不問汝諸人。
又說:
不是道得道不得。
諸方盡把為奇特。
寒山燒火滿頭灰。
笑?豐干這老賊。

盧 師尊註:
方禪師與僧人的對話,雖然語焉不明,但,若仔細推敲,仍有明白處。
例如:
如何是佛?留髭表丈夫。這已是很清楚了。
「伸手不見掌」,我且問大家,為何不見?為何不見?為何不見?參!聖弟子見過聖弟子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