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皓昇相挺 江祖平氣他不傾訴

2018-09-11 09:50:55  |  記者陳春桂台北報導  |  瀏覽次數:3792

 

圖:翻攝自臉書

 

驚聞江俊翰二度沾毒,昔日男團「三片吐司」成員搭檔蔣偉文、艾力克斯,希望他可以度過難關;同劇演員江祖平則是心痛、不捨,氣他不傾訴!

 


本名廖文豪的江俊翰,原本藝名為「姜冠豪」,早年曾與艾力克斯、蔣偉文組成男團「三片吐司」,後在戲劇闖出成績,11年前(2007年),到朋友租屋處參加轟趴,現場被查出有搖頭丸,第一次沾毒重挫演藝形象,讓他當時手邊新戲全被換角,之後改藝名為「江俊翰」再出發,5年前在民視八點檔《風水世家》裡演反派受矚目,之後演出4檔八點檔,演藝事業再創第二春!

 

 

當年和江俊翰同是男團「三片吐司」成員的艾力克斯,聽聞江俊翰二度沾毒消息,回應媒體表示:「這幾年看到他在戲劇上很努力,也都有follow他,看到他越來越成功,今天知道這個消息很難過,就會一直想到他,希望他可以度過這個低潮,幫他加油,希望可以很快回到正軌。」

 


另一位成員蔣偉文則表示:「這幾年很少碰到,但一直有看到他在戲劇上的表現跟努力,相信他很珍惜他所擁有的一切,希望他可以順利度過難關。」

 


與江俊翰同屬民視旗下鳳凰藝能公司的藝人朋友們,紛紛對江俊朝打疑加油;王瞳昨第一時間表示很震驚,很想給江俊翰一個擁抱,希望他能夠度過這個劫;吳皓昇則表示:「自己的兄弟,一定相挺到底,事情會過去的,一定要照顧好身體。」;方馨打氣加油表示:「一定要堅強面對,需要的時候我們都在!」;黃瑄則形容江俊翰是個很溫暖的人,常常鼓勵別人,工作非常敬業,「沒事的!期待再一次努力的好夥伴」。

 


江祖平在《大時代》劇中與江俊翰的對手戲最多,她在臉書發文聲援:「從《大時代》合作開始讀本、對詞的第一天,就知道你是多努力、多壓力,到之後我們一起塑造了的淵美(CP),直到連現場的同事都知道我們不能好好對詞,因為我們一對眼就會有情緒。很心痛、很不捨、但我更是生氣,氣你不對我們這些好朋友求助、傾訴。俊翰!我們在、我們一直都在!好嗎!!加油!幸美一直在,一直等著你!」 

 


楊烈表示平常跟江俊翰少連絡,看到新聞後有從旁打聽實際情況,「願意幫助他」;白家綺則說,平常跟江俊翰接觸都很受照顧,「認識的是一個對自己要求很高的人,而且很循規蹈矩」,認為可能江俊翰現在很脆弱才會發生這種事,「演藝圈家人願意在他身邊陪伴他」!

 

廣告刊登

統一發票

文學創作

1121  思念亡父 張添雄

1121  思念亡父 張添雄2019-11-19

1121 思念亡父 張添雄
小時候,已稍微懂事的我僅知鄰居玩伴及國小同學幾乎家裡皆有一位年紀跟母親年紀差不多男性,還有不少兄弟姊妹,而我的家裡卻只有母親、胞姊、胞兄及我四人;有一天,小姨丈從和家鄉佳冬鄉同屬六堆左堆的新埤鄉來我家做客,我覺得有點怪異,便偷偷掀開客廳旁房間門簾瞄了坐在飯桌高大碩壯的他一眼!
當時,讓未見過父親的我,且家裡也沒有一位跟寡母年紀差不多的男性,一向自由慣了,我怕他如果一直留在家裡的話,將來會干涉我的行為,更讓我感到緊張不安!當他一個人吃完午餐離開後,我以稍微顫抖語氣問寡母說:「他是誰?」寡母說:「他是你小姨丈,他路過佳冬到我們家作客」聽後,我才放心!
直至我長大後,每位同學出外讀書、考試及當兵時,幾乎都有父親陪伴在旁前往或者偶爾他也會去探望他們;整日,寡母因為忙著家事,兄姊又出外就業,我都獨來獨往而有點孤獨感,因為我早就習慣此種自由自在的青少年生活,卻還不知道我跟兄姊既然是生長在單親家庭的小孩。
屏中高中畢業後,當我要到台北市補習後重考大專聯考,但是因為經費沒有著落而無法成行,其他同學皆有父親資助他們前往。過了半年,有位同鄉同屆同校同學的父親在路上碰到我,他奉勸我:「你要快點到台北市補習,否則會來不及準備,我的兒子早已到台北市補習半年了。」我僅以無奈的微笑回答他!
此時,我剛好接到入伍通知單,我便選擇入營當兵,並希望服役二年期間存點錢,退伍後我便可以用此積蓄到台北市補習。當我服完陸一特三年役,我所讀教科書全部已改版,我在台北市補習比當屆考生及重考生皆付出更大心力才考上政大。我向胞兄懇求讓我讀完大學,我將回報他,他發揮「長兄如父」偉大精神!
大學畢業後,所幸姨表姊介紹我到一所公立高職擔任教職,但我並未前往任職;又經胞兄拜託我的三舅幫我找到一份私校教職,後來憑自己實力考上公立小學退休。這些親戚或許同情我這位遺腹子從小便沒有父親照顧而盡全力幫我,我也太不爭氣而讓這些親戚們拋頭露面!
企業家的先父往生後,家道中落,往後,讓我一生嚐盡世間冷暖而覺得感傷!我多麼希望能力強的父親仍健在,我不想他多留財產給我,只希望他陪伴我長大,並教導我做人處事的道理!
先父在世時,事業企圖心大、經營能力強,年紀輕輕便事業有所成,且愛家、孝順、做人誠懇、交遊廣闊,更善待所雇員工。雖然他去世時留下年幼的兄姊及尚未出生的我,因為出生書香之家的寡母做到母兼父職,非常重視我們的教育,一直鼓勵我們三姊弟要學習她台大醫學系畢業的行醫大哥多讀點書!
先父去世時雖僅留下些許的房屋及農地,寡母便利用這些房產,種稻、種黃豆、養豬及替人做小工,讓我們全家過起碼的生活。最遺憾的是我們三姊弟一路走來未能感受到父親您的恩愛,但我們始終將您視為偉大的父親看待而感驕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