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經繞道手術加鼻腔幹細胞 脊損治療露曙光

2019-09-23 08:01:04  |  中央社台北訊  |  瀏覽次數:3643



       〔中央社台北訊〕脊椎損傷者可能透過神經繞道手術,重拾部分生理機能。義大醫院院長杜元坤表示,未來若能搭配手術及鼻腔幹細胞培養促進神經細胞再生細胞,可望再創治療突破。

       台北醫學大學與教育部及科技部全球事務與科學發展中心19日共同合辦細胞治療與再生醫學國際研討會,杜元坤在會中演講,分享神經繞道手術合併幹細胞治療,可能為脊椎癱瘓及中風偏癱者帶來一線曙光。

       北醫校友杜元坤長年投入神經繞道手術研究,也創下許多國際先例,他演講後受訪表示,過去癱瘓的病人治療幾乎無望,如30年前,臂神經受傷治療成功率只有10%至15%,但他創了「杜式刀法」,以神經繞道方式重建,術後病人可靠肩膀聳動或呼吸來恢復原本的上肢功能。發展至今,臂神經叢治療已有8至9成的成功率。

       杜元坤又將神經繞道用於脊髓損傷治療,他說,以前總認為脊椎就和豆腐一樣,一旦損傷就難再接回去,也無法有效治療。但針對高位頸椎受傷或四肢癱瘓病人進行神經移植,可以恢復肩膀、手肘、手指頭動作,患者可以吃飯刷牙洗臉,維持最基本的生活尊嚴。

       針對中低位脊椎損傷癱瘓的病人,可進行顯微帶血管的神經移植,術後患者下半身可以活動,有些甚至可以自理大小便。

       近年也有許多利用幹細胞治療脊髓損傷癱瘓的研究,但因國際上沒有人使用帶有血管顯微神經移植手術的技術,重建的神經會缺血淍亡,加上使用幹細胞的盲點,成果不彰。

       杜元坤解釋,不管是從骨盆、骨髓腔或脂肪細胞取得的間質幹細胞所培養出來的細胞,並不能真正變成神經細胞,反而很多細胞轉變成纖維母細胞,這些纖維母細胞會把神經再生之路擋住。

       不過,杜元坤表示,近年研究觸及鼻腔幹細胞、exosome(外泌體)及小分子核糖核酸(miRNA)的正確使用,可望突破幹細胞治療脊損瓶頸。因鼻腔幹細胞可培植促進神經細胞再生的細胞,且生存率非常高,植入病人的脊椎裡面,這些幹細胞會變成類神經細胞,進而促進神經生長。

       杜元坤說,exosome及其所產生的miRNA其實只有一些對神經再生有效,另一些反而有害。但他已在實驗室成功分離幾種對神經再生有效的exosome及miRNA。未來若能合併手術和幹細胞治療,對癱瘓治療帶來希望,但要真的在臨床應用,可能還有一段路要闖。

       但是,杜元坤也說,脊椎癱瘓最好的治療時機,是在受傷後的3到6個月;且目前台灣因熟悉神經繞道手術的醫師寡,也是台灣脊髓受損治療的瓶頸。

廣告刊登

統一發票

文學創作

  假如我是孫悟空 彰化縣大同國中 高家慧

  假如我是孫悟空 彰化縣大同國中 高家慧2019-10-18

假如我是孫悟空 彰化縣大同國中 高家慧
《西遊記》故事中的美猴王孫悟空擁有許多高超本領,假如我是孫悟空,我會運用我厲害的本事,來幫助這個世界。所以我會使用我的火眼金睛找出哪裡有需要幫助的人或事物,然後駕著我的筋斗雲火速趕過去協助。
假如我是孫悟空,我會找出哪裡的自然生態被嚴重污染?到底是誰濫伐樹木?害得森林的小動物無家可歸。到底是誰排放汙水到乾淨的河川?害得小魚小蝦生活受到嚴重破壞。於是我駕著筋斗雲來到案發現場,拔幾根猴毛,再吹口氣,十幾隻的小猴子便馬上拿著一大袋的種子,把種子種完整座山。再到河川,一揮我的如意金箍棒,河川變得比以前還清澈。至於那些破壞環境的污源製造者,他們一定要繳交大額的罰款,為自己的惡行付出代價,也讓政府的財庫豐富。
假如我是孫悟空,我會找出被惡霸欺負的弱勢者,然後立刻把自己變成遨翔在空中的大老鷹,奮力奔向那群惡霸,使他們閃避不及,被我72變的大老鷹抓到警察局。我再變成警察局的大官員,命令下屬逮捕惡霸,順便嚴懲一番。
假如我是孫悟空…哎呀,那棟大樓怎麼冒出黑色濃煙?我用我的火眼金睛望去,沒想到居然是電器走火,不知情的人還用汽水往火源根源噴灑,反而讓火勢更大!我拔幾根猴毛,再吹口氣,幾隻猴子現身,然後命令牠們去引導大樓的人們逃生,自己則駕著筋斗雲,往濃煙處飛,我一揮金箍棒,火隨即熄滅了。    
俗語說「助人為快樂之本」,這同時也是我的座右銘。只是這世界上需要幫助的人太多了,我也希望大家能有良心一點,這樣我才不會忙不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