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藝術公仔巡迴 旅行到新竹

2018-06-29 11:28:38  |  記者張丞仁屏東報導  |  瀏覽次數:3652

 

圖:縣府提供

 

屏東縣政府觀光傳播處與新竹縣政府文化局首次共同合作,舉辦屏東大型藝術公仔巡迴展「LUCAS去旅行」,即日起至七月三十一日,假新瓦屋客家文化保存區登場。縣府觀傳處表示,希望透過此次合辦巡迴展,成功搭起城市間友誼的橋樑,加深雙方文化、藝術與觀光認識,奠定未來合作交流的契機。

 

觀傳處表示,LUCAS機器人一路從台中、台北來到了新竹。此次將LUCAS帶進客家文化園區,藉此推廣客家文化的精神。在三十台機器人公仔中,藝術家小宅武巴藉由屏東客家文化元素為LUCAS換上新衣,以客家油紙傘為架構,圖騰搭配熱情怒放的九重葛花作為彩繪內容,反映屏東在地人文與族群文化,恰巧呼應新瓦屋的客家文化。

 

縣府為了推廣在地文化及台灣觀光特色,請策展人賴冠仲開發,並邀請三十位來自英國、日本、菲律賓及台灣等當代藝術家齊心打造三十台造型前衛、色彩繽紛的LUCAS機器人。運用多元素材及天馬行空的想像力創作出各種樣貌,推廣行銷屏東觀光特色,像賴冠仲老師與田定豐老師合作的作品,耗費整整三天,親自一筆一筆勾勒初識屏東的感動,完美重現「豐和日麗」攝影詩集裡後壁湖漁港風光。

 

LUCAS寓意光明與正義,希望以圓潤飽滿與快樂開朗的機器人形象作為藝術載體,陪伴人們一起旅行、迎向未來。在台中UNO市集展覽期間,運用貨櫃市集特色把藝術裝置帶入商場,並透過尋寶集章手法,與市集商家合作讓參與民眾兌換限量優惠,成功讓屏東LUCAS成為拍照打卡熱點;此外,台北誠品站前店展覽期間,巧妙利用遊逛地圖,讓來自各地遊客按圖索驥,尋找LUCAS身上專屬屏東的時光記憶。透過活動酷卡集章,還可兌換IG列印券及參加滿額限量抽獎活動,完美吸睛再創討論新話題!而接在新竹場後,也將陸續在高雄駁二棧貳庫、台南藍晒圖文創園區,最後回到屏東壓軸展出。相信在不同城市都會有不一樣的火花!

 

活動期間,凡與任何一台LUCAS機器人合照,並在Instagram上發文標記指定關鍵字與地點,就有機會獲得限量十組「屏安好物」,或「新瓦屋獨家文創品」等好禮,現場還有一000份活動酷卡提供索取。

 

 

廣告刊登

統一發票

文學創作

1121  思念亡父 張添雄

1121  思念亡父 張添雄2019-11-19

1121 思念亡父 張添雄
小時候,已稍微懂事的我僅知鄰居玩伴及國小同學幾乎家裡皆有一位年紀跟母親年紀差不多男性,還有不少兄弟姊妹,而我的家裡卻只有母親、胞姊、胞兄及我四人;有一天,小姨丈從和家鄉佳冬鄉同屬六堆左堆的新埤鄉來我家做客,我覺得有點怪異,便偷偷掀開客廳旁房間門簾瞄了坐在飯桌高大碩壯的他一眼!
當時,讓未見過父親的我,且家裡也沒有一位跟寡母年紀差不多的男性,一向自由慣了,我怕他如果一直留在家裡的話,將來會干涉我的行為,更讓我感到緊張不安!當他一個人吃完午餐離開後,我以稍微顫抖語氣問寡母說:「他是誰?」寡母說:「他是你小姨丈,他路過佳冬到我們家作客」聽後,我才放心!
直至我長大後,每位同學出外讀書、考試及當兵時,幾乎都有父親陪伴在旁前往或者偶爾他也會去探望他們;整日,寡母因為忙著家事,兄姊又出外就業,我都獨來獨往而有點孤獨感,因為我早就習慣此種自由自在的青少年生活,卻還不知道我跟兄姊既然是生長在單親家庭的小孩。
屏中高中畢業後,當我要到台北市補習後重考大專聯考,但是因為經費沒有著落而無法成行,其他同學皆有父親資助他們前往。過了半年,有位同鄉同屆同校同學的父親在路上碰到我,他奉勸我:「你要快點到台北市補習,否則會來不及準備,我的兒子早已到台北市補習半年了。」我僅以無奈的微笑回答他!
此時,我剛好接到入伍通知單,我便選擇入營當兵,並希望服役二年期間存點錢,退伍後我便可以用此積蓄到台北市補習。當我服完陸一特三年役,我所讀教科書全部已改版,我在台北市補習比當屆考生及重考生皆付出更大心力才考上政大。我向胞兄懇求讓我讀完大學,我將回報他,他發揮「長兄如父」偉大精神!
大學畢業後,所幸姨表姊介紹我到一所公立高職擔任教職,但我並未前往任職;又經胞兄拜託我的三舅幫我找到一份私校教職,後來憑自己實力考上公立小學退休。這些親戚或許同情我這位遺腹子從小便沒有父親照顧而盡全力幫我,我也太不爭氣而讓這些親戚們拋頭露面!
企業家的先父往生後,家道中落,往後,讓我一生嚐盡世間冷暖而覺得感傷!我多麼希望能力強的父親仍健在,我不想他多留財產給我,只希望他陪伴我長大,並教導我做人處事的道理!
先父在世時,事業企圖心大、經營能力強,年紀輕輕便事業有所成,且愛家、孝順、做人誠懇、交遊廣闊,更善待所雇員工。雖然他去世時留下年幼的兄姊及尚未出生的我,因為出生書香之家的寡母做到母兼父職,非常重視我們的教育,一直鼓勵我們三姊弟要學習她台大醫學系畢業的行醫大哥多讀點書!
先父去世時雖僅留下些許的房屋及農地,寡母便利用這些房產,種稻、種黃豆、養豬及替人做小工,讓我們全家過起碼的生活。最遺憾的是我們三姊弟一路走來未能感受到父親您的恩愛,但我們始終將您視為偉大的父親看待而感驕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