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臺灣時報第六屆兒童寫生比賽要11/4高雄鼓山區中山國小登場~報名時間10/9-10/27,動作要快唷~[2017-09-04]
  • 歡迎光臨臺灣時報[2017-07-18]
  • <焦點>(總統直選與民主台灣)學術研討會9/23-24於國家圖書館登場,藍綠大咖李登輝.邱義仁.許信良.江宜樺.詹春柏和曾永權等與會。[2017-09-22]
  • <消費>遠傳9/22於信義威秀門市開賣iphone 8,加碼驚喜好禮,前30位有機會獲得台北到舊金山來回機票~[2017-09-21]
  • <消費>亞太電信霸再加碼!9/22開賣日北、高同步祭出限量优惠,前100名可以9,999元帶回iPhone![2017-09-21]
  • <消費>中華電信9/22上午8時於台北威秀信義服務中心開賣iPhone 8,有機會將最新W S3帶回家![2017-09-21]
  • <地方>2017臺灣觀賞魚博覽會9月22至25日在台北南港展覽館亮麗登場。[2017-09-22]
林鐵筆 刑事局破案之寶part2
2015-10-29 00:00:00[記者陳一雄]

瀏覽次數:3570


問:談談您成長過程?

答:我出生在彰化田中內灣仔,世代務農,是農家子弟,家裏八個小孩,排老么,小時候有點調皮,記得有一天偷偷跑到家裏附近小圳戲水,差點滅頂,這次教訓學到凡事謹慎而行,逆來順受個性。

問:您怎會選擇投入警界?

答:父親種田養全家,家裏人丁又多,過著清苦日子,父母親期盼我長大後能找個穩定收入工作。讀小學時,家裏養的牛豬,常遭小偷,每次損失數萬元,對收入已微薄的的農家更是雪上加霜,原一天可吃三餐,但遭逢小偷,常一天減為兩餐,過著三餐不聚的日子,又抓不到小偷,從小痛恨偷走牛豬的人,心想未來長大能當警察抓壞人,萌生當警察念頭。
 初中考上員林國中,後來直升高中,成績平平的。高中畢業後,我報考警校錄取,但因考試後到北部打工賺錢,成績單寄到彰化家裏,記錯報到日期,錯失一次從警機會。

問:談談您怎會到刑事局服務,怎選擇投身指紋鑑識行列?

答:退伍那一年,碰巧刑事局招考卅名指紋分析員,因曾錯失機會,姑且一試報考,但首次成績公布未錄取,事後很意外的接到錄取通知,才知道成績計算錯誤,重計後很幸運的能獲錄取,刑事局成為我第一個工作,也改變我的一生。

問:您六十五年到刑事局服務的第一年,就碰到前副總總統謝東閔遭郵包炸傷案,談談此案對您影響?

答:刑事局引進指紋分析員,原為指紋建檔,報到後不到五個月就發生前副總統謝東閔郵包炸彈案,有非破案不可壓力。當年在爆裂物採到七枚指紋,生力軍剛好派上用場,投入艱難比對任務。
 記得當年指紋庫建檔指紋約四百萬枚,每一張指紋卡有十指紋,等同要比對四千萬枚指紋,以人工比對如同大海撈針。為儘早破案,指紋室天天燈火通明,夜以繼日加班比對,直到第四十五天,一名學姐突然大叫「賓果!」興奮的衝進長官辦公室,不久主管出來宣布比中的好消息,辦公室一陣歡呼,首次感受到那種破案大快人心愉悅,也真正體會指紋對刑案破案重要性。
 經此歷練後,激發個人學習潛能,找到明確的人生方向,決心投入指紋科技領域。

問:六十六年間,您參與當年轟動一時的江子翠分屍案採驗,小兵立大功,談談您幫助偵破案件過程?

答:在爆炸案偵破啟發下,更深切體認指紋比對雖重要,若沒有「現場指紋」就無從比對,即主動爭取赴刑案現場學習機會,藉以精進各種採驗技術。
 六十六年九月間震驚社會的江子翠分屍案發生,還是菜鳥的我,就跟隨名法醫楊日松到現場,當時在河床只找到手臂等屍塊,身分不明,鑑驗時發現死者手緊握著,似被熱水燙過已腐爛,手指表皮層已沒有指紋,首次克服技術難度從真皮層採到指紋,再到報失蹤的民眾家中採證,從死者接觸過的物品採到指紋,反向比對後確認身分。
 通常分屍案死者身分確認後進一步清查交往關係很快可破案,疑犯找到後雖否認犯案,但辦案人員找到死者應徵親筆字條,我從字條採到兇嫌指紋,確認死者應徵後遇害,指紋成為最後定罪鐵證。

問:您與已故的法醫楊日松熟識,你們合作採驗,媒體形容楊日松是福爾摩斯,您就是華生?

