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論 歷史新課綱 正確理解中國史 陳嘉霖

2019-09-21 08:00:45  |  本報報導  |  瀏覽次數:3683


 

       一○八學年開學不久,十二年國教新課綱正式啟用。高中歷史新課綱將中國史納入東亞史的架構中討論,引起許多保守人士的抗議與質疑。事實上,新課綱有關中國歷史的內容與過去相較並無減少,革新部分主要在於史觀的導正。不同的歷史視角會得出截然不同的結論,因此別有居心的威權統治者往往會透過史觀的操控,意圖讓人民對於歷史事件的理解能夠符合統治者的期望,這也是過去中國國民黨控制下的歷史教育之弊病所在。因而一○八高中歷史新課綱的革新關鍵就在於修正歷史視角,屏除以往的中國天朝史觀,強調中國與東亞的互動與發展,如此可讓學生思考東亞各區域歷史發展之間的關聯性,較能全觀性、多元性的思辨歷史事件,這是當然是正確的改革方向。

       長久以來台灣的學生在中國國民黨控制的歷史教育下,對中國史的認識非常狹隘且容易造成文化中心或種族中心的心態。以往教科書中對中國歷史的推進,不脫兩種權力路徑:當中國擴張成為侵略者時,以中國為本位的史觀告訴學生這是對外傳播中華文明及教化野蠻鄰邦,所以中國的武力侵略是正當且正義的;而當中國成為被入侵者時,又都是週邊強國貪婪,覬覦中國美好疆土,此時教科書中的中國又突然化身為愛好和平的斯文國度,深受列強欺凌。這種以中國為中心、化約式的歷史教育,完全無助於我們的學子認識這個世界,甚至會培養出扭曲的人格特質。

       舊有的歷史課程裡,刻意掩蓋大部份的史實資訊,無視這個世界的文化多元性及互為主體性,各國、各民族豐富且平凡的交流互動及彼此影響通通不見了,以中國為中心的其他「周邊」國家都被視為朝貢的附庸或是有待教化的蠻族,如此一來容易養成自大的民族性,以及對於世界局勢與人類歷史的錯誤認知。那些最受黨國教育洗滌,至今仍未受任何啟蒙的民眾們,在他們身上可以輕易發現這個傾向。幾年前例如馬英九對台灣原住民脫口而出「我把你們當人看」,近期有韓國瑜的「瑪莉亞怎可以當老師?」、「鳳凰飛走了,進來一堆雞」,這些言論都是以中國為中心的價值觀具體表現,而這些藍營領導者的腦中充斥著這般扭曲的思想,我們又豈能放任他們繼續毒害台灣的歷史教育?

       為了革新過去歷史教育的弊端,新上路的十二年國教高中歷史課綱改採動態的分域架構,讓學生對於中國史的理解從中國為中心的單一區域歷史學習,導向全球互動關聯的系統思考與多元理解。透過人類歷史連動性的觀點介紹,讓學生明白這個世界上的各民族與國家是平等存在的。從史觀上理解平等和尊重他者,除了將中國史放進東亞史之外,未來更必須闡明中國歷代帝國主義侵略的腳步,以及過去的中國是如何難以融入甚至破壞國際體系,導致在大清帝國末期招來國際制裁。這樣我們的下一代才能真實理解這個民族的全貌,價值觀才會建立在平等的基礎上,社會發展也才有可能是健康的。否則就會像韓國瑜及其追隨者一樣,骨子裡除了中國以外的東亞諸國都視作未開化的蠻國,或是低下的民族。這種以中國為中心的錯誤史觀所衍生出的人格缺陷與愚昧的世界觀,不能再繼續成為台灣子民的內在元素,因此課綱改革必須更堅定的往前走。 (作者為台聯政策部主任、法學博士     陳嘉霖)

 

 

廣告刊登

統一發票

文學創作

0117  蓮生活佛 伸手不見掌

0117  蓮生活佛 伸手不見掌2020-01-15

0117 蓮生活佛 伸手不見掌
越州姜山方禪師。
僧問:
「如何是不動尊?」
方禪師答:
「單著布衫穿市過。」(我註明:穿一條內褲穿市過)
僧問:
「學人不明?」
方禪師答:
「騎驢踏破洞庭波。」
僧問:
「透過三級浪,專聽一聲雷?」
方禪師答:
「伸手不見掌。」
我(盧 師尊)點撥如下:
不動尊。
(無人、無我、無眾生。當然,如如不動。)
騎驢踏破洞庭波。
(二者毫不相干。)
伸手不見掌。
(手就是掌,掌就是手。二者本同,為何不見?從此處,下手參。)

僧問:
「蓮花未出水時,如何?」
方禪師答:
「穿針嫌眼小。」
僧問:
「出水後如何?」
方禪師答:
「盡日展愁眉。」
又:
僧問:
「諸佛未出世時如何?」
方禪師答:
「不識酒望子。」
僧問:
「出世後如何?」
方禪師答:
「釣魚船上贈三椎。」
僧問:
「如何是佛?」
方禪師答:
「留髭表丈夫。」

方禪師上法座說:
穿雲不渡水,渡水不穿雲。
乾坤把定不把定,虛空放行不放行。
橫三豎四。
乍離乍合。
將長補短。
即不問汝諸人。
又說:
不是道得道不得。
諸方盡把為奇特。
寒山燒火滿頭灰。
笑?豐干這老賊。

盧 師尊註:
方禪師與僧人的對話,雖然語焉不明,但,若仔細推敲,仍有明白處。
例如:
如何是佛?留髭表丈夫。這已是很清楚了。
「伸手不見掌」,我且問大家,為何不見?為何不見?為何不見?參!聖弟子見過聖弟子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