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安吹哨者 苦等三年領不到獎金

2019-05-19 08:00:28  |  記者李仁龍台北報導  |  瀏覽次數:3633



       〔記者李仁龍台北報導〕國民黨立委陳學聖昨天指出,遠東油脂公司一零六年三月被查獲使用逾期、瑕疵原料製造「乳瑪琳」產品,至今還沒被實際罰到半毛錢,檢舉本案的吹哨者卻已面臨失業、人身安全威脅等問題,甚至沒能領到分毫檢舉獎金,顯示食安法規、機制有嚴重漏洞。

       四月二十六日陪同一零七年八月揭發桃園市元山蛋品公司涉嫌使用變質腐敗次級蛋加工製作蛋液產品惡行,卻只領到新台幣十萬元檢舉獎金的另名吹哨者出面抗議的陳學聖,上午又在立法院召開「吹哨者連環爆,食安五環崩盤」記者會陳,邀請遠東油脂案的吹哨者A先生現身說法,A先生為避免曝光,在炎熱天氣下穿著類似飛虎隊造型、密不透風衣物,讓陳學聖忍不住感嘆,食安英雄本應被公開表揚,如今卻必須用這種方式現身。

       陳學聖說,北海油脂案發生已二年多餘,業者本應被重懲,但該案現在還在打行政訴訟,實際上還沒被罰到半毛錢,反而是吹哨者得先面臨失業、人身安全威脅等問題,甚至被迫舉家搬遷,至今沒能領到一文檢舉獎金。

       他指出,依食品安全衛生檢舉案件處理及獎勵辦法,目前食安事件的檢舉獎金可分為兩種類型,其一是該法第四條所規定的獎金,必須等政府實收業者罰鍰後才能發放,但因業者提出行政救濟的程序漫長,而且還可以分期付款,對於吹哨者而言無疑是一種煎熬。

       至於同法第五條所規定的第二種獎金類型,則是由地方政府自行編列預算,針對吹哨者於重大案件的檢舉內容與貢獻程度來即時核發。陳學聖表示,以前台中市長林佳龍為例,其任內針對雄勳、力勤、政豐三起食安事件,都分別迅速發出三百五十萬元獎金,而財政充裕如桃園市政府,市長鄭文燦卻沒給過吹哨者一毛獎勵,「除了規避責任,我不知做何解釋。」

       A先生表示,現在吹哨者遇到的問題,是檢舉後通常只能選擇離開公司,若不離開,薪水、年終或升遷上都會受到影響,離開後也會因為是自願離職,領不到任何失業補助,目前政府對於吹哨者的照顧確實有點少,不但獎金發放不夠即時、透明,對人身安全的保護也不足。

       A先生也強調,吹哨者是食安英雄,但當他們向政府部門詢問獎金的時候,卻常常被官員當成丐幫弟子,他們並不是在乞討,而是在詢問自己應得的獎金,希望官員能夠更加尊重吹哨者,也呼籲想當吹哨者的人再三考慮。

       與會的衛福部食藥署副組長張馨文說,目前食品安全衛生檢舉案件處理及獎勵辦法第四條所規定的獎金,如果地方政府沒有自訂比例,吹哨者大概可領實收罰鍰金額的百分之二十到五十,而桃園市自己有訂定獎勵辦法,最高可以發給實收罰鍰金額的百分之六十,只是因為遠東油脂案還在打行政訴訟,導致市府還無法發放。

       至於同法第五條的吹哨者獎金,張馨文說,目前桃園市並沒有訂定這一塊,但如果桃園市以後有編列這個預算來發給獎金,都可以跟中央食安基金申請補助,而據她所知,桃園市衛生局也預計會在六月份開會討論如何處理檢舉獎金的問題。

廣告刊登

統一發票

文學創作

  與愛的距離 楊子

  與愛的距離 楊子2019-06-25

與愛的距離 楊子
暗戀一個人,慢慢尋味那之間的曖昧感,是不少人就算已經知道結果,但還是想努力試看看的目的。或許,我們與愛之間的距離,根本就天差地遠,對方不可能跟我們有任何交集,而我們只是試著去創造那些不可能,或許,彼此之間關係可以拉近一點,從對面不相識的陌生人,變成至少認得彼此的人,不再只是過客。
但是,這離愛情,還有很遠很遠的距離,因為對方跟我們始終保持距離,能當朋友,已經是完成一件不可能的任務,更別提其他的接觸。曾經,我們都有暗戀的對象,都希望能夠一親芳澤,或是讓他成為我們獨一無二的專屬情人,不過,愛情並不是努力就可以成功,因為那是一件很講究感情的事,對方不願意就不可能。
我們與愛之間的距離,通常是從朋友開始,有了朋友這層關係,就有機會再進一步接觸,最重要的是,可以讓對方知道自己是怎麼樣的一個人,而不是憑空想像,或是靠著其他人的描述來得知。也就是說,跨出愛情的第一步,拉近愛情的距離,必須先讓人注意,讓人看見,而那並不是刻意安排的,而是自然而然的形成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