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一輪示威校園成戰場

2019-11-15 08:01:12  |  中央社香港十四日電  |  瀏覽次數:3766



       〔中央社香港十四日電〕今天早上,香港理工大學校園一片凌亂,校內看不到有人讀書,有的是汽油彈、弓箭和磚頭;主導學校的已不是校長,而是約二百名示威學生。

       十一日起,香港多所大學的學生發起罷工、罷課和罷市的「三罷」,觸發新一輪「反送中」運動。而這波運動的焦點,在各所大學。

       當天,新界的中文大學及九龍的城市大學和理工大學一馬當先,大批示威學生堵塞學校附近馬路。其中,中大示威學生向吐露港高速公路投擲雜物,引來防暴警察全天圍攻。

       在理大,示威學生連日來破壞附近的紅磡海底隧道,他們在連接校園的天橋向路面扔下椅子等雜物,令這條連接九龍和港島的交通命脈長時間關閉。

       連日來,防暴警察在中大、城大和理大設防,但並未強攻校園。由於情況混亂,大部分大學已宣布本學期結束,學校高層已撤出校園。

       14日早上,記者進入理大校園採訪,眼見所及,校園已是翻天覆地,一批又一批黑衣蒙面示威學生分布在校園四週,堵塞校園每個通道,防止警察進入。

       在校園內,能看得到的示威學生約有二百人,他們既守住每個通道,又從高處監視著在尖沙咀漆咸道上的防暴警察,儼如城牆上的衛兵。

       由理大校門通往西北處的小道上,短短三十公尺的路上堆滿障礙物,示威者拆牆推瓦,把一切可以拆的東西拆掉,然後搬到這裡用來設防。

       校園連接外界的其他通道,示威學生也使用了上課的桌椅設防。在大門口,示威學生還用了水泥封堵桌椅等雜物,令它們更加鞏固。

       從理大大門走向西北的平台,這裡有一批示威學生守衛者,他們遠眺著校外的防暴警察,早上還曾向警察射箭。

       在校園內,記者至少看到有兩名弓箭手,手上持弓,背負弓箭,活像「現代羅賓漢」,只是他們要「對付」的卻是執法者─警察。

       弓箭具有相當殺傷力,近距離可以一箭穿心。相比之下,存放在校內每個角落的大量汽油彈也是可能致命的物品。

       除了弓箭和汽油彈,示威學生也準備了大量磚塊,它們來自校園的走道;走道已成為示威學生現成的「兵工廠」,隨時補充不足。

       如今校內的走道已被拆得凌亂不堪。

       一位蒙面的示威女學生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時說,她要守護學校。被問到為何要守護,目的是甚麼,她說要表達不滿,因為警方在鎮壓示威時濫用暴力。

       被問到守護到何時,她說不知道,大家留下來,她就留下來。

       另一位受訪的示威女學生也說,他們要守護學校,並批評校長沒有守護學校。被問到為何校長沒有守護學校,她說,有大批學生被捕,校長沒有盡責。

       她說,他們剛開始是爭取行政長官和立法會「雙普選」,現在卻要爭取公義─學生被「濫殺濫捕」。

       在示威同學的指引下,記者從一條防守嚴密的通道走出校園,離去前回頭再看校園,一片頹垣敗瓦,沒有丁點校園的書香味。示威學生說要「守護」校園,但校園實際上變成廢墟。

       「反送中」運動自六月爆發以來,最初是反對港府修訂逃犯條例,後來卻演變成一場「反中」和反對當權者的社會事件,連帶經濟金融都被波及,最受創的是旅遊業,旅客大減,使飯店、導遊和零售店一片慘淡。

       距離理大約二十分鐘路程就是香港的觀光區尖沙咀海濱,這裡有星光大道和著名酒店,外面是維多利亞海港,過往一直是遊客必訪之地。

       在星光大道上,這裡有著名藝人的掌印,更為吸引的是李小龍和梅艷芳的銅像,過去白天無時無刻都有遊客在銅像前拍照留念或默視偶像一刻,聊表敬意。

       但今天早上,梅艷芳銅像前沒有遊客,沒有人氣,只有青草作伴,顯得特別孤單落寞。

廣告刊登

統一發票

文學創作

0117  蓮生活佛 伸手不見掌

0117  蓮生活佛 伸手不見掌2020-01-15

0117 蓮生活佛 伸手不見掌
越州姜山方禪師。
僧問:
「如何是不動尊?」
方禪師答:
「單著布衫穿市過。」(我註明:穿一條內褲穿市過)
僧問:
「學人不明?」
方禪師答:
「騎驢踏破洞庭波。」
僧問:
「透過三級浪,專聽一聲雷?」
方禪師答:
「伸手不見掌。」
我(盧 師尊)點撥如下:
不動尊。
(無人、無我、無眾生。當然,如如不動。)
騎驢踏破洞庭波。
(二者毫不相干。)
伸手不見掌。
(手就是掌,掌就是手。二者本同,為何不見?從此處,下手參。)

僧問:
「蓮花未出水時,如何?」
方禪師答:
「穿針嫌眼小。」
僧問:
「出水後如何?」
方禪師答:
「盡日展愁眉。」
又:
僧問:
「諸佛未出世時如何?」
方禪師答:
「不識酒望子。」
僧問:
「出世後如何?」
方禪師答:
「釣魚船上贈三椎。」
僧問:
「如何是佛?」
方禪師答:
「留髭表丈夫。」

方禪師上法座說:
穿雲不渡水,渡水不穿雲。
乾坤把定不把定,虛空放行不放行。
橫三豎四。
乍離乍合。
將長補短。
即不問汝諸人。
又說:
不是道得道不得。
諸方盡把為奇特。
寒山燒火滿頭灰。
笑?豐干這老賊。

盧 師尊註:
方禪師與僧人的對話,雖然語焉不明,但,若仔細推敲,仍有明白處。
例如:
如何是佛?留髭表丈夫。這已是很清楚了。
「伸手不見掌」,我且問大家,為何不見?為何不見?為何不見?參!聖弟子見過聖弟子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