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蘇信義?我是陳艷淑》特展 新思惟空間即起展至4/21

2019-03-15 09:45:04  |  記者鄭婷襄高雄報導  |  瀏覽次數:3554

 

圖:《誰是蘇信義?我是陳艷淑》特展,是新思惟人文空間「側寫台灣美術成熟世代」首檔,除描述展覽藝術家的藝術風格外,期待在當代的多元軸線上,為藝術家提出標定美術史位置的可能。(記者鄭婷襄攝)

 

「側寫台灣美術成熟世代」是新思惟人文空間二○一九年萌發的一個微型、長期計畫的畫廊型策展系列策展,首檔《誰是蘇信義?我是陳艷淑》特展從三月十日展至四月廿一日。策展人林育世表示,在二戰終戰前後到一九六○年代間出生的台灣藝術家,恰逢跨接現代時期、後現代到當代藝術的關鍵性的鏈接年代,作品蘊含最豐富璀璨的階段。對台灣美術史的角度而言,這是一個值得耙梳整理的台灣美術世代。

 

 

蘇信義於二二八事件後一年(一九四八)年出生於嘉義朴子,陳艷淑於韓戰爆發之年(一九五○)年出生於高雄,夫妻兩人是一九七三年畢業的師大美術系同班同學。他們恰恰就是全球戰後第一波嬰兒潮的成員,迎接他們的是廿世紀後半葉至今的台灣與世界的大歷史。

 

 

▲新思惟人文空間藝術總監林育世(左)為文化部政務次長蕭宗煌(右)解說策展理念。

 

 

七○年代的台灣,兩位藝術家青春時代最鮮明的回憶就是台灣退出聯合國的衝擊、鄉土文學論戰以及白色恐怖時期獨特的社會氛圍。而早在一九七二年,熱愛文學作品與當代哲學的陳艷淑仍是大三的美術系學生,就完成了深受笛卡兒以降的西方存在哲學思潮影響的作品《詩人‧玫瑰‧和平鴿-我思故我在》。

 

 

新思惟人文空間藝術總監林育世指出,蘇信義在一九八五年的作品《白屋》書寫心靈的原鄉,作品《聖光》系列反映認同失序時代中台灣人的沈黯精神性書寫,而九○年代晚期的《城市風景》,《工業史詩》,《工業花園》等系列作品則轉向書寫同時代的城市勞動者的生命與場所。

 

 

林育世指出,陳艷淑從一九八六年的《金葉》、《Woman and Man》、《綠光》,至一九八九年的《春天的新綠是黃金》到廿一世紀初始時的《粉紅巴哈》系列,到晚近的《樂水石》以及《G‧草‧書》系列,都呈現了畫家一貫定靜自得的自然哲思,與蘇信義如社會寫實詩人般的悲憫情懷,相映成趣。

 

 

《誰是蘇信義?我是陳艷淑》展,策展人林育世指出,新思惟人文空間以突破過去畫廊型態展覽的窠臼,不以掌握並描述展覽藝術家的藝術風格為滿足,更期待在當代的多元軸線上,為藝術家提出標定美術史位置的可能。

 

廣告刊登

統一發票

文學創作

知錯能改 

高雄市義大小學 王富卯2019-03-22

   我努力想想,才發現自己在無意之中犯下了那麼多錯誤。首先我平常並不仔細去記老師要求的重點,才會忘記了一些重要的事;其次我回家之後,就算記起來要帶物品去學校,還是會想:現在還這麼早,等一會再去準備就好了,往往一會之後就忘記了;再則那天老師說話時,我正再和同學聊天,沒有專心聽老師說話,才會漏掉了要帶球拍的叮嚀。

 我想來想去,決定痛改前非,給自己設立一個改善的計畫,第一:我上課的時候,不要再出神,得要專心聽老師說話。第二:要改掉忘東忘西的習慣,一想到要帶上課要用的東西去學校,就立刻去準備,才不會忘記,第三:老師在說重要的事,不要再和同學聊天講話,以免漏聽重要的訊息。

 經過這次事件,我發現記得帶東西的重要性,也讓我發覺了自己的缺點並且檢討改善。這就是「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