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棍球案 檢座遭彈劾 藍委批英系監委濫權

2019-05-17 08:00:59  |  記者李仁龍台北報導  |  瀏覽次數:4009



       〔記者李仁龍台北報導〕監察院通過彈劾偵辦全國曲棍球協會人員侵佔公款案的檢察官陳隆翔,引發司法界群起反彈,認監察權不應侵犯司法權,檢察官更發起捍衛司法尊嚴大連署,捍衛司法獨立行使權。國民黨立法院黨團昨天痛批英系監委將黑手伸進司法,以政治力干涉司法、干涉個案,黨團會全力支持檢察體系的連署活動,並要求檢察官出身的法務部長蔡清祥站出來,為檢察體系說句公道話。

       國民黨團上午召開「濫權彈劾檢察官

       蔡系監委蹂躪司法」記者會,總召江啟臣表示,憲法第八十條載明「法官須超出黨派以外,依據法律獨立審判,不受任何干涉。」大法官釋字第三九二號也指出「偵查屬於廣義的司法權,偵查獨立,同受司法獨立權保障。」如今總統蔡英文提名的監委,大辣辣地將手伸入司法,他質疑,是打算把監察院變成另外一個打擊異己的「東廠」嗎?包括現在的法官評鑑制度,都不可以把法律見解等等司法核心價值,列入評鑑之內,反而監察委員居然把檢察官法律作為和見解提起糾彈,越俎代庖濫權行使司法權,儼然成為司法的第四審,這將對司法造成寒蟬效應,只為執政黨服務,司法終將淪喪。

       江啟臣強調,監察權不能成為監察暴力,彈劾案只針對陳隆翔,但全案經過高分檢、彰化地院審理,假設陳隆翔起訴有問題,那麼審理和審閱地院、高分院和高分檢,難道就沒有問題嗎?為何獨獨糾彈陳一人?難道另有政治目的?監察院獨立行使調查職權,但不該濫權、侵害司法獨立,尤其對於近日發生的中華郵政物流招租案,監委才應該主動去調查有無公務人員違法失職,而不是擔任政治打手,執政黨的「東廠」。

       書記長吳志揚表示,這起彈劾案投下贊成票的監委,全是由蔡英文所提名,包括張武修、楊芳婉、趙永清、楊芳玲、陳師孟、田秋堇等六人,這群英系監委放入監察院之後,陳隆翔案坐實他們果真只是蔡英文的政治打手,蔡英文用政治力干涉司法,就是為了總統連任的選舉,取悅新潮流大將段宜康。

       吳志揚諷刺,之前促轉會有張天欽,如今果然有「張天欽們」出現在監察院,蔡英文口中的司法改革,根本就是玩假的。從陳師孟上任監委前,就揚言將調查「辦綠不辦藍」、約談「陳水扁貪瀆案」承辦的檢察官、法官,到出手彈劾陳隆翔,不但手段惡劣,更有違法違憲之虞。黨團強烈譴責這群英系監委,同時全力聲援、支持檢察官、法官,也呼籲蔡清祥站出來聯署支持連署活動,為基層檢察官發聲。

       副書記長林奕華表示,蔡英文提名有政治立場的法律人為政治服務,甘願成為「東廠」,黑手伸進司法,奉勸蔡清祥當監察院公然介入司法權,干涉檢察官獨立調查權,應該和檢察官站在一起,捍衛司法獨立與檢察官的調查權,否則,陳隆翔將不會是最後一位被彈劾的檢察官。

廣告刊登

統一發票

文學創作

  與愛的距離 楊子

  與愛的距離 楊子2019-06-25

與愛的距離 楊子
暗戀一個人,慢慢尋味那之間的曖昧感,是不少人就算已經知道結果,但還是想努力試看看的目的。或許,我們與愛之間的距離,根本就天差地遠,對方不可能跟我們有任何交集,而我們只是試著去創造那些不可能,或許,彼此之間關係可以拉近一點,從對面不相識的陌生人,變成至少認得彼此的人,不再只是過客。
但是,這離愛情,還有很遠很遠的距離,因為對方跟我們始終保持距離,能當朋友,已經是完成一件不可能的任務,更別提其他的接觸。曾經,我們都有暗戀的對象,都希望能夠一親芳澤,或是讓他成為我們獨一無二的專屬情人,不過,愛情並不是努力就可以成功,因為那是一件很講究感情的事,對方不願意就不可能。
我們與愛之間的距離,通常是從朋友開始,有了朋友這層關係,就有機會再進一步接觸,最重要的是,可以讓對方知道自己是怎麼樣的一個人,而不是憑空想像,或是靠著其他人的描述來得知。也就是說,跨出愛情的第一步,拉近愛情的距離,必須先讓人注意,讓人看見,而那並不是刻意安排的,而是自然而然的形成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