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 高院幫馬英九脫罪理由牽強

2017-10-13 10:59:32  |  臺灣論壇  |  瀏覽次數:3544

 

總統雖然是最高行政首長,可是檢察總長卻要獨立行使職權,不受總統指揮,高院的判例將破壞司法體系的獨立性。



民進黨立院黨團總召柯建銘自訴前總統馬英九教唆洩密、加重誹謗,一審判馬無罪,柯不服上訴。台灣高等法院認為柯無法舉證馬英九教唆黃世銘洩密,且馬對司法關說案所作聲明,屬對可受公評之事發表之合理評論,因而駁回柯的上訴,馬無罪確定。

 

 

黃世銘因洩密案,經高等法院判處一年三個月徒刑,可易科罰金,全案已定讞。但涉及一次洩密罪及二次教唆洩密罪的馬英九,反能全身而退,連緩刑、易科罰金都獲免除,司法對馬另眼相待,不言可喻。

 

 

高院做出這樣的判決,顯然是為顧及卸任總統的顏面,用意不難體會,卻嚴重戕害司法威信。高院為幫馬開脫,甚至還搬出「閣員如有風紀問題,總統可出面瞭解,併同行政院長處理」,為馬濫權指揮檢察總長,破壞憲政體制開脫,所持理由實難成立。



高院判決書以最近政局為例,指賴清德接任閣揆之初,蔡總統曾出面慰留部會副首長,以此證明總統是憲法上最高行政首長。政府施政若有缺失,閣員如有違法亂紀,輿論即怪罪總統。

 

因此,馬英九聽到黃世銘報告司法關說案,立即召集行政院長江宜樺等行政團隊研商解決之道,符合台灣政治運作現況。高院這項判決理由,明顯是對總統權力的曲解,為總統之手伸入司法個案,尋找合理化藉口。憲法第四十四條規定,總統對於院與院間之爭執,得召集有關各院院長會商解決之。

 

但王金平、柯建銘涉及的司法關說案是私人行為,與院際爭議無關,總統豈可隨意介入?且總統若要召集各院院長會商,也應邀請立法院院長王金平與會。連夜召集行政院長及總統府副秘書長,密商如何對付國會議長,已是血淋淋的政治鬥爭,與院際爭議何干?



高院這項判決結果,等於默認行政權可操縱檢察權,對司法獨立性傷害極大。


根據法院組織法規定,檢察總長由總統提名,立法院同意任命之,並有四年任期保障,以確保檢察總長不受政治力干預,加上不得連任的設計,使其更無後顧之憂,避免掉入政爭泥淖當中。以本案來說,王金平、柯建銘有無涉及關說、該當何罪?

 

只要依法偵辦即可,黃世銘夜奔總統官邸,所為何來?馬英九不僅連夜予以接見,還交代隔天再提報告,干預司法個案,彰彰明甚。檢察機關應保持中立,不受行政力介入。檢察總長除預算案及法律案應赴立院備詢外,其他時候無需到院備詢,也是為了確保其獨立性不受影響。檢察總長雖由總統提名,是總統的部屬,但獨立行使職權,總統也不能加以指揮。其情形有如監察院長雖為監院首長,卻不能指揮監委查案一樣。

 



高院判決認定,總統為了「解決政治風暴,維持政局穩定,維護國家利益」,因而介入個案偵查,「與憲政體制並不違背」。此例一開,未來每任總統是否都能比照辦理,隨時電請檢察首長到官邸晤談?將來司法官是否都要看總統眼色辦案?司法公正性將如何維繫?政治對手豈不人人自危?國家法治根基豈非蕩然無存?

 

高院判決為政治黑手干預司法,大開方便之門,等於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為原已不受信賴的台灣司法,留下黑暗的一頁。

 

天氣預報

彩卷資訊

廣告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