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論 政治責任無人擔 總統情何以堪 

2019-07-30 08:02:18  |  本報報導  |  瀏覽次數:4029

 

政治責任無人擔 總統情何以堪

       
       

       劉一德

       蔡總統風塵僕僕完成「自由民主永續之旅」,收穫豐碩,本可以為荊棘滿布的連任之路,加分不少。不料成果記者會才剛開完,後院立刻放兩把火扯後腿。放火還不打緊,至今好幾天,無一政務官或特任官願身先士卒,負起政治責任,為總統擋火滅火,任憑私菸事件及滑冰協會烏龍案持續延燒擴大,恐怕是蔡總統選前最大的危機。

       國安特勤走私香菸案事發之初,蔡總統當機立斷,原本以為立刻指示嚴辦,並讓國安局長彭勝竹請辭可以止血。不料隨著媒體的深入報導,涉案人數的增加與案件諸多的疑點,火勢一發不可收拾,顯然已延燒至總統府、國安會及華航、華膳空廚的主管機關交通部。

       除國安局及總統府侍衛室被列為調查懲處重點之外,載運香菸的五部公務車來自總統府,但總統府至今沒有說明,秘書長選擇神隱,推總統走上第一線,連「違法走私」或「超買」都和交通部不同調,好像只要咬緊偵查不公開,說這是李總統時代就有的陋習,就可以過關。被傳出秘書長李大維辦公室人員,也參與其中的國安會,在對內進行清查後,宣稱僅有司機與工友請託購買個位數菸品,並將「走私」定位成「團購」,呼嚨外界質疑。

       華航董事長對於販賣私菸,一下「機邊交易」,一下「境外交易」,好像大家都不懂法律;道完歉後,拿一個上任七天的組長和資深副總經理、空中商用品供應營銷處副總經理兩位中級主管交差。藏匿私菸的華膳空廚董事長,雖承認沒做好,坦然面對一切調查,聲稱案件爆發才知道。震怒後,揚言究責無上限的交通部長,殊不知自己就是那個管華航不周的上限。總之,就是沒有一個政務官或特任官願意為蔡總統擋一下子彈,不禁讓人想起,有福同享,大難來時各自飛。

       再看,滑冰協會宣布「亞洲國際花式滑冰經典賽」台北站,遭國際滑冰總會取消主辦權,卻被國際滑總打臉,指是我方自行讓出主辦權。事跡敗露後,教育部長形同空氣,不見協會會長,由根本做不了主的秘書長一肩扛責,說是受到「隱形的國際壓力」才讓出主辦權,但對所謂「隱形的國際壓力」卻交代不清。一路從教育部、外交部、陸委會,騙到行政院,不但成為國際笑話,更顯示政府體系完全失靈。 主管機關教育部體育署事前不但不知情,甚至已審查通過該賽事二百萬元補助費;事後只能成立跨部會專案小組,調查協會是否疏失違法或刻意隱瞞等情事,依職權做出必要處置,好像與教育部長毫不相干,事不關己。突顯執政進入末期,行政運作已經荒腔走板。

       回頭看二○○○年發生的八掌溪事件,在了解各相關機關救災過程後,認為發生的主因是救災制度不夠健全、程序不夠明確、人員不夠積極,但不應把全部責任推給基層,而決定由最高行政首長辭職以負全責。當時為副院長的游錫(方方土),以新政府甫成立,行政院長辭職涉及內閣總辭茲事體大,當場報告陳水扁總統慰留唐院長,同時表明自己辭職負責。一九八三年李登輝擔任省主席時,發生豐原高中禮堂倒塌事故,事件本身與時任教育廳長黃昆輝毫無牽連,但黃當即自動請辭以示負責,保住李登輝,才有後來的李總統。

       民主政治的體現除民意政治之外,最重要的為責任政治。當政府發生重大違紀、政策錯誤或事故時,一般有刑事、行政與政治責任三者。刑事責任不分政務、事務,交由獨立的司法機關處理,自不待言;行政責任由主管機關針對綜理事務的幕僚長及各級事務官進行懲處;政治責任則由政治任命的政務官或特任官承擔,天經地義。

       特勤私菸案與滑冰協會退回國際賽事案發生至今,除刑事責任外,行政責任顯然停留於重懲中低階,不及幕僚長的狀況;諸位受小英總統賜與職位的政務官、特任官,無人挺身承擔政治責任,任總統成為萬箭穿心的目標,對選情緊繃的小英總統,只能以情何以堪來形容。 (本文作者為台聯黨主席劉一德)

廣告刊登

統一發票

文學創作

0117  蓮生活佛 伸手不見掌

0117  蓮生活佛 伸手不見掌2020-01-15

0117 蓮生活佛 伸手不見掌
越州姜山方禪師。
僧問:
「如何是不動尊?」
方禪師答:
「單著布衫穿市過。」(我註明:穿一條內褲穿市過)
僧問:
「學人不明?」
方禪師答:
「騎驢踏破洞庭波。」
僧問:
「透過三級浪,專聽一聲雷?」
方禪師答:
「伸手不見掌。」
我(盧 師尊)點撥如下:
不動尊。
(無人、無我、無眾生。當然,如如不動。)
騎驢踏破洞庭波。
(二者毫不相干。)
伸手不見掌。
(手就是掌,掌就是手。二者本同,為何不見?從此處,下手參。)

僧問:
「蓮花未出水時,如何?」
方禪師答:
「穿針嫌眼小。」
僧問:
「出水後如何?」
方禪師答:
「盡日展愁眉。」
又:
僧問:
「諸佛未出世時如何?」
方禪師答:
「不識酒望子。」
僧問:
「出世後如何?」
方禪師答:
「釣魚船上贈三椎。」
僧問:
「如何是佛?」
方禪師答:
「留髭表丈夫。」

方禪師上法座說:
穿雲不渡水,渡水不穿雲。
乾坤把定不把定,虛空放行不放行。
橫三豎四。
乍離乍合。
將長補短。
即不問汝諸人。
又說:
不是道得道不得。
諸方盡把為奇特。
寒山燒火滿頭灰。
笑?豐干這老賊。

盧 師尊註:
方禪師與僧人的對話,雖然語焉不明,但,若仔細推敲,仍有明白處。
例如:
如何是佛?留髭表丈夫。這已是很清楚了。
「伸手不見掌」,我且問大家,為何不見?為何不見?為何不見?參!聖弟子見過聖弟子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