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 平議手機民調的爭議

2019-05-17 09:35:58  |  臺灣論壇  |  瀏覽次數:3875

 

平議手機民調的爭議 --十八歲以下可以擁有手機,一人可以購買多支,更無法排除外國人,家用電話幾乎一戶只有一支,何者較為客觀?

 



有關於兩大黨的總統候選人產生方式,國民黨已經決定採取全民調、不採用手機,民進黨則因為蔡英文總統還在醞釀所謂的團結而一再延宕,不僅進行民調方式有爭議,連究竟是否會有初選也都高度不確定。目前,小英陣營運用的是邊打邊談的戰術,對於初選能拖就拖、能免就免,而蔡英文總統本人迄今口風相當緊,就是不肯承諾初選落敗就全心全意支持賴清德。就初選的技術而言,小英則以「貼近真實的民意」為由,臨時又提出民調納入手機之議。

 



就比賽而言,所有的遊戲規則應該在事先就講好,不能選手確定了以後,忽然更動時程、變動競賽的方式,這應該是一般社會起碼的共識,更不用說政治場域,特別是代表政黨參選國家領導者。當下,國王的人馬把黨內初選當作WTO談判在玩,不斷地拋出障礙阻撓比賽進行,行徑幾近耍賴、樂此不疲。當下,保皇派力主手機民調的理由,主要是有五百萬的手機族、尤其是以年輕人為主,應此不該加以排除,否則就是歧視這些人。

 



就民主國家的民調來看,不管是政治性、還是商業性的調查,針對選民、及消費者的通訊模式,除了大家慣用的家戶電話,多半會增加手機及網路,希望能降低遺珠之憾。經過十多年來的實驗及摸索,大致上可以看出電話、手機、及網路族各有千秋,譬如手機傾向於年輕、網路偏向於內向,因此,多少還是要依據人口的社會經濟分布加以調整,適度調高、或是調低。只不過,由於民調專家更有不同的經驗法則,學術上對於加權方式尚無共識。

 


即使單就手機民調而言,儘管想辦法去找出這些人,依然無法解決拒答、或尚未決定者日益攀升的難題,特別是年輕人不接陌生人的電話,不管家戶、或手機皆然。根據美國手機民調的經驗是,年輕人、及都會區選民的比例偏高,如果不加權調低,形同灌水。以台灣來說,十八歲以下可以擁有手機,一人可以購買多支,更不用說無法排除外國人。在過去,民進黨曾經有人為了初選臨時加牽電話而被開除,因此才有必須一年前的規定,手機弊端更難預測。

 



所有的民調都必須視情況加權,以二○一六年美國總統大選為例,儘管有不同百分比的手機民調,大多數的學術、或是商業機構預測失敗,最後檢討,是因為大專學歷、及都會區受訪者的拒答率較低,如果沒有經過調整,當然就會高估希拉蕊、低估川普的支持度。就台灣的作法來說,市電已經針對年輕人加權了,手機又是年輕人居多,豈不加權兩次?又如一個人有兩支(或多支)手機的問題,究竟是被重複抽中的機率很低、還是個人被抽中的機會相對增加?

 



最後,為何立委初選就不用手機、總統初選才要?英派認為立委是區域性、總統則是全國性,所以不用擔心手機看不出區域而無法加權。問題是,難道立委初選就不擔心年輕人手機族可能被忽略?如果不把母體等問題處理好,臨渴掘井,除非別有用心就是不健康,動輒扣上歧視年輕人的大帽子,那是故意製造兩極對立。總之,除非病入膏肓,外國新藥如果未被證明比較有效,為什麼要貿然換藥?有既定立場的人,不管出發點是什麼,所做的「專業」建議往往是有偏見的。

 

廣告刊登

統一發票

文學創作

  與愛的距離 楊子

  與愛的距離 楊子2019-06-25

與愛的距離 楊子
暗戀一個人,慢慢尋味那之間的曖昧感,是不少人就算已經知道結果,但還是想努力試看看的目的。或許,我們與愛之間的距離,根本就天差地遠,對方不可能跟我們有任何交集,而我們只是試著去創造那些不可能,或許,彼此之間關係可以拉近一點,從對面不相識的陌生人,變成至少認得彼此的人,不再只是過客。
但是,這離愛情,還有很遠很遠的距離,因為對方跟我們始終保持距離,能當朋友,已經是完成一件不可能的任務,更別提其他的接觸。曾經,我們都有暗戀的對象,都希望能夠一親芳澤,或是讓他成為我們獨一無二的專屬情人,不過,愛情並不是努力就可以成功,因為那是一件很講究感情的事,對方不願意就不可能。
我們與愛之間的距離,通常是從朋友開始,有了朋友這層關係,就有機會再進一步接觸,最重要的是,可以讓對方知道自己是怎麼樣的一個人,而不是憑空想像,或是靠著其他人的描述來得知。也就是說,跨出愛情的第一步,拉近愛情的距離,必須先讓人注意,讓人看見,而那並不是刻意安排的,而是自然而然的形成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