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論) 陳水扁組黨之謎 

2019-07-29 08:00:56  |  陳茂雄  |  瀏覽次數:3812



日前獨派人士成立了喜樂島聯盟新政黨,在籌組過程中,扁系人馬乃是重要推手,然而在組黨前一個星期,扁系人馬突然退出,所持的理由是陳水扁自己要組黨,所以扁系人馬要加入陳水扁所組的政黨。一般人認定它乃推託之詞,怎麼可能在短時間內成立兩個同質性甚高的政黨,一般人認定,扁系的人希望出現新政黨給蔡英文壓力,但主導者不是陳水扁或扁系的人。



一般人認定陳水扁組黨只是虛晃一招,不可能玩真的。可是近日似乎有變化,繼喜樂島聯盟成立政黨後,前總統陳水扁也在群組宣布,為了避免絕對權力造成絕對腐化,民進黨需要「一邊一國行動黨」當烏鴉嘴與防腐劑,並表示該黨將在八月份成立。陳水扁認為,「民主政治就是政黨政治,政黨競爭的政治。二○一二、二○一六,阿扁都反對並阻擋周遭好友另組新的政黨。因為當時目標只有一個,就是全力支持民進黨重返執政,同時完全執政。二○二○,阿扁不再反對,而且樂見新的政黨『一邊一國行動黨』誕生」。


不過讓人感到詭異的就是有關組黨的問題,陳水扁父子竟然不同調,現任高雄市議員陳致中對於組黨持反對態度,並於臉書貼文表示,邇來外界迭有組黨的想法倡議,甚或付諸實行,也有相關人士來拜訪交流。他是現任民進黨籍公職,表示支持民進黨提名的總統及立委人選,二○二○大選至關重要,這很清楚是台灣路線與中國路線的決戰,說白一點可能是最後一戰,本土力量必須整合,實不應兵分多路,雖然黨內仍存在著一座大山需要跨越,那就是如何努力追求各方面整合的極大值!



陳致中進入政壇是陳水扁最大的願望,在陳致中競選高雄市議員期間,陳水扁冒著被取消保外就醫之險,幫陳致中助選,父子兩人可說是同舟共濟,可是對於組黨問題,說兩人溝通不良是沒有人會相信,兩人不可能不同調。


扁系與蔡英文之間關係相當不和諧,扁系的人認為一邊一國的實力不弱,對蔡英文問鼎九五是一股不小的助力,可是蔡英文似乎不領情,對陳水扁的事不聞不問,讓扁系人馬吞不下這一口氣。所以在馬英九執政期間,規劃自己組黨,他們認為組黨後有了立委,民進黨不可能不賣帳。可是他們問陳水扁時,他表示,組黨不像「吃香菇肉羹」那麼輕鬆,組黨一事因而胎死腹中。



陳水扁的政治敏感度相當敏銳,他很清楚「一邊一國連線」之所以能形成一股不小的氣勢,主要的原因是吸了民進黨的地氣,只要離開民進黨就會枯萎,除非新政黨有很強的氣勢,離開民進黨後還有機會茁壯。日前獨派成立喜樂島聯盟,積極參與規劃組黨的扁系突然退出,有人評估是扁系不願意脫離民進黨。目前陳水扁表示要組黨,可是陳致中表示反對,父子甚麼地方出差錯?
 

以前陳水扁反對組黨,因為「一邊一國連線」離開民進黨就會枯萎,目前卻宣告要組「一邊一國行動黨」,與他以前的思考模式差距太遠,唯一能解釋的是陳水扁認為民進黨已瀕臨解體,沒有地氣好讓「一邊一國連線」吸收,組新政黨反而可以收編民進黨裂解的政治版圖。只是一般人覺得民進黨只有鬆動,倒是中國國民黨分裂成「韓系」及「反韓系」,且難以和解。

 

(作者為中山大學退休教授、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

 

廣告刊登

統一發票

文學創作

  假如我是孫悟空 彰化縣大同國中 高家慧

  假如我是孫悟空 彰化縣大同國中 高家慧2019-10-18

假如我是孫悟空 彰化縣大同國中 高家慧
《西遊記》故事中的美猴王孫悟空擁有許多高超本領,假如我是孫悟空,我會運用我厲害的本事,來幫助這個世界。所以我會使用我的火眼金睛找出哪裡有需要幫助的人或事物,然後駕著我的筋斗雲火速趕過去協助。
假如我是孫悟空,我會找出哪裡的自然生態被嚴重污染?到底是誰濫伐樹木?害得森林的小動物無家可歸。到底是誰排放汙水到乾淨的河川?害得小魚小蝦生活受到嚴重破壞。於是我駕著筋斗雲來到案發現場,拔幾根猴毛,再吹口氣,十幾隻的小猴子便馬上拿著一大袋的種子,把種子種完整座山。再到河川,一揮我的如意金箍棒,河川變得比以前還清澈。至於那些破壞環境的污源製造者,他們一定要繳交大額的罰款,為自己的惡行付出代價,也讓政府的財庫豐富。
假如我是孫悟空,我會找出被惡霸欺負的弱勢者,然後立刻把自己變成遨翔在空中的大老鷹,奮力奔向那群惡霸,使他們閃避不及,被我72變的大老鷹抓到警察局。我再變成警察局的大官員,命令下屬逮捕惡霸,順便嚴懲一番。
假如我是孫悟空…哎呀,那棟大樓怎麼冒出黑色濃煙?我用我的火眼金睛望去,沒想到居然是電器走火,不知情的人還用汽水往火源根源噴灑,反而讓火勢更大!我拔幾根猴毛,再吹口氣,幾隻猴子現身,然後命令牠們去引導大樓的人們逃生,自己則駕著筋斗雲,往濃煙處飛,我一揮金箍棒,火隨即熄滅了。    
俗語說「助人為快樂之本」,這同時也是我的座右銘。只是這世界上需要幫助的人太多了,我也希望大家能有良心一點,這樣我才不會忙不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