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論) 沒有資安沒有真相 

2019-05-17 09:10:58  |  張人傑  |  瀏覽次數:3826



你信?不信?「台海巡隊向大陸發動突襲,傷亡數百人。」這樣聳動的youtube畫面標題,會不會讓你眼睛一亮?會不會讓你覺得應該相信呢?稍有判斷力的人看到了這類訊息,都會先打個大大的問號,一般的台灣人似乎也都見怪不怪;但是假消息經過有心人的打造、渲染,特別是某些政治人物為了搏版面衝流量,加上一些特定立場的媒體配合轉傳炒作,透過平面媒體有圖有文字的讓你覺得很真實,數位媒體迅速大量的影音發佈以及無所不在的匯流轉載滲透。

 

 

特別是社交平台如假似真的互動討論評價,一條空穴來風毫無根據的假消息、假新聞,即使是自認理性的人以及懂得查證新聞來源的人,對明明知道的假消息也不得不姑且一信,因為所有的人都在傳都在講都在談的議題,自然會形成讓人難以抗拒而不得不屈從的社會壓力,從各個媒體管道一而再再而三地排山倒海而來的資訊,不論真假虛實無時無刻的再現在眼前,就會催眠式的從我們眼簾進入腦海形成難以抹滅的潛意識。

 

 

這時候,假消息假新聞就像病菌一樣的侵入、浸染我們的意識,一個人的理智、判斷力與自我就陷入真假莫辨的情景,應驗了將近半世紀前社會學家Baudrillard所說的「比真實更真實(more real than real)」的超現實效果。

 



中國的眼中釘-同時也是大肥肉的台灣,誠如美國官方人士所證實的,台灣確實是站在中國「假消息輿論戰(disinformation campaign)」的第一線;美國國防情報局(DIA)指出俄羅斯在資訊領域推動的是「資訊對抗(information confrontation or IPb)」戰略,用以獲取外交政治經濟乃至宗教的「資訊科技影響力以及資訊心理效果(informational-psychological effect)」。

 

 

中國仿效俄羅斯但青出於藍而勝於藍,除了廣為人知的網路防火長城之外,中國更運用資訊對外以「力爭話語權」戰略,除了影響西方國家的認知與政策,中國更透過社交媒體對西方世界洗腦,依據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所的分析,中國善於利用西方民主社會的開放自由,使用資訊戰挑戰以及腐蝕美國的自由規範以及法律,以追求中國的外交目的以及經濟利益;來自中國的假消息造成台灣社會政治亂象已經令人怵目驚心,難以防範的水煮青蛙心理戰與心智誤導更可怕。

 

 

媒體戰已經鋪天蓋地的開打了!假消息、假新聞不但不給你真相,還要誤導你的認知、污染你的心靈,數位資訊創造出的虛擬空間豐富了我們的生活,但假消息、假新聞就是威脅數位生活的病毒及細菌;這些數位病毒有些像流感、SARS一樣的來勢洶洶,如關西機場事件不但逼死台灣外交官,並且使得台灣政府陣腳大亂,有些就像是肝病或肺結核菌一樣的潛伏擴散,如兩百萬噸文旦倒水庫或天降祥雲之類的。

 

 

中國公然召集大批台灣媒體機構與不肖媒體人,在北京公開交辦「一國兩制」的統一政治任務以及宣稱台海戰爭的大動作,恐怕還有暗室交易以及不為人知的驚天圖謀,北京顯然已經隱藏不住對台灣的野心與敵意,統一或武嚇台灣的企圖已經拿到檯面上,而台灣的媒體自律與言論自由顯然也頻臨破產,所以,目前立法院提案修改刑法罰則或另立「反統戰法」可說是最低標準的自衛行為,此外擱淺在立法院的「數位匯流法」也須納入資安規範,NCC對內容審查的規範與機制必須修法強化,行政院院本部的資安辦公室須擴大資安政策規劃協調監督功能,政府發言人辦公室也應提升資訊發布、查證、澄清能力。

 

(作者為台灣教授協會會員、人文空間發展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廣告刊登

統一發票

文學創作

   趣味蛋仔 楊淑如

   趣味蛋仔 楊淑如2019-09-18

趣味蛋仔  楊淑如
一般忙碌的現代人很愛選購卡通人物,由於赤子之心的形象頗討人喜歡,買這種小物商品把玩後產生快樂感,既療癒又紓壓。其中我最喜歡某個蛋造型的卡通人物,它的配備竟然還有吐司床、培根被,加上睡眼惺忪看來非常趣味。所以前往超商除了買茶葉蛋、皮蛋、溏心蛋、鹹蛋之外,又多了一種可愛的選項!
親戚友人們皆有金門人,不過大半多已移居新北中和區了;雖說金門麵線頂好吃順口,但能夠常常嚐到香醇的金門酒蛋則應該會更為開心,若冬季來臨結合成甜版或鹹版的麻油蛋酒麵線也極暖身呢!因此對於?蛋?的喜愛頗長久,不單單是美味蛋料理,童年時期家裡還有買自花東的大理石彩色蛋,以及勞作課自製的蠟燭彩蛋。
從小美勞、美術能力強的關係,我才具備了些許手作美學的技巧,同時擔任過學藝股長及家政組長。國高中時期學習的家政課程扎實,無論各式各樣裝飾品手藝、烹飪、勾打毛線都難不倒人,可是卻不太會操作縫紉機,故而也是在運用手縫與刺繡技術為較佳。
在大學推廣部、社區大學的宣傳課程,某部份常屬於工藝方面。生活回憶讓我印象最深的編織手工,並非親送男友圍巾和毛背心,而是縫上一個可愛的?荷包蛋?的便當提包。當時女生通常在袋子上使用漂亮蝴蝶結、鉤花朵形狀或者拼接上貓咪臉、萌狗頭來裝飾,我想既然製作便當提包當然要使用食物圖案不是嗎?並非漫畫擬人化黃白色的蛋寶寶造型,以完全寫實法勾勒美味可口的荷包蛋,但蘊藏著冷式幽默感,置放於桌案上猛地瞧了一瞧……還真以為便當盒內荷包蛋掉出外頭哩!同學們莞爾一笑也覺得餐袋十分具備趣味性。
細數校園未飄微雨的日子,木質窗畔總見胖呼呼的麻雀飛來停駐,前方樹間跳來跳去的是貪吃的松鼠,遠望教室外藍天下的白雲朵被風催得疾走了……。結果,手作的快樂並沒有延續到長大之後,因為還有太多高深的技術缺乏時間來研究;於是在往後讀書、就業的過程中,不斷被一些所謂更重要的事給佔滿……。
最近,前往知名超商選購已買多年的某家蛋貨,由於價格偏昂貴故產品包裝過度,不料竟然拿到了瑕疵品;於是,下定決心儘量減少那些不夠健康的加工食物……喜歡蛋類可選擇新鮮透明盒裝,經常直接吃水煮蛋、炒蛋、煎蛋更佳,或者使用蛋哥牌子的文創產品,讓心情如同陽光一般金黃又燦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