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 選舉的自由是基本的人權

2019-10-11 10:14:16  |  臺灣時報  |  瀏覽次數:4132

 

--革命團體就是要左右他人依循自己的政治目標,可是民主社會卻要尊重個人的選擇,台灣完全未進入民主社會。

 

就台灣民主化的過程來看,早期政治發展的動力主要表現在中國國民黨與反國民黨(黨外)的抗衡。等到民主進步黨在一九八六年突破黨禁破繭而出,此後,雖然先後有新黨、親民黨、台灣團結聯盟、及時代力量等新的政黨出現,由於總統直選、及立委選制的制度性限制,政黨體系基本上是呈現藍綠對決的態勢。兩大黨儘管在議場勢不兩立、你死我活,實質上卻是有默契聯合壟斷,尤其是二○○五年修憲國會減半、及單一選區,陽謀就是遏止各自陣營的挑戰者出現。
 

政黨捍衛自己黨綱所揭櫫的立場,那是天經地義。然而,如果只是為了堅壁清野,圈地瓜分政治市場,表面上看來不共戴天,特別是在選舉之際、或是在電視台SNG鏡頭之前必須賣力演出,實際上,政策立場大同小異、法案相互抄襲。眼尖的選民難免看破手腳,一切都是為了選票所演的政治秀,搶到政權後封官賜爵、雞犬升天、蛇鼠一窩,原來,分食預算、綁樁扈從才是真的。在如此被欺騙的氛圍下,幻滅的選民苦思另類選擇的出路。
 

就市場供需的原理來看,儘管消費者不滿意現有的產品,不免囿於原本的有限供給,不是含淚不投票、就是含淚投票。從洪仲丘事件、到太陽花學運,終於讓白色力量有出場的機會。以素人自居的台大醫生柯文哲,他一方面打著「墨綠」出身安撫民進黨高層,另一方面又以「兩岸一家親」討好藍營選民,終究選上首都台北市長、又能低空飛過連任。儘管藍綠夾殺,柯文哲自詡沒有做什麼也有兩成民調支持,當然頗有更上一層樓的雄心。
 

只不過,由於機關算盡,所謂的「桃園三結義」看來破局;柯文哲即使東施效顰蔣渭水成立台灣民眾黨,是否能獲得選民青睞,仍然有待觀察。鴻海集團前董事長郭台銘先是鳳還巢、旋又出走,原本有吸納「知識籃」、「經濟藍」的空間,最後因為不願意背著「背叛國民黨」的罪名裹足不前。問題是,由於高雄市長韓國瑜整合的能力、或是意願不高,無法提供這些淺藍選民出門投票的誘因。當然,前立法院長王金平與親民黨或有攜手空間,定位曖昧。
 

在本土陣營方面,傳統綠營小黨紛紛歸所謂的「台灣隊」,也就是在「抗中保台」的大旗下,訴諸總統票投蔡英文、而立委投小綠。令人納悶的是,如果認為民進黨政府表現不好,為什麼是處罰衝鋒陷陣的立委、而非運籌帷幄的主將?眾昏獨醒的是喜樂島聯盟,認為民進黨掣肘東奧正名、強制將公投與選舉脫鉤,毅然決然支持前副總統呂秀蓮參選總統,希望能讓大家能歡喜快樂去投票,難免被罵分裂台派。然而,「含恨投票」豈是民主政治所應為?
 

投票是公民最基本的人權,而自由選舉更是一個國家是否民主的最重要指標。根據『世界人權宣言』第二十一條,每個人都有權利直接或間接自由推選代表參與政府;而人民的意志力是政府權威的根基,透過定期而真正的選舉來表達,並在『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二十五條進一步規範。在威權時代,國民黨政府以共產黨血洗台灣壓制台灣人的自由,眾人經過將近三十年的努力,三度政權轉移,民進黨政府卻依然打著「團結牌」恐嚇選民,委實有愧於前人犧牲奉獻。

 

 

