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論) 落實高等教育公共化

2017-10-11 15:18:18  |  唐國銘  |  瀏覽次數:3521

 

從補助私大生學費談起  


近日來,不斷有學者專家或教育團体提出高等教育資源分配要符合公平正義或高等教育公共化等相關主張。究其根源,從一九四九至二○一六,台灣政府的高等教育政策思維脈絡,一直充斥菁英思維,台政成清交等頂大,所囊括的教育算資源,一直是相當的比例。

 

更進一步的說,依據政府二○一六年台灣教研補助的預算報告,台大一年是四四億元佔國立大專院校(五十一所)總預算的十.五%,更相當於私立大專院校(一一○所)二六六億的十六.五%。這種偏頗不公的教育資源分配,嚴重的產生M型化發展,已造成國家青年發展政策極端的偏差,不符國家公平正義原則且違背《憲法》第一五九條「國民受教育之機會,一律平等」的規定,無形中也將在校園內造成貧富階級之對立。



為何說偏頗的高等教育政策造成世襲貧富對立?依據二○一六年政府的調查,私大生的家庭職業別分析,家長從事勞力工作者達三十四.八%,相較於國立大學院校生的家長,則高出一倍之多。若以背負學貸四十萬的私大生別佔了三十%以上。

 

台灣的國立與私立的大學生比例約為三:七,而私大生所交的一年學費(約十一萬)卻是國立學生的一倍之餘。綜上所述,若從教育資源公平分配的角度,來比較憲法規定的理想與政府施政的現實,則呈現出相互矛盾,大相逕庭。



事實上,從教育基本人權觀點而言,高等教育的基本原則,政府應正視大學乃整体社會的一環,真正使用高等教育資源是社會整体國民,政府賦予的資源應公平分配於學生身上,不論是國立或私大生。也因其資源之經費來自於社會公民公平賦稅之分擔,讓全民公平享受教育資源則是不容置疑。

 


因此,政府如何透過教育券或其它方式實質弭平公私立大學學費之差額是有其必要性,也才符合社會公平正義原則。進一步的說,環顧過去,台灣高等教育成果,私立大專畢業生在各階層對國家經濟與社會的貢獻與努力是有目共睹,並不遜於國立大學畢業生,因此,學費的補助更有其正當性。

 



平心而論,一些優質有特色私立大學的辦校治理能力,遠遠超過一些不思改善只因低廉學費擠身志願排名在前的二線國立大學。然而,少子化海嘯的來臨,對於政府補助少而需仰賴高學費的私立大學卻無一倖免,因而面臨學生短少之困境。

 

 

從管理效能觀點而言,無異是劣幣驅逐良幣,也浪費社會資源。從普世價值的國際人權宣言觀點,教育即人權。高等教育的選擇權應是平等的,不應取決於學生的家庭社經地位與背景,而應透過國家學費補貼政策來充份保障經濟弱勢的學生,使其公平分享教育資源,提昇其競爭能力。

 

 

若透過政府的學費補助於私大生,加上政府公平分配預算資源於私立大學,更能彰顯私立大學的公共性,將有效的賦予大學機構公共化治理,因此,其經營、擁有、管理、治理與監督由社會來承擔與分享是必然的。同時,在邁向公共化的同時,修改私校法,讓董事會結構公共化,民主化,合理化,是很重要的指標。

 

 

唯此,才能發揮大學效能治理,將目前大學私有化朝向公共化,才能切中時弊,讓學校發展正常化。也因此,公私立大學學費相當,私立大學必能正常發展出其差異化與特色,國立大學因不再有低學費之優勢而佔學生選填志願之優先排序,勢必更強化其經營治理,對於國家高等教育政策而言,必然是朝正向有利的發展!

 


(作者為美國諾瓦東南大學企管博士、台灣教授協會會員)

 

天氣預報

彩卷資訊

廣告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