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 「歷史共業」是政客的避風港

2019-07-27 08:01:36  |  本報報導  |  瀏覽次數:3801

「歷史共業」是政客的避風港 --政客的特色是將錯誤推給前朝,沒有能力解決的留給下一任,好的都是自己的功勞,苦的卻是百姓。

       曾幾何時,每當國家出了重大弊端,政治人物就會高舉「歷史共業」大旗,厚顏表示這種狗屁倒灶的事情其來有自,只是剛好被逮到而已。如果大家還有印象,發生在一九九五年的衛爾康餐廳大火,總共造成六十四人死亡、十一人受傷,這是台灣有史以來單一建築物最嚴重的火災,台中市長林柏榕很委屈地表示,安全標準行之已久,彷彿只能怪自己的名字木太多。近日爆發的總統特勤「走私」香菸,民進黨政府表示馬英九政府就有此陋規,一副無辜狀。

       所謂的歷史共業,往往有弦外之音,意思是說,事不關己,畢竟,這是歷史留下來的遺緒」(historic legacy),並不是當下所能決定的;更何況,從以前到現在都是這樣運作,何必大驚小怪?民進黨政府在兩千年上台,各部會都有外聘審查委員,有良心的人兢兢業業,體制內的事務官百思不解、甚至於還會當面斥責,「我們過去都是這樣,為什麼要找麻煩?」不禁令人想起資深立委山東大娘楊寶琳講過的一句名言,「以前可以,現在為什麼不行?」好像歷史停格一般。

       深究這些政客的心態,大致上可以歸納為三種。在光譜上的第一種人是如入鮑魚之肆、久而不聞其臭,認為取得政權就可以享有分配國家資源的權力,因此,不要怪人家吃相難看、要怪自己技不如人。因此有朝一日如果能問鼎九五,攀親引戚、雞犬升天,那是理性的作為,更不用說,一屆公職未必能回收投下去的成本。因此,能撈就撈,那是隨著職位而來的福利,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不用假裝是聖人、要賣身就不能要求貞節牌坊,反正,歷史共業是很好的擋箭牌。

       在光譜的另一個極端是搞不清楚狀況,宛如劉姥姥進入大觀園,沒有想到公職、甚至於執政是那麼好用。不要說出入有進口的黑頭車,公務人員競相逢迎、民間企業不敢得罪,走路有風,連草包放屁都是香的。因此,表面上看來是不可一世,實質上就像中國來的阿六仔,明明是地方上沒有人會去的餐廳,導遊天花亂墜山珍海味也相信,明明是漫天要價的藝品店,即使殺半價都划不來,竟然還高興僥倖賺到便宜。被當作冤大頭也罷,還破壞行情,被瞧不起是飢不擇食。

       介於中間的是不願意得罪體制內的地頭蛇,反正,政務官來來去去,頂多也不過是八年,大家好來好去、上下交相賊,又何必一副假聖人的樣子?因此,執政原本應該是要馴服官僚體系,也就是要透過常務次長「壓落底」,卻反倒是被循循善誘。上焉者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下焉者一家烤肉三家香,不要太過於當真。萬一東窗事發,自然有小弟出來扛罪;沆瀣一氣,這是政務官、事務官投名狀的最佳典範;要是太過於當真,氣死自己還好,身陷囹圄得不償失,何苦來哉?

       民進黨政府一向自詡「清廉、勤政、愛鄉土」,相對之下,國民黨被認為是既黑、又金。由陳水扁到蔡英文,第一次犯錯可以辯稱搞不清狀況、都是頑劣公務人員故意設局誣陷。然而,小英政府班師回朝,政績乏善可陳也罷,竟然可以縱容總統府派車運送私菸,那麼,所謂的歷史共業,究竟是厚顏藉口、被當作共犯傀儡、還是懦弱的末代皇帝?釜底抽薪,就讓調查局全面接管國安局吧!

廣告刊登

統一發票

文學創作

1022  我的棒球夢 台南市公園國小 王晨恩

1022  我的棒球夢 台南市公園國小 王晨恩2019-10-21

1022 我的棒球夢 台南市公園國小 王晨恩
從小,我就有一個夢想,關於棒球的夢。
我的夢想是去日本打棒球,因為幼兒園時期,我常常和爸爸一起看棒球,當時覺得場上的棒球員非常帥氣,投球時的氣勢中帶著一股強烈的執著,眼神非常迷人且專注,讓我覺得十分欣賞佩服,也想要像他們一樣成為場上的一份子,於此,開始燃燒起我的棒球夢。也因為我非常嚮往可以站在球場上,所以我就讀台南的公園國小,且加入了培育棒球選手的國小棒球隊,現在正被曾是中職選手的卜南波教練帶領,接受嚴厲的訓練,參加各式各樣的比賽,就是為了可以邁向我的夢想!
有一天,練習完後,我躺在草地上,想著十年後的自己,我幻想著,那時,我被巨人隊簽約了,我是巨人隊的當家第四棒,每日早上起來,我從宿舍走出來,先去大約二十公尺左右的早餐店,因為對一個專業球員來說,一頓營養的早餐是很重要的;吃完早餐,我走回宿舍,便走去重訓室,展開一天的肌耐力訓練。而這天的我很不一樣,正準備比賽,我打第四棒,全場觀眾幾乎都是巨人隊的球迷,且有一半以上都是從台灣來為我加油的球迷,今天的第一個打席我打一壘安打,第二打席我打了一支三分全壘打,真是開心,看見觀眾為我著迷的眼神,我也熱血沸騰了起來。
啊,為了這個夢想,我現在一定會認真練球,不負眾人的期待,未來,我希望台灣可以因為我的存在而驕傲,我因有了台灣這片土地,而感到存在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