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 有槍不撿究竟是為哪樁?

2019-08-15 08:52:27  |  臺灣論壇  |  瀏覽次數:3837


「反送中」投影到台灣變成滿地都是槍,只是中國國民黨不敢撿,因為他們的政治思想並無人權,口中的民主只是一場騙局 。

 

自從香港大規模持續抗爭以來,不管是鄧小平的「一國兩制」或習近平的「一國兩制,台灣方案」,一夕之間全面破功,其欺騙性讓長期以來的正反面爭論,成為無聊的梗,已不再有討論的價值。然不可解的是,有人卻認為香港抗爭讓蔡英文很僥倖「撿到槍」,將在明年初的總統與立委大選獲得額外的政治紅利。
 

 

「撿到槍」是網路用語,被衍生為說謊、誇大其詞,之後又變為講話很嗆、很衝。當藍營的人說香港事件讓蔡英文撿到槍,得以嗆北京,其語意乃具有貶抑或諷嘲內涵。然平心而論,這種思考方式,在認識上是有問題的、是被扭曲的。我們不妨也反問:面對同樣的事件,為何國民黨或韓國瑜卻「撿不到槍」?藍營的貶抑與諷嘲本身即內含「自我貶抑與諷嘲」的矛盾。怎麼說?

 

 

國民黨主張「一中各表」,卻不敢理直氣壯地扛起「中華民國」大旗,向「中華人民共和國」,而只對香港被鎮壓的香港示威遊行,視若無睹,既輕描淡寫,且各打五十大板地說:「港警的壓制手段日益暴力,相信各方並不樂見;呼籲港府與抗爭民眾間應尋求和平理性的解決之道,而非採取極端暴力對抗方式。」而對於蔡英文及其政府的聲援香港,竟諷嘲與恐嚇說,「滿手撿到槍的蔡英文及民進黨,不能將當前各種利多的暫時聚匯,視為長期的兩岸戰略憑藉;濫用短多,未來可能承受不起長空的重傷。」既然說地上有槍,國民黨卻不敢撿,反用此酸保護中華民國尊嚴與安全的蔡英文政府與民進黨,豈不怪哉!

 

諷刺的是,國民黨主席吳敦義已承認已派前陸委會副主委張顯耀,及國民黨大陸事務部主任周繼祥赴北京,希望儘速恢復開放自由行,並批評民進黨政府只能逞口舌之能,無力解決問題。這種錯把「受害者」當「挑釁者」,為小利而不顧大利、向「加害者」乞憐舔足,其結果只會為加害者的囂張氣燄助勢,讓台灣更沒尊嚴,越陷越深,並無助於維護「中華民國」的尊嚴,只會更陷於「小媳婦」的處境。據此,評價國民黨「無謀」又「沒種」,應不為過。

 

無獨有偶,自稱最心儀與最熟習毛澤東戰略的台北市長柯文哲,對於近期北京失性的舉動,竟如此乖順,卻義正詞嚴地對蔡英文提高批判的分貝。八月十二日在接受某電子媒體專訪時他重批,蔡英文總統近期「辣台妹」風格是「飲鴆止渴」,是透過激烈性的用詞刺激兩岸對立,以提高民調,而這做法有短期效果,但對整個長期發展是不好的,尤其目前大家嗆來嗆去,「飛機飛來飛去」,「有時候會不小心按下去我和你講」。柯的陳詞令人錯亂!一個本土培養出來的台灣菁英,將來又有角逐大位的大人物,媚中而有失國格,這種所謂的台灣領袖人物,早已被看破手腳,也難怪北京的習大大對台政策的舉措,會如此傲慢!

 

何以這些政客如此降格以求,還沾沾自喜,自以為是?揣其原因可能有:(一)對國家的認同與忠貞信念不夠。如果他們對「國」像對「家」那般地疼惜,這個現象就自然通透明白:試想,當他們的家人遭到暴徒欺負與汙辱時,直覺反應一定是生氣、回擊;即使無力回擊,也不至於二度羞辱自己人。如今對國家的尊嚴與利益如此輕蔑,還有何臉角逐大位?

 

(二)錯估情勢,高估北京能耐:中國眼前內外政情可以說千瘡百孔,香港年輕的勇武者不能以血氣方剛視之,他們敢以肉身抵擋惡警無情的攻擊與鞭打,除了內心有一種求怕的大無畏信念外,他們也清醒認識到,北京政權已逐漸步入孤立而四面楚歌的懸崖盡頭,只要再努力撐下去,極有可能喚醒中國海內外的民主力量以及週邊靜待時機出手的民主同盟國,將北京暴政推翻,開啟民主未來。

 

回顧過去幾年的內憂外患,很明顯中國氣數已逐漸走下,而滿地都是槍,此刻不撿起槍來抗暴除惡,那些人究竟在想些甚麼?

 

廣告刊登

統一發票

文學創作

  書尺與我 台南市忠義國小 林渲容

  書尺與我 台南市忠義國小 林渲容2019-08-20

書尺與我 台南市忠義國小 林渲容
我有一把書尺,那是我自己做的,它的長度約15公分,寬度約5公分。
顏色是紫色的,上面除了點綴著許多粉色小花和一顆地球,也寫著「愛護地球」四個大字,書尺的材質是一般A4紙,雖然十分容易折到,但現在卻被爸爸裱了框,掛在客廳的牆上,避免它受損。
當我看見這把書尺,就會想起那時製作它的過程,我一開始在做這把書尺時,以為最多只需一週就能完成,但我錯了,我竟然花了快一個月才完成!因我每畫一把,爸爸就要我修改,直到我畫了二十七把後,在和爸爸從中挑選出一把最特別的,挑好後,我問爸爸為什麼要畫書尺?爸爸才告訴我那是要比賽的。
正當我要投稿前,我向自己說:「參賽者這麼多,我怎麼可能得獎?」於是就默默得把書尺交出去,但幾個月後,一件事情使我們全家驚呆了!我的書尺竟獲得了全台南市第二名,那時,我的心臟好像快要跳出來了,當時我心想:「獎狀有沒有打錯名字?還是剛好評審特別喜歡紫色?」但沒有錯!上面確實是寫著我的名字。
二十年後,即使我已經出社會,在看見那把書尺後,也仍然不會忘記當時我獲獎的心情!以及那努力的注意每個美麗的小細節的過程。二十年後,我依然會感謝當時那細心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