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 莫讓司法及濫訴影響選舉文化

2019-09-21 08:00:45  |  本報報導  |  瀏覽次數:3717



       --台灣的選舉文化相當低劣,政界的行為連黑道都不如,常出現大量抹黑的假消息,更惡劣的是立委利用言論免責權誣賴他人。

 

在距離選舉還有一百多天過程中,由於選舉情勢逆轉,各方候選人遂企圖使用各種激烈手段,轉移選民焦點,破壞特定候選人形象。在說明解釋難易獲得澄清,選民容易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情形下,透過司法控訴則成為自保的政治手段。被抹黑者希望透過告訴及興訟,遏止中傷及毀謗歪風,也訴求自己陣營選民相信自己清白,也可展現強硬反制作為。如總統大選中,韓國瑜候選人以訴訟制止有關個人過去行為的爭議;蔡總統透過訴訟希望平抑其他陣營對其學歷及論文的質疑等。

 

平心而論,選舉過程中,各方都會不擇手段的抹黑、質疑及中傷,企圖拉低對手支持率,並透過平面媒體、社群媒體及立法委員記者會,鋪天蓋地的形成風潮,造成人格汙衊戰的效果。問題是,在過去許多案例中,各種抹黑及汙衊的事件,往往因為選期將近,即使採取告訴行為,在經過檢調追查及法官審判的過程下,選舉結果已經定案,司法才會有最後定論,也無法逆轉選舉結果。如過去的宇昌案,蔡總統屢受質疑,中研院院長也因此在家庭、名譽上受到重大折損,但在司法還其清白後,選舉結果早已定讞,徒留遺憾而已。

 

日前媒體傳出,國民黨立院黨團幹部曾銘宗擬配合黨內大老,在立院總質詢中要求蘇貞昌院長公布蔡總統論文。果然在昨天就召開記者會,以嬉笑怒罵的方式,消遣蔡總統博士論文的問題。即使蔡總統早已公開其博士畢業證書,倫敦政經學院行政部門也早已證實蔡總統的學位及論文的真實性,但類似質疑並未消失。只能說這些人是選擇性地相信,對於政敵採取完全否認的態度。如果這是選舉常態,毋寧說台灣選舉文化仍停留在這種製造對立仇恨的層次,無法形塑出優質的政治競爭態勢。

 

媒體根據國民黨陣營人士爆料指出,國民黨有多位中常委認為順著獨派學者質疑的角度,攻擊蔡英文的論文問題,以發揮「打多少算多少」的效果,甚至有人主張「宇昌案等到法院定讞證明沒事,蔡英文都已經落選多久了?」、「有人記得當年是誰抹黑嗎?」、「沒有執政都是假的!」。擺明就是為了追求選舉勝利,任何不堪的抹黑選舉手段也不在乎。當然總統具有全國示範形象作用,候選人本來具備高尚的品德。但是這些藍營立法委員似乎忘了,韓國瑜曾在中國北京法政大學念過博士班,他個人則否認畢業。但是中國法政大學畢業同學錄中,卻有他的名字。如果要以高標準檢視博士論文及學位,自己的陣營可能反而出現更多的問題。

 

召開記者會質疑蔡總統論文的立法委員,仗著國會言論免責權的保護傘,肆意攻訐與批評,就看準即使當事人對他們採取法律行動,短期不會產生任何效果。但是不要忘了,蔡總統並非剛剛取得學位。她早在回國任教職之前就已經過外館認證,在申請教職過程中也經過查核,升等呈報資料也經過覆查等嚴謹程序,其實都已經過考驗。如果因為政治上的恩怨或競爭,以個人自以為是的學術嚴謹度,去檢證蔡總統的論文及學歷,並不會讓人覺得是一種高尚的行為,反讓社會認清是小人政治報復的醜陋行徑,而其所仗恃的就是言論免責權及司法冗長程序的緩不濟急。台灣選民不是笨蛋,當國民黨選情告急時,越採取激烈手段,反而會得到負面的效果。

 

 

廣告刊登

統一發票

文學創作

1022  我的棒球夢 台南市公園國小 王晨恩

1022  我的棒球夢 台南市公園國小 王晨恩2019-10-21

1022 我的棒球夢 台南市公園國小 王晨恩
從小,我就有一個夢想,關於棒球的夢。
我的夢想是去日本打棒球,因為幼兒園時期,我常常和爸爸一起看棒球,當時覺得場上的棒球員非常帥氣,投球時的氣勢中帶著一股強烈的執著,眼神非常迷人且專注,讓我覺得十分欣賞佩服,也想要像他們一樣成為場上的一份子,於此,開始燃燒起我的棒球夢。也因為我非常嚮往可以站在球場上,所以我就讀台南的公園國小,且加入了培育棒球選手的國小棒球隊,現在正被曾是中職選手的卜南波教練帶領,接受嚴厲的訓練,參加各式各樣的比賽,就是為了可以邁向我的夢想!
有一天,練習完後,我躺在草地上,想著十年後的自己,我幻想著,那時,我被巨人隊簽約了,我是巨人隊的當家第四棒,每日早上起來,我從宿舍走出來,先去大約二十公尺左右的早餐店,因為對一個專業球員來說,一頓營養的早餐是很重要的;吃完早餐,我走回宿舍,便走去重訓室,展開一天的肌耐力訓練。而這天的我很不一樣,正準備比賽,我打第四棒,全場觀眾幾乎都是巨人隊的球迷,且有一半以上都是從台灣來為我加油的球迷,今天的第一個打席我打一壘安打,第二打席我打了一支三分全壘打,真是開心,看見觀眾為我著迷的眼神,我也熱血沸騰了起來。
啊,為了這個夢想,我現在一定會認真練球,不負眾人的期待,未來,我希望台灣可以因為我的存在而驕傲,我因有了台灣這片土地,而感到存在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