彰化秀傳醫院:長期腰酸背痛,「動態負重MRI」是診斷利器

2019-09-15 07:59:51  |  記者葉濬明彰化報導  |  瀏覽次數:3636

 

從事銀行業、年近六旬的林先生,因長期久坐引發下背部疼痛,在四處求診也做各項檢查,包括傳統平躺的磁振造影(MRI)檢查,仍未檢查出嚴重異常。一直到彰化秀傳醫院接受動態負重磁振造影(MRI)腰椎檢查,結果直立負重姿態相較於平躺檢查影像,更能明顯呈現出病灶,因此,終於查出他的疼痛病因,讓醫師有更適合的治療方向。

 

彰化秀傳醫院10日舉行動態負重磁振造影檢查儀(MRI)揭牌啟用儀式,這部儀器是秀傳醫療體系總裁黃明和,前年到北美放射學會博覽會RSNA(Radiological Society of North America)參訪時,發現義大利品牌ESAOTE G-scan brio MRI有革命性進展,突破了傳統封閉磁體設計且有助於盲點診斷,因此引進台灣,以利醫師確定診斷,造福為病痛所苦的患者。 當天現場有一位從事科技業、六十歲的傅先生,他因時常緊盯電腦螢幕,長期下來頸椎痠痛、肩膀及手臂麻痛,經動態負重MRI頸椎檢查,直立負重姿態下清楚檢查出疾病病灶問題。脊椎骨科胡名賢主任醫師指出,動態負重MRI直立負重姿態檢查,針對臨床治療很有診斷參考的價值。

 

彰化秀傳醫院名譽院長李佩淵表示,MRI檢查儀非常普及,台灣各層級醫院大多有安裝,所有機型都是傳統封閉式磁體及水平固定式檢查床,當病人平躺放鬆姿式下檢查,與日常站立姿式解剖變化有所差異,檢查結果病灶往往被忽略,會有診斷盲點產生。

 

直至動態負重MRI的出現,患者可站立受檢,在直立負重姿勢下進行檢查,檢查結果能更精確診斷出肌肉、骨骼、韌帶、軟骨疼痛、運動傷害等病灶。

 

院長楊基滐也強調,動態負重MRI為零點二五Tesla的磁場強度,有別於高磁場MRI必須有大機房空間與密閉的桶型構造,G-scan brio開放式磁體讓患者受檢時得以「重見光明」,對幽閉恐懼的患者是一大福音,較低的磁場強度,對不可預期的醫療風險也大幅降低。

 

胡名賢主任醫師也表示,在國外,負重影像已被廣泛發表在各國際知名期刊,動態負重MRI針對腰椎可執行負重跟平躺的影像分析,對各關節更可以用G-scan brio 2D HYSC技術取像,呈現非侵入性的關節動態攝影。

 

胡名賢說,得益於開放性的檢查空間,在多樣的檢查參數配合下,可讓患者躺著、站著或調整各關節角度檢查,實際呈現出韌帶繃緊跟舒緩的比較,以及關節負重跟放鬆的比較,可為臨床醫師提供更多有價值的診斷參考,為患者做出更佳的治療方針。

 

 

廣告刊登

統一發票

文學創作

  假如我是孫悟空 彰化縣大同國中 高家慧

  假如我是孫悟空 彰化縣大同國中 高家慧2019-10-18

假如我是孫悟空 彰化縣大同國中 高家慧
《西遊記》故事中的美猴王孫悟空擁有許多高超本領,假如我是孫悟空,我會運用我厲害的本事,來幫助這個世界。所以我會使用我的火眼金睛找出哪裡有需要幫助的人或事物,然後駕著我的筋斗雲火速趕過去協助。
假如我是孫悟空,我會找出哪裡的自然生態被嚴重污染?到底是誰濫伐樹木?害得森林的小動物無家可歸。到底是誰排放汙水到乾淨的河川?害得小魚小蝦生活受到嚴重破壞。於是我駕著筋斗雲來到案發現場,拔幾根猴毛,再吹口氣,十幾隻的小猴子便馬上拿著一大袋的種子,把種子種完整座山。再到河川,一揮我的如意金箍棒,河川變得比以前還清澈。至於那些破壞環境的污源製造者,他們一定要繳交大額的罰款,為自己的惡行付出代價,也讓政府的財庫豐富。
假如我是孫悟空,我會找出被惡霸欺負的弱勢者,然後立刻把自己變成遨翔在空中的大老鷹,奮力奔向那群惡霸,使他們閃避不及,被我72變的大老鷹抓到警察局。我再變成警察局的大官員,命令下屬逮捕惡霸,順便嚴懲一番。
假如我是孫悟空…哎呀,那棟大樓怎麼冒出黑色濃煙?我用我的火眼金睛望去,沒想到居然是電器走火,不知情的人還用汽水往火源根源噴灑,反而讓火勢更大!我拔幾根猴毛,再吹口氣,幾隻猴子現身,然後命令牠們去引導大樓的人們逃生,自己則駕著筋斗雲,往濃煙處飛,我一揮金箍棒,火隨即熄滅了。    
俗語說「助人為快樂之本」,這同時也是我的座右銘。只是這世界上需要幫助的人太多了,我也希望大家能有良心一點,這樣我才不會忙不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