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神與薪傳:應該燒好香

2017-07-20 00:00:00  |  記者孫麗菁台北報導  |  瀏覽次數:5566

真理大學宗教學系教授  張家麟表示,燒香、焚紙錢及放鞭炮的問題,最近被政府環保機構指出違反環境保護空氣污染法規,而取締全國各地寺廟、堂、道場,引起道教、佛教及民間宗教領袖、幹部及信徒的反彈,他們相約在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三日,將眾神、神將、陣頭,首次齊聚台北總統府前凱達格蘭大道,發出有史以來的人、神怒吼,抗議無良政府管太多了!


事實上,對異教、環保及科學來說,燒香、焚紙錢及放鞭炮的確會排放二氧化碳、硫等化學微粒,造成空氣、環境污染,甚至傷害人體的呼吸系統。但是,在信徒的心目中,這些行為却有另外一層的信仰意義。它具有人對神、祖先或厲的特殊宗教情感,不可以單純用異教、環保或科學的眼光來理解。


先從燒香說起,〈香〉既是物品,也是神聖物。在沒有線香、環香之前,它的前身是華夏民族的領袖對天崇拜的〈禋祀〉、〈柴祀〉或〈槱燎〉,這三種祭祀分屬天子、諸侯、士大夫。天子於柴上置放牲禮、帛、玉,諸侯在柴上置放牲禮、帛,士大夫則在柴上置放牲禮,一起焚燒給神、祖先,藉柴煙裊繞升天,讓其知道子民正在祭祀及崇敬祂們!


隨著歷史、文明的演化,中、西文化交流,西域及印度的香料制成的線香傳入中土,此後,香煙取代了柴煙。無論以焚柴的柴煙,或是燒線香、束柴、沉香沬、香環產生的香煙,皆是人對神、祖先的溝通互動方式。它象徵人可通於神、祖先,也藉燒香向衪敬拜、祈求、感恩,甚或尋求困境的解謎。


張家麟表示,因此,香既是〈禮神〉、〈通神〉、〈感恩神〉、〈祈求神〉的工具,它在信徒心理,也具有實質的人神互動不可或缺的神聖本質。不僅如此,由香而來的〈香火〉,經由逢年過節對祖先的祭拜,則有家族薪火相傳之意。如果在宮廟,以香祭祀神明,才有神靈存在,當香火鼎盛,神像被煙燻黑,則代表神威顯赫。


至於置放於宮廟前的〈天公爐〉,或是神像、神牌位前的〈香爐〉,既是信徒、子孫拜拜後插香的〈爐具〉,也是神像、祖先牌位連結的神聖物。將爐置放於神像前,則代表宮廟眾神得到信徒的供養,象徵神靈存在、顯現的意義。


他表示,將它放在家中的神桌上,燒香敬拜神或祖先,則象徵神、家族祖靈在宅庇佑子孫。而當先人往生對年後,取部分新的香灰與原本的香爐舊的香灰合在一起,稱為〈合爐〉,有〈老祖先〉接納〈新祖先〉意義。而子孫長大分家後,從舊爐取些老的香灰到新爐,稱為〈分爐〉,則有家族祖靈開枝散葉,香火乃得以代代相傳。


 再因〈香爐〉而引申出的是〈爐主〉、〈爐下弟子〉、〈遶境〉、〈交香〉、〈刈香〉、〈進香〉等詞彙。就〈爐主〉及〈爐下弟子〉來看,前者是指出錢出力的功德主,常因博杯而得到此殊榮,可以將神像、香爐帶回家供養;後者是指參與敬神、儀式,虔誠投入各種宗教活動的信徒。


再說到神明〈遶境〉,則必須與〈香爐〉、〈燒香〉連結。當神遶行自己的信仰〈境〉,就有保護信徒平安的功能,而有〈遶境平安〉之說與路條。如果神明到其他宮廟去進香,香爐的香灰彼此交換,稱為〈交香〉,具兩神、兩廟平等往來之意。如果低階分靈廟到祖廟進香,從祖廟的香爐挖些香灰到自己的香爐,以增強原有神明的靈力,稱為〈刈香〉。由此可見,〈香〉、〈香爐〉,已由人、神互動,發展到廟與廟、神與神間的互動關係。


再回想小時候,常見父親從香爐中取出些許香灰,稱為〈爐丹〉,還可將之與焚化的靈符、和著水喝,宣稱可以保平安或治病;當時不解其意,現在才知這有它的神聖意義。現在各廟宇,也常見信徒燒香禮眾神、仙、佛,擲筊求得祂的應許取得護身符。但是,它必須在香爐上的香煙繞行三圈,才算有神的靈力。也曾看見信徒將添油香的收據,在香爐中焚化,燒給無形無像的神,讓衪理解信徒的功德。


由此看來,燒香對漢人而言,不能只看成焚燒香枝帶來〈煙害〉的表像,它反而隱含諸多複雜的宗教情感與內在意義。因此,我們實在不能、也無法簡單將之化約成違反環境保護法規的問題。如果官方忽視它與信徒、神佛、祖先、宮廟的信仰心理連結,任意取締,則將引起人、神共憤,而惹來更多的民怨。而且,當政府將環保法規凌駕燒香傳統之上,忽略其他應有的行政管理配套的作為,則可能有宗教歧視,傷害、打壓華人宗教信仰之嫌,也違反政府應平等、尊重各宗教信仰之憲法原則。甚至傷害百姓戇厚的民德,不利社會的穩定。


他說,如果,各都市、鄉村的寺廟、道場,皆要求信徒燒〈壇香〉、〈沉香〉、〈松脂香〉等好香,而非燒香;此時,政府何妨尊重此源遠流長的宗教傳統。反之,如果寺廟焚燒有毒的〈化學香〉,那麼政府應該為信徒的健康把關,從源頭查禁〈壞香〉,為維持都市良好空氣品質盡一份心力,這才是為民服務、優質政府應有的角色。可惜,現在不作為的官僚,常捨此困難的途徑,只願選擇取締、呼籲減量燒香、減少香爐的便利方法!

 

 

天氣預報

彩卷資訊

廣告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