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論) 兩大黨都吸收了對方的缺點 

2019-07-18 08:00:58  |  陳茂雄  |  瀏覽次數:3745



中國國民黨總統候選人初選結果已揭曉,韓國瑜遙遙領先郭台銘,只是該黨的麻煩才剛開始。大家都將注意力集中在郭台銘,事實上還有地方派系問題。地方派系透過樁腳,與選民之間形成堅強的人脈,是該黨選戰的主流。只是地方派系的人脈在選舉時才會發揮功能,平時的民調顯現不出來。顯然的,實力最強的地方派系並沒有投入初選。



中國國民黨的全民調制度乃學自民進黨,當初民進黨會用全民調,乃因為黨員投票會有人頭黨員的問題。可是實施全民調之後,出現更嚴重的問題,曾經有一個選區的立委選舉,有五人投入初選,其中一人頻出現反民進黨的言論。全民調的結果,反民進黨者一個人的民調高出其他四人的總和。之所以會如此,民調時,藍營民眾幾乎都支持那位常抨擊民進黨者。

 


全民調在民進黨都已經出現藍營的人在決定民進黨的候選人,將它移植到中國國民黨,當然會出現同樣的問題,有綠營支持者介入中國國民黨的初選。還有更嚴重的,由於民進黨與中國國民黨支持民眾差異頗大,對全民調會有不同的效應。中國國民黨的選戰主流在於人脈,除了佔少數人口的統派外,其支持者多數屬由樁腳掌控的非自主性選民。民進黨雖然也有人脈,但多數支持者政治意識強烈,屬自主性選民。兩種屬性不同的選民對民調的反應當然有天壤之別。



自主性選民對民調會有明確的回應,非自主性選民則一直跟著樁腳走,要到選舉前才會確定支持那一位候選人,平時不會表態支持特定候選人。中國國民黨推動全民調的初選制度,擁有強烈政治意識支持者的候選人佔了便宜,擁有強而有力的人脈者反而不容易出線,所以出線者往往不是強棒。郭台銘雖然與地方派系關係良好,只是由人脈掌控的非自主性選民在民調顯現不出來。中國國民黨吸收了民進黨全民調的初選制度,所受的傷害遠比民進黨嚴重。



中國國民黨學到民進黨的缺點,民進黨何嘗不如此?兩大黨的架構完全不同,領導模式當然不一樣。中國國民黨出身獨裁的執政黨,比較講究倫理,領導模式是由上而下,而且形成很堅強的人脈。最重要的是該黨的支持者妥協性較強,可接受由上而下的領導。民進黨出身在野的民主政黨,比較不講究倫理,各個都是老大,就是沒有大老,會抗拒由上而下的領導。顯然的,兩大黨的領導哲學完全不同。

 


中國國民黨由上而下的領導模式到後馬英九時代已逐漸崩解,卻被民進黨撿來用。民進黨的蔡英文是在中國國民黨的環境所培養出來的,完全依循中國國民黨的領導模式,可是此領導模式只推展到蔡團隊,不能到達一般民眾,因而與一般民眾完全隔絕。直到九合一選舉崩解,蔡英文才想到變更領導模式。



由上而下的領導模式,對政策的對錯是由上級認定,可是民主政黨卻由主流民意來評鑑政策的對錯,這種差異造成在九合一選舉前,民進黨執政團隊還認定他們做得很好,竟然不知道他們已衝撞了主流民意,九合一選舉因而大敗。
 

中國國民黨學了民進黨的全民調初選制度,民進黨也學了中國國民黨由上而下的領導模式,雙方都受到重創,哪一方能有效的療傷,就可獲得大選的勝利。

 

(作者為中山大學退休教授、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

 

廣告刊登

統一發票

文學創作

1022  我的棒球夢 台南市公園國小 王晨恩

1022  我的棒球夢 台南市公園國小 王晨恩2019-10-21

1022 我的棒球夢 台南市公園國小 王晨恩
從小,我就有一個夢想,關於棒球的夢。
我的夢想是去日本打棒球,因為幼兒園時期,我常常和爸爸一起看棒球,當時覺得場上的棒球員非常帥氣,投球時的氣勢中帶著一股強烈的執著,眼神非常迷人且專注,讓我覺得十分欣賞佩服,也想要像他們一樣成為場上的一份子,於此,開始燃燒起我的棒球夢。也因為我非常嚮往可以站在球場上,所以我就讀台南的公園國小,且加入了培育棒球選手的國小棒球隊,現在正被曾是中職選手的卜南波教練帶領,接受嚴厲的訓練,參加各式各樣的比賽,就是為了可以邁向我的夢想!
有一天,練習完後,我躺在草地上,想著十年後的自己,我幻想著,那時,我被巨人隊簽約了,我是巨人隊的當家第四棒,每日早上起來,我從宿舍走出來,先去大約二十公尺左右的早餐店,因為對一個專業球員來說,一頓營養的早餐是很重要的;吃完早餐,我走回宿舍,便走去重訓室,展開一天的肌耐力訓練。而這天的我很不一樣,正準備比賽,我打第四棒,全場觀眾幾乎都是巨人隊的球迷,且有一半以上都是從台灣來為我加油的球迷,今天的第一個打席我打一壘安打,第二打席我打了一支三分全壘打,真是開心,看見觀眾為我著迷的眼神,我也熱血沸騰了起來。
啊,為了這個夢想,我現在一定會認真練球,不負眾人的期待,未來,我希望台灣可以因為我的存在而驕傲,我因有了台灣這片土地,而感到存在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