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涌誠:針對辦案程序指出缺失

2019-05-16 08:01:06  |  中央社台北訊  |  瀏覽次數:4068



       〔中央社台北訊〕監察院彈劾台中地檢署檢察官陳隆翔,遭法界批濫權侵越。提案彈劾的監委高涌誠昨天表示,監院從未認為陳隆翔的處分不正確,指的是辦案程序嚴重疏失,且所指出的缺失也經法務部認證。

       提案彈劾的高涌誠昨天上午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他提的調查報告跟段宜康是否要吞曲棍球完全無關,段宜康的誹謗案件是民事三審定讞,本來就應該依照判決履行,而監察院調查報告是針對陳隆翔處理案件辦案程序上的違失。

       高涌誠指出,監院從未認為陳隆翔當時的緩起訴處分是不正確的,監察院指的是陳隆翔辦案程序嚴重疏失,他不認為有踰越監察權的權限。且監察院所指出的缺失也是經法務部認證,檢察司司長、調辦事檢察官接受約詢時也都認為確有缺失。

       高涌誠也說,陳隆翔是用政治性語言來抹黑,掩蓋法律上的缺失。他原先懷疑陳隆翔是辦案程序重大過失,但看到昨天陳隆翔用了這麼多政治性語言,現在他不免懷疑陳隆翔當初是故意的。

       高涌誠指出,前曲棍球協會秘書長李淑惠未經彰化縣政府同意取得彰化縣立體育場活動組圓戳章,偽造不實收據,這顆章先被法務部廉政署扣押,但最後檢察官又以發還李淑惠的處分結案,他質疑這是要讓李淑惠再拿來用於偽造不實收據嗎,監察院也問過法務部是否應發還,法務部則說,不應發還應該沒收。

       對於法務部長蔡清祥表示,希望檢察權跟監察權可以彼此尊重對方的職權行使。高涌誠表示,檢察應中立,但所有作為包含結論必須接受外界檢驗,監察權對檢察官的作為,他不認為有不能檢視的地方,且監察院也很自制,調查報告從未講到檢察官是否應判李淑惠緩起訴,不認為有逾越監察權。

廣告刊登

統一發票

文學創作

  與愛的距離 楊子

  與愛的距離 楊子2019-06-25

與愛的距離 楊子
暗戀一個人,慢慢尋味那之間的曖昧感,是不少人就算已經知道結果,但還是想努力試看看的目的。或許,我們與愛之間的距離,根本就天差地遠,對方不可能跟我們有任何交集,而我們只是試著去創造那些不可能,或許,彼此之間關係可以拉近一點,從對面不相識的陌生人,變成至少認得彼此的人,不再只是過客。
但是,這離愛情,還有很遠很遠的距離,因為對方跟我們始終保持距離,能當朋友,已經是完成一件不可能的任務,更別提其他的接觸。曾經,我們都有暗戀的對象,都希望能夠一親芳澤,或是讓他成為我們獨一無二的專屬情人,不過,愛情並不是努力就可以成功,因為那是一件很講究感情的事,對方不願意就不可能。
我們與愛之間的距離,通常是從朋友開始,有了朋友這層關係,就有機會再進一步接觸,最重要的是,可以讓對方知道自己是怎麼樣的一個人,而不是憑空想像,或是靠著其他人的描述來得知。也就是說,跨出愛情的第一步,拉近愛情的距離,必須先讓人注意,讓人看見,而那並不是刻意安排的,而是自然而然的形成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