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論) 從「大佛普拉斯」思考我國語言政策

2017-10-19 11:29:55  |  吳芸嫻  |  瀏覽次數:3542

 

在美國暢銷作家Malcolm Gladwell所寫的Outliers(中譯本《異數》)一書中引述加拿大心理學家Roger Barnsley的一個有趣發現,就是加拿大職業曲棍球員的出生日期大部分都是在一月、二月、三月出生。其中四十%的球員是在一月至三月間出生,三十%在四至六月,二十%在七至九月,只有十%是在十至十二月出生。

 

 

作者解釋這個現象是因為加拿大曲棍球年齡分級的界線是一月一日,凡是在同年一月一日以後出生,到十二月三十一日之前,都會劃入同一個年齡組別。而在孩童的成長階段,一年間的發育狀況可以出現極大的差異;將近一年的體能、智力的落差造就了一月及年頭出生孩子的先天優勢,使其比起同儕更易脫穎而出、被揀選入球隊。也就是說所謂「贏在起跑點」,可能不僅如此,更要贏在起跑前。

 


台片「大佛普拉斯」即點出了語言所造就的一個「贏在起跑前」的社會現象。「肚財」(片中主角)在劇中有一個抱怨就是為何老闆叫Kevin,而他的名字叫「肚財」,語言這組符碼所呈現的豐富性及階級性遠超乎我們的想像。老闆的名字中文叫「啟文」,台語叫「kh? b?n」,與英文名Kevin諧音,可以說「啟文」是個中、英、台三種語言皆雅的名字。

 

 

而「肚財」這個名字呢!在台語裡是肚臍的意思,雖然是我們出生時給我們生命養分的根源,但卻很難曝光,在人體中是一個常被忽略、甚至連洗都會忘記洗的部位;本片中文翻成「肚財」好像反應著中國人一向活在飽暖層次,內在最強的渴望總是顧腹肚及發財這種基本生存需求;「肚財」翻成英文就更奇怪了,Belly Wealth 實在是個充滿創意的名字。



台灣地方語言(包含台語、客語、原住民語言)在近百年的政策打壓下幾乎已無公共使用的空間,這部片子讓我們再度看到了台語的生命力與穿透性。然而另一方面,我們必須去思考,語言除了溝通功能之外,也帶有自我文化認同及族群生命傳承的意義,在現實社會中,它也會造就權力分配的效果,試想若把原住民語言訂為國語,並要求電視台主播以標準國語(原住民所設定)播報新聞,今日電視台內的發聲狀況將有多大不同,其可能帶來的權力重組現象將會多麼地巨大。

 



所以,看似中立的社會規則一點小小的傾斜,所帶來的長遠影響其實無遠弗屆。近來有人主張納入英語為官方語言,其所帶來的影響也不只是與國際接軌帶來的便利性而已。

 

世大運期間,媒體爭相報導國際選手充滿高顏值及小鮮肉;背後其實所反應的是,在眾多好萊塢電影的洗禮下,我們的審美觀已然被某種程度馴化,濃眉大眼金髮成為美的象徵,於是滿街的少女少男,改變自己的髮色、瞳孔,甚至不惜殘害自己的身體整型以達到西方美,世大運選手並非特別高顏值,他們就是一般的西方人,所謂「高顏值」代表著某種族群掌握了文化權之後,也可以掌握對美的詮釋權,「掌握對美的詮釋權」這件事當然比長得美不美更重要。

 

因此,若政府考慮納入英文為官方語言,是否應該一併思考,標榜多元文化的執政黨,如何制定能呈現多元文化的語言政策。

   (作者為台灣師範大學政治所博士)


 

天氣預報

彩卷資訊

廣告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