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論) 站穩腳步再前進 陳茂雄

2019-05-16 09:02:06  |  陳茂雄  |  瀏覽次數:3881


         
名嘴在電視節目上說得口口是道,指責政壇上的缺失,一副專家的面貌,粉絲甚至於會認定,執政者是白癡,有那麼好的意見都不懂得採納。事實上沒有執政者會重用名嘴,難道全天下的執政者都那麼笨,有現成的「先知」竟然不會重用?

 

 

名嘴看到的只是一個點,粉絲也覺得那個點很美,事實上政策是一個面,由很多點所組成,一個點絕對不能構成面,甚至於一個美麗的點在一個面上會礙眼。顯然的,名嘴不能處理一個面的問題,粉絲不瞭解箇中道理,只會盲目的叫好。
 

 

韓國瑜就像名嘴一樣,可以說出很多粉絲喜歡的「點」,只是它不能構成面,聰明的人應該會趕緊補充其他的點,好構成一個面。在九合一選舉,韓國瑜提出的政見,行家都知道它相當空洞,根本就不像政見,只是粉絲管不了那麼多。

 

或許韓國瑜還不清楚,為何他突然間出現那麼多粉絲,他並不是明星級的政治人物,否則早就成名了,他不是新人,而是過氣的政治人物,為何長期來都沒有什麼粉絲,怎麼突然之間好像從天上掉下來很多粉絲。

 

事實上造成韓流的是民進黨,該黨執政衝撞了主流民意,造成很多選民仇視民進黨,剛好在九合一選舉前,韓國瑜與民進黨起了大衝突,基於「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的理念,那些仇視民進黨的選民力捧韓國瑜,期待韓能打擊民進黨,好為他們出一口氣。

 

顯然的,多數韓粉基於仇視民進黨,韓國瑜卻因此獲得市長寶座,只是那些韓粉未必能永遠黏住韓國瑜,若出現他們不滿意的因素,可以隨時離開他。無意間撿到市長寶座的韓國瑜,若夠聰明的話,應該快速補足很多「點」,好構成一個完整的「面」,也就是快速瞭解市政的架構。
 

 

五○年代台灣還有不少文盲,所以新兵訓練中心還要指導文盲識字,結訓時要驗收成果,新兵訓練中心給了新兵一個信息,若結訓前的考試沒有過關就要留訓,新兵因而相當緊張。考試的方式是教育班長提出一個牌子(屬題庫),要新兵讀出上面的文字,很多新兵看不懂那些文字,就會大聲喊出「蔣總統萬歲」,教育班長也不敢為難他。類似上述喊口號事件竟然出現於現代社會。
 

 

新當上市長的韓國瑜,卻看上總統寶座,心不在高雄市長職位,沒有好好的惡補市政架構,因而沒有能力回答議員的質詢,當議員詢問「自經區」是什麼?他竟然回答「高雄發大財」,與上述「蔣總統萬歲」極端神似,難怪民調下滑。
 

 

韓國瑜不只對市政陌生,想要問鼎總統寶座,卻對政府體制完全不瞭解,因而再度受傷害。他提出下一任總統不管是誰,建議他到高雄上班,由雙首長坐鎮北高兩市,未來台灣及高雄會變得不一樣,他認為總統一定要在高雄上班。
 

 

遷都的政見已經很多人提過,但只是政治人物在打高空,不可能實現,韓國瑜更奇特,主張雙首長分別在北高兩市坐鎮,他的基本理念當然是認定現行體制屬「雙首長制」,雙首長分別坐鎮南北重鎮,因而出現類似「蔣總統萬歲」或「高雄發大財」的笑話,難道他真的不知道修憲後,行政院長已經不是內政的最高行政首長,而是總統的幕僚長?
 

 

一個人要穩定的前進,必須要先站穩腳步再跨出下一步,政治人物必須先將目前的職位做好,再思考更上一層樓,韓國瑜的腳步未站穩就想往上飛,小心摔死。

 

(作者為中山大學退休教授、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

 

廣告刊登

統一發票

文學創作

  與愛的距離 楊子

  與愛的距離 楊子2019-06-25

與愛的距離 楊子
暗戀一個人,慢慢尋味那之間的曖昧感,是不少人就算已經知道結果,但還是想努力試看看的目的。或許,我們與愛之間的距離,根本就天差地遠,對方不可能跟我們有任何交集,而我們只是試著去創造那些不可能,或許,彼此之間關係可以拉近一點,從對面不相識的陌生人,變成至少認得彼此的人,不再只是過客。
但是,這離愛情,還有很遠很遠的距離,因為對方跟我們始終保持距離,能當朋友,已經是完成一件不可能的任務,更別提其他的接觸。曾經,我們都有暗戀的對象,都希望能夠一親芳澤,或是讓他成為我們獨一無二的專屬情人,不過,愛情並不是努力就可以成功,因為那是一件很講究感情的事,對方不願意就不可能。
我們與愛之間的距離,通常是從朋友開始,有了朋友這層關係,就有機會再進一步接觸,最重要的是,可以讓對方知道自己是怎麼樣的一個人,而不是憑空想像,或是靠著其他人的描述來得知。也就是說,跨出愛情的第一步,拉近愛情的距離,必須先讓人注意,讓人看見,而那並不是刻意安排的,而是自然而然的形成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