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高雄市議員吳益政宣佈投入年底市長選戰 接受本報獨家專訪

2018-03-21 17:20:31  |  記者林天從、陳萬強報導  |  瀏覽次數:6353

 

圖:記者陳萬強攝

 

高雄市議員吳益政宣佈投入年底市長選戰,第一時間接受本報副社長林天從專訪時,針對其參選動機及參選理念向高雄鄉親提出說明,吳益政認為,高雄目前最大的問題就是經濟發展與施政改革,他參選高雄市長,就是希望創新高雄的政治與經濟。
 

擔任四屆高雄市議員的吳益政,擁有台大政治系學士、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國際政治經濟碩士學位,在綠能、環保、經濟等領域有其專業認知與見解。
 

吳益政在談到參選動機時指出,他擔任高雄市議員這十六年期間,思考問題都是整個高雄市,不是僅限於經營自己的選區,加上最近有很多人不斷的勸進,各行各業都認為他這十六年的表現,最適合出馬參選高雄市長,對他是很大的鼓勵。
 

前一段時間聽了民進黨高雄市長初選辯論後,有媒體要他對各參選人的表現進行評論,吳益政說,他不要評論,自己將投入年底高雄市長選戰,認為自己比他們更適合擔任高雄市長。

 

▲高雄市議員吳益政宣佈投入年底市長選戰。
 

這十六年來吳益政對市政的投入,不論是出國考察,或是帶領市府官員出國考察,將國外好的經驗帶回高雄,考察層級並向下延伸到科長級,坦白說,高雄市這幾年在硬體建設、環境改造確實有很大的改變。
 

最近這幾年為解決高雄問題,吳益政在市議會推動訂定了許多創新的法案,例如太陽能屋頂,因為法規不行,於是提出相關論訴,一方面可遮陽,同時可發電,倘若不適合蓋太陽能屋頂,則可以用綠屋頂取代,讓高雄這個城市更容易適應氣候異常,於是訂定綠建築自制條例,全世界許多城市都跑來高雄學習。
 

左營區翠華路第一條自行車橋,也是經由吳益政的建議興建,這是他在德國考察時,發現城市因為馬路、河流、鐵路等切割,造成行人及自行車行的困難,於是採用自行車橋興建方式,解決這些城市問題,同時將城市串連起來,他回國後,便積極向高市府爭取興建,才有了翠華路自行車橋。
 

哈瑪星的鐵路也是他爭取保存的,當初鐵路局和文化局是要拆除只剩下兩條鐵道,他聽到當地的文史工作者反應,指稱美有一種生活空間的尺度,沒有完整的保留,美是出不來的,於是他積極爭取能夠全部保留,才有了今天成果。
 

除了在綠能及環保領域的表現之外,還有那些參選抱負與訴求?
 

吳益政說當然是經濟,早期為了發展經濟,對環保較不重視,如今對環境保護愈來愈重視,對產業的選擇就是要低碳、低污染、高附加價值;例如華邦電到高雄投資幾千億,重點是高雄地區的水電供應是否充足,火力發電增量會增加多少二氧化碳排放量?這是環境成本,增加多少就業機會?為地方帶來多少稅收?而不是看他投資三千億而沾沾自喜。
 

從城市的需求去看問題,例如勞健保,以前勞健保北高兩市要自行負擔,高雄一年要支付五、六十億元,繳不出來就一直累積,高雄市曾積欠高達五、六百億元,他得知勞健保負擔不是全國一致,認為對北高兩市十分不公平,於是要求高市府提出論訴說帖,積極向中央爭取,最後中央通過勞健全國一致性,高雄市每年可省下五、六十億元的勞健保負擔。
 

如何具體提升高雄市經濟發展?
 

首先要找的產業就是低碳、低污染、高附加價值;高雄傳統產業發展良好,如何透過創新及設計人才,提高產業附加價值,當然就是要引進這些人才願意到高雄,提供相關優惠措施,讓這些人才跟傳統產業結合,提升產業的附加價值。
 

他舉例說,大發工業區有一家做椅子的廠商,做了二十多年毛利三到五%,第二代是學設計從美國回來後,設計了一款椅子,獲得國際設計大獎,量產後的椅子由原來的五百多元提高到一千二百元,有效提升產業的附加價值。
 

他認為,高雄最多的就是土地,最缺的就是人才,利用眷村保存下來的舊有空間,讓設計、藝術、文創等人才進駐創作,創新人才有發展空間後,進而帶動創新產品的使用環境。
 

吳益政強調,台灣最大的問題,就是各級政府為了消化預算,都是在做假的,並沒有考量到能為地方留下什麼,真正的去面對問題,解決問題,他投入年底高雄市長選戰,就是希望能有機會為高雄的施政進行改革,將高雄帶來更美好的未來。

 

 

廣告刊登

統一發票

文學創作

繽紛的人生 

台南市勝利國小 王浚頲2019-05-14

    人生的色彩,可以是繽紛的,也可以是黑白的,端看你怎麼為你的人生上色。

 繽紛的人生,就像一座生意盎然的碧綠森林般,但那些樹木與生物絕不會是頃刻間蹦出來的,更是歷經了許久的風吹日曬及雨淋後,仍直挺挺的站立住,才終於成就了這片森林。因此,我們應該要學會忍耐及擁有堅毅的心,並且為成功而努力,不該只是投機取巧、守株待兔。

 繽紛色彩,是需要由許多不同的顏色拼湊,猶如多彩的人生,需要許多人、事、物一起組成,除此之外,更需要有許多「機會」才能創造一個真正繽紛的人生!

 但,機會是需要把握的,你,想要如何為「人生」這塊畫布上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