彈劾檢座遭批濫權 陳師孟:部分司法官不學無術

2019-05-16 08:01:06  |  中央社台北訊  |  瀏覽次數:3937



       〔中央社台北訊〕監察委員陳師孟昨天針對法界指監察院彈劾台中地檢署檢察官陳隆翔是濫權侵越表示,部分司法官不學無術,不曉得光靠權力的自律是不夠的,一定要有他律。憲法明定,監察院糾彈權行使也及於法官、檢察官。

       監察院前天通過彈劾陳隆翔,遭法界批濫權侵越。提案彈劾的監委高涌誠昨天表示,監院從未認為陳隆翔的處分不正確,指的是辦案程序嚴重疏失,且所指出的缺失,法務部官員經監察院約詢時也都認為確有缺失。

       前天也有參與彈劾審查的陳師孟受訪表示,部分司法官不學無術,不曉得光靠權力的自律是不夠的,一定要有他律。目前法界對於五權分立的解釋是五權各有山頭,彼此井水不犯河水,但是權力劃分的用意在於若當公權力完全握在同一批人手中,權力會導致腐化,權力劃分是手段,目的是要達到權力平衡,產生制衡效果。

       陳師孟指出,憲法明定,監察權的行使不但及於行政官員、一般公務員,也及於司法院、考試院所屬人員,換句話說,監察院糾舉、彈劾權的行使,也及於法官、檢察官。他說,請法界指出,所謂的司法審判核心、偵查核心究竟是出現在哪一條法律中。若司法把搜集證據、調查、裁判、量刑都稱為審判核心,監察權都不能碰,那要如何解釋憲法的規定。

       陳師孟表示,若是審判核心、偵查核心的範圍越來越大,監察院完全不能夠介入司法的任何層次,難道是要監察院變成司法院或法務部的糾察隊,只能管法官、檢察官的品行,而不能管辦案品質,那還要監察院幹什麼。他說,這種似是而非的觀念,目前普遍存於司法官的心中,若司法要改革,這絕對是應該改掉的錯誤思想。

       另外,陳師孟也向總統蔡英文喊話;他表示,曾在監察院的內部會議中提過好幾次,希望蔡總統就監察權、司法權競合的部分能夠依照憲法規定行使院際調解權,做一個適當的澄清。他指出,對於五院間因行使職權而出現曖昧模糊的地方,總統應該進行院際調解,大家來研究如何解決政府體制不確定的部分。

廣告刊登

統一發票

文學創作

  與愛的距離 楊子

  與愛的距離 楊子2019-06-25

與愛的距離 楊子
暗戀一個人,慢慢尋味那之間的曖昧感,是不少人就算已經知道結果,但還是想努力試看看的目的。或許,我們與愛之間的距離,根本就天差地遠,對方不可能跟我們有任何交集,而我們只是試著去創造那些不可能,或許,彼此之間關係可以拉近一點,從對面不相識的陌生人,變成至少認得彼此的人,不再只是過客。
但是,這離愛情,還有很遠很遠的距離,因為對方跟我們始終保持距離,能當朋友,已經是完成一件不可能的任務,更別提其他的接觸。曾經,我們都有暗戀的對象,都希望能夠一親芳澤,或是讓他成為我們獨一無二的專屬情人,不過,愛情並不是努力就可以成功,因為那是一件很講究感情的事,對方不願意就不可能。
我們與愛之間的距離,通常是從朋友開始,有了朋友這層關係,就有機會再進一步接觸,最重要的是,可以讓對方知道自己是怎麼樣的一個人,而不是憑空想像,或是靠著其他人的描述來得知。也就是說,跨出愛情的第一步,拉近愛情的距離,必須先讓人注意,讓人看見,而那並不是刻意安排的,而是自然而然的形成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