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信哲瑞典玩創作 粉絲相隨

2019-11-18 10:00:00  |  本報綜合報導  |  瀏覽次數:4065

 

「情歌王子」張信哲(Jeff)推出新歌《慢慢走》,是他今年九月受音樂製作人Eric Lewander和Gavin Jones之邀,前往瑞典創作營,東西激盪一起創作出來的新歌。

       

阿哲當時帶著團隊飛越大半個地球,在斯德哥爾摩小山丘的錄音室裡,展開長達兩週的音樂創作營,除了製作人Jim Lee和A&R統籌何啟弘外,金曲大導陳映之團隊也隨行,同步展開音樂錄影帶拍攝計畫,如此與歌曲錄製同步拍攝方式,可說是非常實驗性,在歌曲一錄製完成,立即要進行拍攝,有限的時間和國外的拍攝,難度挑戰讓導演深感壓力,但早已和藝人培養出默契的導演,在創作營開始運作時,即在斯德哥爾摩勘景,掌握了創意雛形,待一收到歌曲《慢慢走》,導演從影像調和整首歌曲的音樂性,以聲音的緩行概念為主軸,竟恰如其份講述了《慢慢走》的歌曲格局和氛圍,可說是一次音樂與影像分秒爭鋒的國際壯遊!

       

張信哲《慢慢走》以音樂創作營創作為基底,除了帶有北歐寧靜極簡風味,更難得加入了都市、陽光節奏,在兩位瑞典製作人量身訂做的國際基調上,揮灑了張信哲難能可貴的溫暖聲線,是一首不可多得的佳作,《慢慢走》透過自我審視的眼光,層層堆疊的節奏,悠揚的旋律線,搭配帶有生活感的歌詞,揉合出獨特的音樂風格,探索感情裡的真實面貌。

       

導演陳映之更以「走得太快,會錯過很多風景」的歌詞概念,摸索出「聲音在溫度越來越低的時候,會傳遞得越來越慢,於是,在北歐,越接近冬天,就越顯得寧靜。」的影像雛形。因此,特別以華語樂壇難得一見的「黑白色調」,搭配「沒有對嘴」的形式呈現MV。讓張信哲遊走在斯德哥爾摩城市的各個角落,北歐冷調風情盡顯。

       

有趣的是,張信哲在拍攝《慢慢走》MV時,有被瑞典當地的球隊學生們求拍照,還有當地粉絲一聽說阿哲哥在拍MV,本來要帶小孩去遊樂園玩,開到半路馬上掉頭,共花了2小時車程,殺到場景與偶像張信哲拍照,小朋友不認識大明星,但邊吃冰淇淋邊和親切的阿哲哥哥在公園裡玩耍,瞬間被巨星融化!

 

 

廣告刊登

統一發票

文學創作

0117  蓮生活佛 伸手不見掌

0117  蓮生活佛 伸手不見掌2020-01-15

0117 蓮生活佛 伸手不見掌
越州姜山方禪師。
僧問:
「如何是不動尊?」
方禪師答:
「單著布衫穿市過。」(我註明:穿一條內褲穿市過)
僧問:
「學人不明?」
方禪師答:
「騎驢踏破洞庭波。」
僧問:
「透過三級浪,專聽一聲雷?」
方禪師答:
「伸手不見掌。」
我(盧 師尊)點撥如下:
不動尊。
(無人、無我、無眾生。當然,如如不動。)
騎驢踏破洞庭波。
(二者毫不相干。)
伸手不見掌。
(手就是掌,掌就是手。二者本同,為何不見?從此處,下手參。)

僧問:
「蓮花未出水時,如何?」
方禪師答:
「穿針嫌眼小。」
僧問:
「出水後如何?」
方禪師答:
「盡日展愁眉。」
又:
僧問:
「諸佛未出世時如何?」
方禪師答:
「不識酒望子。」
僧問:
「出世後如何?」
方禪師答:
「釣魚船上贈三椎。」
僧問:
「如何是佛?」
方禪師答:
「留髭表丈夫。」

方禪師上法座說:
穿雲不渡水,渡水不穿雲。
乾坤把定不把定,虛空放行不放行。
橫三豎四。
乍離乍合。
將長補短。
即不問汝諸人。
又說:
不是道得道不得。
諸方盡把為奇特。
寒山燒火滿頭灰。
笑?豐干這老賊。

盧 師尊註:
方禪師與僧人的對話,雖然語焉不明,但,若仔細推敲,仍有明白處。
例如:
如何是佛?留髭表丈夫。這已是很清楚了。
「伸手不見掌」,我且問大家,為何不見?為何不見?為何不見?參!聖弟子見過聖弟子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