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農田水利會座談會 以內門全區納入水利會供灌區域為最終目標

2019-10-15 09:31:40  |  記者湯茗富內門報導  |  瀏覽次數:3737

 

圖:水利會提供

 

高雄農田水利會昨天在內門南海紫竹市香客大樓召開「高雄市內門區納入高雄農田水利會事業區域服務範圍座談會」。

 

這是該主題第三次會議,由於牽涉解決農民無水可灌問題,水利會會長呂文豪親自擔綱主持,內門區農會總幹事洪輝煌到場支持與協助。包括立法委員邱議瑩、市議員林富寶、林義迪議員出席會議,經濟部水利署南區水資源局、行政院農糧署南區分署及內門區公所、在地數位里長皆出席共同討論。

 

呂文豪本次會末要求負責可行性計畫執行的團隊,將是日議員及里長地方建議加入計畫相關設施評估,水利會搭配相關部會執掌,盡力爭取經費,以內門全區納入水利會供灌區域為最終目標。

 


邱議瑩立委於致詞時表示內門區灌溉困難已是陳年問題,農民民調百分之百樂見內門納入水利會灌區,她希望此事能盡快完成。二位在地議員則表達地方急需水權的心意,也讚許水利會協助與周邊地區及相關用水計畫推動的作為。

 

內門三平里里長洪生業及內門里蔡瓊鳳里長亦發言,感謝高雄水利會願意為農民發聲,希望將來可解決灌溉問題,幫助農業進一步發展,青年可以多一條返鄉打拼的路,同時提出後續永續發展建議,期盼計畫繼續執行推動。

 

內門區雖位於水源保護區,農業灌溉卻無水可用,呂文豪基於會長職責,積極推動加入灌區相關申請作業。目前可行性評估計畫初步完成,水利會辦理三場地方說明會,邀集地方民意代表、里長、農民等與會討論推動計畫。

 

此次說明會除了向農民說明納入灌區農民參與灌溉管理之義務與機制,亦說明開發灌溉管理營運機制、可能供灌營運模式、營運成本及用水收費機制等。計畫主要水源以地面水為主,預定納入灌區範圍採分階段進行,先將耕作中耕地逐步納入灌區,最後將可耕作面積全數納入灌區。

 

廣告刊登

統一發票

文學創作

1121  思念亡父 張添雄

1121  思念亡父 張添雄2019-11-19

1121 思念亡父 張添雄
小時候,已稍微懂事的我僅知鄰居玩伴及國小同學幾乎家裡皆有一位年紀跟母親年紀差不多男性,還有不少兄弟姊妹,而我的家裡卻只有母親、胞姊、胞兄及我四人;有一天,小姨丈從和家鄉佳冬鄉同屬六堆左堆的新埤鄉來我家做客,我覺得有點怪異,便偷偷掀開客廳旁房間門簾瞄了坐在飯桌高大碩壯的他一眼!
當時,讓未見過父親的我,且家裡也沒有一位跟寡母年紀差不多的男性,一向自由慣了,我怕他如果一直留在家裡的話,將來會干涉我的行為,更讓我感到緊張不安!當他一個人吃完午餐離開後,我以稍微顫抖語氣問寡母說:「他是誰?」寡母說:「他是你小姨丈,他路過佳冬到我們家作客」聽後,我才放心!
直至我長大後,每位同學出外讀書、考試及當兵時,幾乎都有父親陪伴在旁前往或者偶爾他也會去探望他們;整日,寡母因為忙著家事,兄姊又出外就業,我都獨來獨往而有點孤獨感,因為我早就習慣此種自由自在的青少年生活,卻還不知道我跟兄姊既然是生長在單親家庭的小孩。
屏中高中畢業後,當我要到台北市補習後重考大專聯考,但是因為經費沒有著落而無法成行,其他同學皆有父親資助他們前往。過了半年,有位同鄉同屆同校同學的父親在路上碰到我,他奉勸我:「你要快點到台北市補習,否則會來不及準備,我的兒子早已到台北市補習半年了。」我僅以無奈的微笑回答他!
此時,我剛好接到入伍通知單,我便選擇入營當兵,並希望服役二年期間存點錢,退伍後我便可以用此積蓄到台北市補習。當我服完陸一特三年役,我所讀教科書全部已改版,我在台北市補習比當屆考生及重考生皆付出更大心力才考上政大。我向胞兄懇求讓我讀完大學,我將回報他,他發揮「長兄如父」偉大精神!
大學畢業後,所幸姨表姊介紹我到一所公立高職擔任教職,但我並未前往任職;又經胞兄拜託我的三舅幫我找到一份私校教職,後來憑自己實力考上公立小學退休。這些親戚或許同情我這位遺腹子從小便沒有父親照顧而盡全力幫我,我也太不爭氣而讓這些親戚們拋頭露面!
企業家的先父往生後,家道中落,往後,讓我一生嚐盡世間冷暖而覺得感傷!我多麼希望能力強的父親仍健在,我不想他多留財產給我,只希望他陪伴我長大,並教導我做人處事的道理!
先父在世時,事業企圖心大、經營能力強,年紀輕輕便事業有所成,且愛家、孝順、做人誠懇、交遊廣闊,更善待所雇員工。雖然他去世時留下年幼的兄姊及尚未出生的我,因為出生書香之家的寡母做到母兼父職,非常重視我們的教育,一直鼓勵我們三姊弟要學習她台大醫學系畢業的行醫大哥多讀點書!
先父去世時雖僅留下些許的房屋及農地,寡母便利用這些房產,種稻、種黃豆、養豬及替人做小工,讓我們全家過起碼的生活。最遺憾的是我們三姊弟一路走來未能感受到父親您的恩愛,但我們始終將您視為偉大的父親看待而感驕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