獲金音獎特別貢獻獎 黃韻玲:創作是存在證明

2019-11-18 08:00:00  |  中央社台北訊  |  瀏覽次數:4130

 

圖:取自臉書


第10屆金音創作獎頒獎典禮前晚於國父紀念館登場,特別貢獻獎頒給音樂人黃韻玲,她在領獎致謝時數度哽咽,表示「創作就是生命經歷,還有我曾經來過這裡的證明」。

第10屆金音創作獎的特別貢獻獎,由音樂人李壽全擔任頒獎人,親手將獎座交到得獎人黃韻玲的手中。

黃韻玲為台灣資深的音樂人,於1979年,年僅14歲時報名參加第3屆金韻獎,與許景淳、黃珊珊、張瑞薰合組成「四小合唱團」,奪下當年優勝。

在1980年代時,台灣興起「新音樂運動」;黃韻玲於1986年時發行她首張個人專輯「憂傷男孩」,在樂壇獲得不小的迴響,她能夠作曲寫詞、編曲、樂器演奏、和聲,才華洋溢,因此有「音樂精靈」的美稱。

李壽全致詞時說,黃韻玲14歲時就開始創作歌曲,是最年輕的創作者之一,從音樂製作,甚至後來延伸到劇場演員的領域,多樣的發展都有很好的成績。

黃韻玲前晚接過金音創作獎特別貢獻獎之後,致詞時數度哽咽,「今天這個獎,從壽全老師的手中接過,意義很重大」,當年第一次給她歌曲製作費的就是李壽全,當時離現在已經過了40年。

黃韻玲對許多資深音樂人道謝,包括當年在她出道時給她機會的廣播人陶曉清,黃韻玲謝謝陶曉清給了她能夠實現夢想的機會;她也感謝滾石唱片的老闆段鍾沂、段鍾潭,在當年願意相信她的實力,讓她能夠為自己的專輯編曲;也謝謝歌手羅大佑、李宗盛在音樂路上的陪伴與幫助。

黃韻玲也感謝她的前夫沈光遠,黃韻玲說很感謝他「呵護我的音樂夢想」,沈光遠是當年滾石唱片製作總監之一,與黃韻玲於1993年結婚,於2010年宣布和平離婚。

黃韻玲也感謝許多幕後的音樂工作者,包括錄音師、作曲人、作詞人等,「沒有他們,不會有這麼完整的華語流行音樂。」她感性地表示,40年過很快,「但創作就是生命經歷,還有我曾經來過這裡的證明。」她祝福每一位創作者,繼續把心中音符寫成作品。

黃韻玲在後台受訪時,說她年輕時很幸運遇到很多前輩給她幫助,因此她現在也希望能夠成為那樣的人,幫助現在的年輕創作者,希望年輕人的創作力、為了這片土地的創作能夠被看見。

 

 

 

廣告刊登

統一發票

文學創作

0117  蓮生活佛 伸手不見掌

0117  蓮生活佛 伸手不見掌2020-01-15

0117 蓮生活佛 伸手不見掌
越州姜山方禪師。
僧問:
「如何是不動尊?」
方禪師答:
「單著布衫穿市過。」(我註明:穿一條內褲穿市過)
僧問:
「學人不明?」
方禪師答:
「騎驢踏破洞庭波。」
僧問:
「透過三級浪,專聽一聲雷?」
方禪師答:
「伸手不見掌。」
我(盧 師尊)點撥如下:
不動尊。
(無人、無我、無眾生。當然,如如不動。)
騎驢踏破洞庭波。
(二者毫不相干。)
伸手不見掌。
(手就是掌,掌就是手。二者本同,為何不見?從此處,下手參。)

僧問:
「蓮花未出水時,如何?」
方禪師答:
「穿針嫌眼小。」
僧問:
「出水後如何?」
方禪師答:
「盡日展愁眉。」
又:
僧問:
「諸佛未出世時如何?」
方禪師答:
「不識酒望子。」
僧問:
「出世後如何?」
方禪師答:
「釣魚船上贈三椎。」
僧問:
「如何是佛?」
方禪師答:
「留髭表丈夫。」

方禪師上法座說:
穿雲不渡水,渡水不穿雲。
乾坤把定不把定,虛空放行不放行。
橫三豎四。
乍離乍合。
將長補短。
即不問汝諸人。
又說:
不是道得道不得。
諸方盡把為奇特。
寒山燒火滿頭灰。
笑?豐干這老賊。

盧 師尊註:
方禪師與僧人的對話,雖然語焉不明,但,若仔細推敲,仍有明白處。
例如:
如何是佛?留髭表丈夫。這已是很清楚了。
「伸手不見掌」,我且問大家,為何不見?為何不見?為何不見?參!聖弟子見過聖弟子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