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捐腎 助夫擺脫洗腎人生

2019-11-18 09:00:00  |  記者林文雄台北報導  |  瀏覽次數:4418

 

64歲廖先生因痛風、高尿酸而長期服用止痛藥物,十多年前腎功能變差開始定期服藥,但仍在2015年展開每周三次的洗腎生活,不忍先生長期洗腎,廖太太與醫療團隊討論,決定捐腎救夫;台北慈濟醫院腎臟內科團隊評估兩人腎臟功能後,一般外科李朝樹醫師、泌尿科游智欽醫師與花蓮慈濟醫院一般外科團隊連手,順利將廖太太的左邊腎臟移植至廖先生體內,兩人住院十天,平安出院。

       

無論血液透析、腹膜透析皆無法徹底清除腎衰竭患者體內毒素與代謝廢物,因此對末期腎衰竭病患而言,腎臟移植是最好的治療方式。據器官捐贈移植登錄中心統計,台灣每年等待腎臟移植者約有七千多人,但實際移植者僅約兩、三百例,而「人體器官移植條例」指出,欲活體親屬捐贈者,必須為有思考、行為能力的二十歲以上成年人的自願、無償捐贈,且需是五等親以內的親屬或配偶,待通過心理、社會、醫學與倫理審查等專業評估後,才算符合活體捐贈資格。

       

雖然目前腎臟移植技術已成熟,但願意活體捐贈腎臟者仍在少數,以2018年為例,台灣僅有約166例活體捐腎者。腎臟內科郭克林主任指出,以保護捐贈者優先為考量,在評估時會將相對功能較好的腎臟留在捐贈者體內;而在移植前,醫療團隊必須審慎評估受贈者的心臟功能、是否有潛在性癌症及感染性疾病,以免因心臟功能不佳提高手術風險或因抗排斥藥物刺激癌細胞生長影響預後。

       

廖太太分享換腎過程的甘苦談,廖先生自兩年前便已登記腎臟移植,但遲遲未有合適腎臟出現,今年年中起,更經常在洗腎時出現發冷、冒汗、血壓不穩的情形,結縭40年的她不忍丈夫長期受洗腎之苦,遂與家人和醫療團隊討論「活體換腎」的可行性。幾經評估後,最終決定由血型O型的廖太太捐贈給A型的廖先生。

       

10月25日,夫妻一同躺上手術台,一般外科李朝樹醫師說明手術方式:「台北慈濟醫院與花蓮慈濟醫院合作,先由一組醫療團隊透過腹腔內視鏡以微創方式將捐贈者的左腎與體內血管分離,自下腹切口取出;另一組醫療團隊則將腎臟移植至受贈者體內右下腹處。兩人皆復原良好,術後第二天,受贈之腎臟已順利發揮功能,成功排尿。」

       

廖太太感恩表示,雖然壽命可能因為捐腎而少一兩年,但如果換腎成功,至親的家人就能比洗腎病人多活五到十年,且能享有良好的生活品質,我認為非常有意義。

 

 

廣告刊登

統一發票

文學創作

0117  蓮生活佛 伸手不見掌

0117  蓮生活佛 伸手不見掌2020-01-15

0117 蓮生活佛 伸手不見掌
越州姜山方禪師。
僧問:
「如何是不動尊?」
方禪師答:
「單著布衫穿市過。」(我註明:穿一條內褲穿市過)
僧問:
「學人不明?」
方禪師答:
「騎驢踏破洞庭波。」
僧問:
「透過三級浪,專聽一聲雷?」
方禪師答:
「伸手不見掌。」
我(盧 師尊)點撥如下:
不動尊。
(無人、無我、無眾生。當然,如如不動。)
騎驢踏破洞庭波。
(二者毫不相干。)
伸手不見掌。
(手就是掌,掌就是手。二者本同,為何不見?從此處,下手參。)

僧問:
「蓮花未出水時,如何?」
方禪師答:
「穿針嫌眼小。」
僧問:
「出水後如何?」
方禪師答:
「盡日展愁眉。」
又:
僧問:
「諸佛未出世時如何?」
方禪師答:
「不識酒望子。」
僧問:
「出世後如何?」
方禪師答:
「釣魚船上贈三椎。」
僧問:
「如何是佛?」
方禪師答:
「留髭表丈夫。」

方禪師上法座說:
穿雲不渡水,渡水不穿雲。
乾坤把定不把定,虛空放行不放行。
橫三豎四。
乍離乍合。
將長補短。
即不問汝諸人。
又說:
不是道得道不得。
諸方盡把為奇特。
寒山燒火滿頭灰。
笑?豐干這老賊。

盧 師尊註:
方禪師與僧人的對話,雖然語焉不明,但,若仔細推敲,仍有明白處。
例如:
如何是佛?留髭表丈夫。這已是很清楚了。
「伸手不見掌」,我且問大家,為何不見?為何不見?為何不見?參!聖弟子見過聖弟子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