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省寧德市古田縣臨水宮順天聖母陳靖姑五年一度來台遶境 吸引萬眾

2019-11-04 09:11:38  |  記者孫麗菁台北報導  |  瀏覽次數:6028

 

圖:記者孫麗菁攝

 

福建省寧德市古田縣臨水宮祖廟順天聖母陳靖姑五年一度盛大的來台遶境活動,二0一九年從國曆十一月二日至十六日(農曆己亥年十月初六至初二十日)周匝臺灣熱情的廟宇一遍,強大的磁力,吸引兩岸正信道教徒,在這個真誠而凝聚的神靈世界,兩岸不但看見彼此的優點,更細心的協助對方的不足,這正顯示兩岸三地臨水文化多年交流的具體成果與史證是有底氣的;台南市長黃偉哲還特別贊助十天媒體跑馬燈大力宣揚尊神核心精神與價值。

 

這次大陸方面率隊的是古田副縣長劉曉兵;中國道教閭山派傳承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項目陳靖姑信俗代表性傳承人,福建道教協會副會長、古田臨水宮祖廟主持黃光輝道長;以及多年來投入臨水文化致力提昇臨水宮景區規劃的建設指揮部辦公室副主任、前民宗局長林尚安;臨水宮管委會主委韓真等。整個團體超過兩百人,還包括溫州、福建長樂、閩侯以及澳門代表。

 

臺灣方面,僅僅是在八里台北港迎駕的各神系廟宇、各宮信眾、法教團、舞龍、舞獅、官將首、鼓陣即達數百人規模,迎神科儀持續近兩小時,雙方在這個宗教科儀「起手式」上,特別合影留念。

 

▲陳靖姑信俗文化代表性傳承人黃光輝。

 

整個行程第一個接駕的是臺灣順天聖母協會理事長馮隆原的母宮三重聖傳福音堂(主持李美雲);下午六點,於主祀神農大帝的三級古蹟先嗇宮駐駕。

 

第一天晚宴,由先嗇宮以佳餚美酒為兩岸友誼寫下註腳,董事長李乾龍說,他期盼很久了,上一次來,聖母沒能在先嗇宮駐駕,他很遺憾,這一次透過臺灣順天聖母協會、三重聖傳福音堂協助完成夢想,他很快樂滿足。

 

次日聖傳福音堂舉辦「臨水文化節」,古田聖母來台繞境陣頭表演,還有學術論壇,空大教授吳永猛表示,小法科儀(栽花換斗、打小人、造橋過限、正財補運等等)都有現場運作與展演示範,讓人充分體驗理解法教之符、法、旨、印、爆破音的結合與使用。

 

三日午後,聖母並至中壢鳳儀宮駐駕,雙方銜接良好,各展所長,鳳儀宮長老徐揆智還笑稱,兩岸的政治人若想知道如何受人民愛戴,和順天聖母學習就會受到歡迎,對人民讓利、讓利、再讓利,自然會被民眾視為父母。

 

鳳儀宮並找了數位重量級專家學者舉行二0一九年臨水文化論壇,由政大華人宗教中心林振源執行長主持,第一場討論「主神與祖廟」,第二場是「傳承與教化」,道人各述經歷,內容豐富而生活化。

 

四日順天聖母鑾駕由新竹天行宮、台中龍井監修宮、中央順天聖母宮接駕,駐蹕於台中圓明觀音廟。天道監修宮二日除了大規模參與迎駕,還特別邀請立委顏寬恒與主持黃國政與大陸嘉賓一塊主祭,而大甲鎮瀾宮董事長、前立委顏清標則臨道接駕展現道教徒的真誠;黃帝道脈宗師黃錦煌與古田臨水宮住持黃光輝是數十年老友,兩人凝神交流、相談甚歡。

 

▲孩子們可愛真心與專業的表演總是最吸睛的。

 

五日彰化埤頭奉天宮接駕、溪洲萬聖宮駐蹕;六日駐蹕嘉義竹崎三水宮;七日嘉義過溝保安宮接駕台南大內天行宮駐駕;八日高雄天元聖道院接駕,駐蹕旗后臨水宮,九日屏東枋寮慈天宮接駕,台東大武福德宮接駕,台東馬蘭慶安宮駐駕;十日在花蓮富里竹田臨水宮駐駕;十一日花蓮著名王母娘娘廟勝安宮駐駕;十二日宜蘭蘇澳紫雲宮宮接駕,駐蹕宜蘭三星靖靈宮;十三日宜蘭羅東爐源寺接駕、宜蘭市靖安堂駐駕;十四日基隆和平島天顯宮駐駕;十五日台北東門聖母宮接駕,五股開元聖元宮駐駕;十六日由八里台北港回鑾古田祖廟。

 

適逢臺灣末秋天氣多變,海面風浪雖大,聖母仍平安入港,第一天陽光肆無忌憚地照射猶如盛夏,眾人汗水淋漓、笑靨燦爛直說天氣好,是聖母普照、是太陽星君的恩澤,是風調雨順四位尊神對兩岸的呵護,是天地人眾尊神慈悲;深信再經過氣溫起降的半個月歷練,功成圓滿時,我們會在兩岸三地信眾彼此的信任與扶持中,瞥見永久和平、經濟繁榮、民生樂利的彩虹,並印記在心中。

 

▲桃園是民政局長湯蕙禎、省道教會理事長張榮珍(中右、中左)。

 

 

 

廣告刊登

統一發票

文學創作

0117  蓮生活佛 伸手不見掌

0117  蓮生活佛 伸手不見掌2020-01-15

0117 蓮生活佛 伸手不見掌
越州姜山方禪師。
僧問:
「如何是不動尊?」
方禪師答:
「單著布衫穿市過。」(我註明:穿一條內褲穿市過)
僧問:
「學人不明?」
方禪師答:
「騎驢踏破洞庭波。」
僧問:
「透過三級浪,專聽一聲雷?」
方禪師答:
「伸手不見掌。」
我(盧 師尊)點撥如下:
不動尊。
(無人、無我、無眾生。當然,如如不動。)
騎驢踏破洞庭波。
(二者毫不相干。)
伸手不見掌。
(手就是掌,掌就是手。二者本同,為何不見?從此處,下手參。)

僧問:
「蓮花未出水時,如何?」
方禪師答:
「穿針嫌眼小。」
僧問:
「出水後如何?」
方禪師答:
「盡日展愁眉。」
又:
僧問:
「諸佛未出世時如何?」
方禪師答:
「不識酒望子。」
僧問:
「出世後如何?」
方禪師答:
「釣魚船上贈三椎。」
僧問:
「如何是佛?」
方禪師答:
「留髭表丈夫。」

方禪師上法座說:
穿雲不渡水,渡水不穿雲。
乾坤把定不把定,虛空放行不放行。
橫三豎四。
乍離乍合。
將長補短。
即不問汝諸人。
又說:
不是道得道不得。
諸方盡把為奇特。
寒山燒火滿頭灰。
笑?豐干這老賊。

盧 師尊註:
方禪師與僧人的對話,雖然語焉不明,但,若仔細推敲,仍有明白處。
例如:
如何是佛?留髭表丈夫。這已是很清楚了。
「伸手不見掌」,我且問大家,為何不見?為何不見?為何不見?參!聖弟子見過聖弟子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