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郵政物流中心標租案疑雲   陳憲着「我們有太多的政治力介入」

2019-05-16 17:45:08  |  記者陳忠榮台北報導  |  瀏覽次數:3580


中華郵政智慧物流中心標租案,傳出厚此薄彼羅生門,導致職司督導的總經理陳憲着、董事長魏健宏先後下台,陳憲着今(16)日受訪表示,「我們有太多太多政治力介入」,並強調,政治可關心但不要超越,他問心無愧認為,在位四年沒有不適任之處,期盼不要再以污衊、構陷、抹黑方式對待。


陳憲着表示,他在中華郵政四十六年,此時去職不會覺得委屈,但覺得失望,因為對郵政物流中心的期待很高,當年用地可是荒煙漫草,廠商毫無興趣,中華郵政辦招商時,沒有一家廠商願意簽下意向書,現在已很有規模,但卻在標租案上引發爭議。


外界質疑郵政物流中心標租時未設定上限,讓評選第一名的業者網路家庭公司(PChome)全部拿下十五個單元,是標租規範有疏失。


陳憲着認為,不能用事後的結果去評論事先的做法,因為中華郵專案小組當初訂定規範時,也擔心無人來,也考慮若限制標租單元,大型電商或物流業者在不敷需求下,可能不會進駐,才決定不予限制。


「是否在評選出爐後,才來要求改遊戲規則?」陳憲着表示「答對了!」,公告審閱期高達四十天,審標階段也都有專家學者參與,在嚴格評選下PChome是第一位,按照招標結果,當然是由PChome得標。


「到底招標後交通部要求修改哪些遊戲規則?」陳憲着說,招標過後交通部要求協調讓三者(PChome、蝦皮、神腦)都滿意並進入,並在很快的期間內達成,「大概我沒達成這兩點要求」。


對於是否有行政上的疏失,他則強調,「完全依法辦事,公開、公正、公平處理」,他就是不想形成疏失或違法,才會堅持既定理念,也才會有民意代表、上級長官,「對我不滿意」。


陳憲着進一步說明,針對整起事件,物流園區是來自過去華光特區推動後,郵政作業中心預計要搬家,在五股、土城、林口尋找土地卻不理想,直到二零一三年內政部商洽郵政公司購置龜山專區,經評估認為合宜,並啟動購置作業。


接著二零一五年購置完成後,在規畫伊始,該用地荒煙漫草、乏人問津,經過整地與規畫,市政府也做了道路規畫與建置,至此,區域看起來已顯出價值。


陳憲着又說,但一開始啟動招商作業,並辦理說明會,居然沒人感興趣,直到二零一六、二零一七年,中華郵政辦理招商說明會時,來參加聽的人增加,只不過一聽到要簽意向書或MOU,卻又沒有一家願意。


陳憲着還說,二零一八年物流中心地下室已蓋好,隨後開始要蓋地上物時,認為再不積極招商,建物恐怕會形成空置,於是那一年十一月才正式公告招標作業。


但先前招商過程不順,專案小組辦理合約規範時,經過討論原則希望多家廠商進來,至於為何沒有單位數的限制,是因為當時考慮到,萬一啟動招標後,沒有商家來怎麼辦?或是商家來得很少,招出三、五個單元招租,卻閒置十個單元;或是若限制太嚴格,大的電子商家或物流產業,恐怕也無法進入。


陳憲着坦言,公告後有四家來報名,經過四十天的審閱期,其中一家不合資格、三家符合資格,在進入審標階段,審標都有專家學者參與。


此外,進駐物流園區必須與郵政結盟,既然郵政擅長的是運輸、配送,進來後必須在配送、運輸與郵政配合,像是冷鏈業務必須交給郵政、建置「i郵箱」系統與郵政銜接,無論遞送、支付、物流,都必須配合,配送數量也是重要評審條件之一。結果在嚴格的評選之下評出順位,PChome是第一位,若按照評審結果當然是由PChome得標,沒想到後來引起紛紛擾擾。


針對連日來交通部指摘「陳憲着有不適任之處」,他回應說,「或許是媒體聽錯了」,同時他認為並非事實。他舉出兩個例子,第一,春節連假九天,他為避免水果、餅類腐敗,要求同仁在休假前一天要將貨品送達客戶手上,多數單位都接受,無奈少數一、兩單位逕向交通部反應,交通部遂質疑勞資不協調,但事實上是一直在協調中。


陳憲着見證說,第二,郵政連續多年爭取包裹快捷費酌予提高,去年底交通部答應今年三月一日調整,部長林佳龍上任後,卻有另外想法,即斷然宣佈「無限期調漲」,還認為他未考慮到民生問題,其實「不是沒考慮,而是考慮很多年」。他堅稱,若高層講的是這兩件式,他不認為自己有何不對的地方。


陳憲着語重心長提到,政治力介入應該盡量減少,大家可以關心,但不要超越,否則會造成體制混亂,期待這事件給政府、民意機關及事業單位一個啟示,國家要提升競爭力,很多事情就要免除政治介入的困擾,這一點能做到,台灣就會升級,否則台灣就會沉淪。

 

廣告刊登

統一發票

文學創作

  書尺與我 台南市忠義國小 林渲容

  書尺與我 台南市忠義國小 林渲容2019-08-20

書尺與我 台南市忠義國小 林渲容
我有一把書尺,那是我自己做的,它的長度約15公分,寬度約5公分。
顏色是紫色的,上面除了點綴著許多粉色小花和一顆地球,也寫著「愛護地球」四個大字,書尺的材質是一般A4紙,雖然十分容易折到,但現在卻被爸爸裱了框,掛在客廳的牆上,避免它受損。
當我看見這把書尺,就會想起那時製作它的過程,我一開始在做這把書尺時,以為最多只需一週就能完成,但我錯了,我竟然花了快一個月才完成!因我每畫一把,爸爸就要我修改,直到我畫了二十七把後,在和爸爸從中挑選出一把最特別的,挑好後,我問爸爸為什麼要畫書尺?爸爸才告訴我那是要比賽的。
正當我要投稿前,我向自己說:「參賽者這麼多,我怎麼可能得獎?」於是就默默得把書尺交出去,但幾個月後,一件事情使我們全家驚呆了!我的書尺竟獲得了全台南市第二名,那時,我的心臟好像快要跳出來了,當時我心想:「獎狀有沒有打錯名字?還是剛好評審特別喜歡紫色?」但沒有錯!上面確實是寫著我的名字。
二十年後,即使我已經出社會,在看見那把書尺後,也仍然不會忘記當時我獲獎的心情!以及那努力的注意每個美麗的小細節的過程。二十年後,我依然會感謝當時那細心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