廣告刊登

統一發票

文學創作

1114  蓮生活佛開示 自然

1114  蓮生活佛開示 自然2019-11-12

1114 蓮生活佛開示 自然
我們談到「自然」兩個字。道家也有談到「自然」兩個字─道法自然。在佛教裡面也有談到「自然」兩個字,密教裡面所謂「任運」,也就是自然。
道教的自然
在道家所講的自然,主要有兩個,一個是屬於自己的身體;一個是屬於自然界(大自然)。
我們自己的身體肉體裡面的地、水、火、風都調和得非常好!水的成份有多少,火的成份有多少,土(地)的成份有多少,風的成份有多少,一切都是調和地運轉就是自然;不調和的話,就是生病。
所以,什麼是自然?我們身體裡面的陰陽五行調和得非常圓滿的話,就是合乎自然;有一點差錯;就是生病,你生病就是不自然。你一生病的話,發燒,咳嗽,甚至於眼睛、眉毛、嘴巴都變形就是不自然。
在整個宇宙的自然界裡面;像春夏秋冬四季非常調和,就是合乎自然;也有反自然,不自然。宇宙不自然現象,像風災(颱風),水災,火山爆發,地震,這就是地火水風的不自然。
在道家來講,我們修行人就是達到了完全的陰陽調和,五行調和,包括地水火風大小、身體一切調和的現象,所以,道家修行就是道法自然。
道家有所謂肚子餓了,就吃東西;冬天冷了;你就要多穿一件衣服;夏天熱了,你就少穿一件衣服;你已經很想睡覺了,就去睡,這個都是合乎自然。道法自然就在裡面顯現出來。你很想睡,你說:「我要掙扎,我不睡」;你肚子餓了,你說:「我不吃」;天氣很冷,冷得發抖,你也不穿衣服;熱得要命,你也不脫一件衣服,這個就是你在做違反自然的事。我們聽到好聽的歌,就很高興;一聽到快樂的事情,就手舞足蹈,這個都是很自然的事,不要去勉強壓制它;很多事情,你勉強去壓制它,它就會反彈,就會變成不自然。
所以,你在修行的過程當中,你完全順其自然而走,就能夠達到自自然然,自自如如的道法境界,這樣子你要入三摩地,你要得到定是比較容易的,這就是道法自然的道理。
佛教的自然
佛教裡面也有所謂的自然。佛教的自然是什麼呢?不被綁住,就是自然。如何不被綁住呢?就是「無我」「無他」「無眾生」「無法」。你有「我」,就被「我」綁;有「他」,就被「他」綁;有「眾生」,就被「眾生」綁;有「法」,就被「法」綁。所以,當你沒有執著的時候,你可以自自如如,來去自如,神通任運,佛性自顯,這個境界就是佛教的「自然」。
這個時候,你可以應機而用,神通任運。應機而用是什麼?你碰到什麼,你就有什麼方法可以去運用。你遇到東,你就可以走東;你遇到西,你就可以走西;你遇到什麼事情,你都可以自己化解,這個就是神通任運。
這種心境是自自如如,完全解脫,沒有束縛的境界,這就是佛教的自然。
道家的自然,跟佛家的自然,稍微有點不同。講起來是一樣,但是,事實上,是有一點不同。
無我,無他,無眾生,無法,進入神通任運,自自如如的境界,沒有束縛─這是佛家的自然。
自己的地、水、火、風跟宇宙的地、水、火、風彼此自自然然地任運─這是道家的自然。
修行要達到這個境界是比較困難,但是,到這個境界的時候,你一切自然解脫放下,才能夠稱為修行;否則,你越綁越緊,就不是修行,而是修綁─越修越綁,世間上的人,大部份嘴巴講修行,其實是越修越綁,越痛苦。
修行
修行,是要越修越解脫,越輕鬆,越自由,越自如,到最後完全沒有束縛,這個才是修行;今天的世人,很多人,越修行心越小,越鑽牛角尖,恨不得把對方掐死,這是反而綁自己,不是修行。
嗡嘛呢唄咪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