答:楊博士與我亦師亦友,江子翠分屍案,是我和楊法醫首次合作,此後卅年和楊法醫同赴現場,楊法醫相驗,負責指紋,參與國內上千件重大刑案採驗。最敬佩的是楊博士的競業精神及專業能力,讓我獲益良多。

問:楊法醫因長年從事解剖遺體,曾受屍毒之苦,你到每一個刑案現場,也都要貼近屍體,從血腥現場找線索,四十年如一日,你如何堅持下去?

答:第一次貼近屍體採指紋確會害怕,但跟著楊法醫學到處理技能,想著自己做的都是為死者伸冤,將壞人繩之於法良心工作,就更無所懼,每次採驗想心裏想的就是能找到多少線索,如何找到兇手,心無旁鶩。

問:您參與上千件重大刑案,見證無數重大刑案,靠著指紋刷「神來一筆」,從現場看不到的跡證,在仔細採證下,從無到有,從模糊到清晰,談談您歷年來參與較重大刑案?

答:七十年發生國內第一宗台南新化李姓學童遭撕票案,從裝屍體的塑膠袋採到兇嫌指紋破案;七十六年高雄一品旅社一名女教師遭分屍無頭命案,嫌犯分屍後將屍塊裝入塑膠袋內棄屍,但裝屍塊的塑膠塊外包裝卻遺留在茶几下,採到兇嫌指紋,法網恢恢疏而不漏;七十三年千面郎王櫻琳殺人裝櫃棄屍北宜公路案,在裝屍床頭櫃採到死者指紋破案;七十七年日本學童大田哲瑞遭綁架案,從裝學童書包紙箱採到嫌犯指紋破案。
 八十年間新光少東吳東亮遭綁架勒贖一億元,在作案車輛採到嫌犯胡關寶指紋破案;八十一年麥當勞爆炸案,從嫌犯放置在麥當勞總公司樓下的康貝瓶內恐嚇勒索字條,採到嫌犯指紋破案等。

問:您對無法比對指紋的案件,從不放棄,靠著無比耐心突破案情,談談令你印象最深刻案件?

答:八十八年屏科大女生遭性侵殺害案,現場一張包兇刀染血報紙採到三枚指紋,花了三年描繪出可供比對指紋特徵點後破案。九十一年間,前移民署長吳振吉女兒吳曉惠在校園遇害,歹徒企圖開走吳女車子未得逞,車內遺留的一只面紙盒採到關鍵指紋,但兇嫌當年僅十一歲,指紋未建檔無法比對,事隔八年後兇嫌役男指紋建檔,經描繪殘差指紋將歹徒繩之於法,對痛失愛女的父親破案承諾終於實現。

問:劉邦友公館九死一傷血案及民進黨婦女部主任彭婉如命案,您親至現場採到指紋,談談兩案偵破難度?

答:劉邦友血案現場,在兇嫌矇死者眼睛的膠袋採到指紋,彭婉如遇害現場鐵柱也採到血掌紋,指紋比對查不到嫌犯,是至今感到最遺憾的事,但深信抱持信心,終有破案一天。

問:近四十年來,您靠指紋比對及現場指紋採驗偵破無數重大刑案,指紋對破案確具重要性,但多年來建立全民指紋,都因人權侵犯隱私而作罷,談談你個人看法?

答:劉宅血案等現場指紋比對無法破案原因有二,第一是指紋資料庫指紋不數不夠,其次是指紋資料庫所建檔原捺印指紋不清楚,無法比對,若全民指紋確有助於提高比中機率。
 目前除全民指紋被認為侵犯人權無法建立外,七十年次役男也沒有指紋檔,刑事局僅搜集犯罪指紋檔,就治安角度而言是隱憂。
 以目前猖獗的詐騙集團犯案為例,大多利用青少年當「車手」提領贓款,因役男指紋未能建檔,失去許多即時破案契機。

問:目前指紋比對已全面電腦化,外界認為只要鍵入指紋到電腦跑一下,不到幾分鐘就有結果,依你實務經驗來看,電腦能是完全取代人工比對?

答:刑事局電腦指紋鑑析系統,經過多代的更新改良,比中率確提高許多,也節省人力,但就實務面來說,通常電腦比對後篩檢出多名較接近的對象,並不是外界想像的「一次比中」,最後還要靠人工比對確認,才能開出具證據力的指紋鑑定書。
 一枚指紋約有七十五個特徵點,只要比中十二個特徵點即可確認,但殘差或紋路不明指紋,就須靠指紋鑑識人員耐心描繪,若經驗不足,可能「失之毫釐,差以千里」,為避免指紋人才斷層,應不斷培養優秀的指紋分析員及現場採證人員相當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