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笱排水拓寬工程 王縣長祭拜「地基主」

2019-07-15 17:12:21  |  記者周為政員林報導  |  瀏覽次數:3684

 

圖:王縣長(右2)率地方人士聆聽水資處長(右)簡報。(縣府提供)

 

縣長王惠美今(15)日視察正在施工的石笱排水第五期工程,為讓拓寬工程順利,員林市長游振雄向守護三條里民的「地基主」擲筊,請神明同意「地基主」西移二公尺,但始終擲不到聖筊,後經縣長王惠美承諾改用「雞腿」祭拜,才獲「地基主」聖筊,在場人士說,神明也像小孩子,喜愛啃雞腿。
 
 
到場人士有市長游振雄,祕書許國良,副主席張國良,縣議員劉惠娟、涂俊任、曹嘉豪,黃正盛(祕書江慶銘代理),代表江憲政,萬年里長林張阿賞,工策會專員賴沛然,水資處長陳詔慶,新聞處代處長張志昇,分局長洪文宏等,由水資處長陳詔慶簡報,王縣長指示如期如質完工,也請全民監工,讓工程符合地方要求。

 


▲王惠美縣長承諾改用雞腿祭拜,游市長果然擲出聖杯。


 
水資處說,石笱排水五期二工區工程經費8000萬元,內容包括1.6公里擋土牆和各6公尺堤岸道路,進度已達62%,預計今年12月底完工。
 
 

王惠美縣長感謝各界關心地方建設,她說,石笱排水長21公里,總經費23億元,歷經10年施工即將於明年六月全線完工,屆時排水、防洪效率將保障沿線民眾安全。
 

代表江憲政說,石笱排水堤岸道路將拓寬,位道路西側的「地基主」係為守護當地里民而興建的,已有五十多年歷史,但為石笱排水堤岸拓寬須西移二公尺,地方人士和工程單位已取得神明同意。
 

 

▲里長林張阿賞火速買回5隻雞腿(右2供品),並請地基主享用。


 
為讓拓寬工程順利,王縣長先率游市長等人士向地基主祭拜,然後由游市長擲筊,但三次都擲不出聖筊,縣長王惠美自告奮勇向神明「稟告」,由游市長擲筊,第一次笑杯,王縣長猜想「地基主」可能不愛「煎餅」供品而喜歡「雞腿」,乃向地基主「稟告」改用雞腿祭拜,想不到游市長一擲就聖筊,萬年里長林張阿賞聽到後自告奮勇到市場買雞腿,約20分鐘後買回五隻雞腿,再點香請地基主享受雞腿美食。

 

廣告刊登

統一發票

文學創作

1121  思念亡父 張添雄

1121  思念亡父 張添雄2019-11-19

1121 思念亡父 張添雄
小時候,已稍微懂事的我僅知鄰居玩伴及國小同學幾乎家裡皆有一位年紀跟母親年紀差不多男性,還有不少兄弟姊妹,而我的家裡卻只有母親、胞姊、胞兄及我四人;有一天,小姨丈從和家鄉佳冬鄉同屬六堆左堆的新埤鄉來我家做客,我覺得有點怪異,便偷偷掀開客廳旁房間門簾瞄了坐在飯桌高大碩壯的他一眼!
當時,讓未見過父親的我,且家裡也沒有一位跟寡母年紀差不多的男性,一向自由慣了,我怕他如果一直留在家裡的話,將來會干涉我的行為,更讓我感到緊張不安!當他一個人吃完午餐離開後,我以稍微顫抖語氣問寡母說:「他是誰?」寡母說:「他是你小姨丈,他路過佳冬到我們家作客」聽後,我才放心!
直至我長大後,每位同學出外讀書、考試及當兵時,幾乎都有父親陪伴在旁前往或者偶爾他也會去探望他們;整日,寡母因為忙著家事,兄姊又出外就業,我都獨來獨往而有點孤獨感,因為我早就習慣此種自由自在的青少年生活,卻還不知道我跟兄姊既然是生長在單親家庭的小孩。
屏中高中畢業後,當我要到台北市補習後重考大專聯考,但是因為經費沒有著落而無法成行,其他同學皆有父親資助他們前往。過了半年,有位同鄉同屆同校同學的父親在路上碰到我,他奉勸我:「你要快點到台北市補習,否則會來不及準備,我的兒子早已到台北市補習半年了。」我僅以無奈的微笑回答他!
此時,我剛好接到入伍通知單,我便選擇入營當兵,並希望服役二年期間存點錢,退伍後我便可以用此積蓄到台北市補習。當我服完陸一特三年役,我所讀教科書全部已改版,我在台北市補習比當屆考生及重考生皆付出更大心力才考上政大。我向胞兄懇求讓我讀完大學,我將回報他,他發揮「長兄如父」偉大精神!
大學畢業後,所幸姨表姊介紹我到一所公立高職擔任教職,但我並未前往任職;又經胞兄拜託我的三舅幫我找到一份私校教職,後來憑自己實力考上公立小學退休。這些親戚或許同情我這位遺腹子從小便沒有父親照顧而盡全力幫我,我也太不爭氣而讓這些親戚們拋頭露面!
企業家的先父往生後,家道中落,往後,讓我一生嚐盡世間冷暖而覺得感傷!我多麼希望能力強的父親仍健在,我不想他多留財產給我,只希望他陪伴我長大,並教導我做人處事的道理!
先父在世時,事業企圖心大、經營能力強,年紀輕輕便事業有所成,且愛家、孝順、做人誠懇、交遊廣闊,更善待所雇員工。雖然他去世時留下年幼的兄姊及尚未出生的我,因為出生書香之家的寡母做到母兼父職,非常重視我們的教育,一直鼓勵我們三姊弟要學習她台大醫學系畢業的行醫大哥多讀點書!
先父去世時雖僅留下些許的房屋及農地,寡母便利用這些房產,種稻、種黃豆、養豬及替人做小工,讓我們全家過起碼的生活。最遺憾的是我們三姊弟一路走來未能感受到父親您的恩愛,但我們始終將您視為偉大的父親看待而感驕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