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1 20週年 走過震殤 一路救人救不回母親 何松財面對創傷重生

2019-09-22 08:00:36  |  中央社台中訊  |  瀏覽次數:3655



       〔中央社台中訊〕服務於台中市政府消防局災害搶救科的何松財,九二一地震發生時,他在瓦礫堆中拚命救人,卻救不回在南投竹山老家罹難的母親,20年來他參加創傷課程,加上消防弟兄陪伴,讓他重新找回自己。

       何松財民國78年從軍中退伍後進警察專科學校受訓,後來分發到台中從事消防工作。九二一地震發生時,他在消防局北屯分隊服務。

       引發九二一地震的車籠埔斷層經過北屯,周邊災情慘重,有義消深夜開車要返回位大坑住家,發現道路中斷、沿途民宅倒塌,趕到北屯消防分隊通報,但地震後通訊中斷,災情無法傳到隊內,何松財跟著隊員出勤查看,見到斷垣殘壁的災情也嚇傻了。

       何松財得知震央位於老家南投縣竹山鎮的隔壁集集鎮時心頭一震,一邊忙著救災,一邊掛心家人,只要救災空檔就打電話試著聯絡家人,但通訊中斷,始終無法取得聯繫,加上任務在身,只能進災區搶救受困民眾,讓他無暇多想。

       直到當天下午5時多,何松財家人從南投撥電話到消防局,轉達何松財老家「出事了」,需要他返家處理。何松財在災區接到其他隊員轉述後,因台中當地災情已獲控制,受困民眾都已被救出,何松財報備後趕忙啟程返鄉。

       何松財歷經千辛萬苦才順利回到老家,但整個社區30多戶超過一半房屋倒塌,母親與姪女也逃生不及罹難,身為消防人員卻無法親手搶救母親生命,日後憶起總悲從中來,成為他人生最大遺憾。

       地震後災區資源匱乏,何松財想為母親與姪女辦後事,但四處請託也調不到冰櫃、棺木,台中消防弟兄得知後,協助載運器具與物資到竹山,何松財看著消防弟兄開貨車到場時,再也忍不住悲痛,激動落淚。

       處理完母親與姪女後事後,何松財曾有一段時間意志消沉,不敢回竹山,甚至刻意忽略九二一地震議題,陪伴在身邊的妻子與兩名兒子發現後,不斷給予加油打氣,勸說當時地震緊急狀況,即使何松財母親在世,也一定會要求他救災後才能返鄉。

       不過,何松財仍因創傷症候群所苦,每逢九二一地震週年或平常發生地震時,情緒都會陷入低潮,甚至萌生退意,但家人與同事總在他身邊支持,何松財也告訴自己,正由於喪母的切身之痛,更應深刻感受救災工作的重要。

       何松財曾多次參加創傷症候群的情緒管理課程,也透過工作的忙碌與成就感,加上休假時多花時間陪家人,讓他重回生活正軌,找到人生意義。

       曾埋怨「老天爺怎麼這麼不公平」、「這種事情怎麼會發生在我身上」的何松財,回首漫長的重建之路,他感謝有同事與義消兄弟相挺,更重要的是自己沒有被擊倒,並堅守消防崗位到今天。

廣告刊登

統一發票

文學創作

0117  蓮生活佛 伸手不見掌

0117  蓮生活佛 伸手不見掌2020-01-15

0117 蓮生活佛 伸手不見掌
越州姜山方禪師。
僧問:
「如何是不動尊?」
方禪師答:
「單著布衫穿市過。」(我註明:穿一條內褲穿市過)
僧問:
「學人不明?」
方禪師答:
「騎驢踏破洞庭波。」
僧問:
「透過三級浪,專聽一聲雷?」
方禪師答:
「伸手不見掌。」
我(盧 師尊)點撥如下:
不動尊。
(無人、無我、無眾生。當然,如如不動。)
騎驢踏破洞庭波。
(二者毫不相干。)
伸手不見掌。
(手就是掌,掌就是手。二者本同,為何不見?從此處,下手參。)

僧問:
「蓮花未出水時,如何?」
方禪師答:
「穿針嫌眼小。」
僧問:
「出水後如何?」
方禪師答:
「盡日展愁眉。」
又:
僧問:
「諸佛未出世時如何?」
方禪師答:
「不識酒望子。」
僧問:
「出世後如何?」
方禪師答:
「釣魚船上贈三椎。」
僧問:
「如何是佛?」
方禪師答:
「留髭表丈夫。」

方禪師上法座說:
穿雲不渡水,渡水不穿雲。
乾坤把定不把定,虛空放行不放行。
橫三豎四。
乍離乍合。
將長補短。
即不問汝諸人。
又說:
不是道得道不得。
諸方盡把為奇特。
寒山燒火滿頭灰。
笑?豐干這老賊。

盧 師尊註:
方禪師與僧人的對話,雖然語焉不明,但,若仔細推敲,仍有明白處。
例如:
如何是佛?留髭表丈夫。這已是很清楚了。
「伸手不見掌」,我且問大家,為何不見?為何不見?為何不見?參!聖弟子見過聖弟子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