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新聞
記者黃信憲枋寮報導 | 2019-09-12 08:42:43READ MORE
地方新聞
記者楊慧慈台南報導 | 2019-09-12 08:42:43READ MORE
地方新聞
中央社屏東訊 | 2019-09-12 08:42:43READ MORE
地方新聞
記者杜德義新北報導 | 2019-09-12 08:42:43READ MORE
地方新聞
中央社台北訊 | 2019-09-12 08:42:43READ MORE
地方新聞
記者蘇芳賜東港報導 | 2019-09-12 08:42:43READ MORE
地方新聞
記者張添福新北報導 | 2019-09-12 08:42:43READ MORE
地方新聞
記者陳漢明台北報導 | 2019-09-12 08:42:43READ MORE
地方新聞
記者林福來台南報導 | 2019-09-12 08:42:43READ MORE
地方新聞
記者葉濬明彰化報導 | 2019-09-12 08:42:43READ MORE

廣告刊登


Warning: mysql_data_seek(): Offset -10 is invalid for MySQL result index 12 (or the query data is unbuffered) in /raid/vhost/taiwantimes.com.tw/www/side.php on line 91

統一發票

文學創作

  白米飯的感動 張添雄

  白米飯的感動 張添雄2019-10-11

白米飯的感動 張添雄
我出生在光復隔年底的農業時代;每天,大家所吃白米飯,農家是自產自給,軍公教家庭靠政府食物配給。為了幫忙農事,鄰居每個家庭都生育不少小孩,持家者務必辛苦張羅讓家人起碼吃飽的白米飯。
我的家人僅五人吃飯,因此家裡的農田雖不多,寡母所種稻穀,還是足夠我們每天都有白米飯可吃。
早期,大家生活雖困窘,三餐吃的幾乎都是質軟的逢來白米飯,只要淋上醬油,雖無魚肉配飯吃,但感覺蠻幸福的。現在,大家仍以吃白米飯為主,偶爾會吃麵食。當我看到鄰居小孩捧著碗內摻著些許甘藷籤的飯時,內心非常感謝寡母為生產稻穀所付出的心血!
一生辛苦過來的寡母掛念許多白米飯不夠吃的家庭,在稻穀收割的二季節,她總會特意留下幾把的稻穗在田裡。讓拾稻穗者可以滿載而歸,此感人的身教情景,至今,仍深深縈繞在我的腦海中!一般拾稻穗者皆是弱勢的鄉民或小孩,他們將拾回的稻穗,飽滿稻穗煮白米飯,不飽滿稻穗餵家裡所飼養的雞鴨鵝等家禽。
我的家人所吃的白米飯,在一年二獲的每期稻穀收成後,寡母立刻在田裡以稻穀種子培養小秧苗,並請人犁田、插秧,自己、灌溉、施肥、和別人交換除草及割稻等工作,以便節省農事成本,才有能力供給我們三姊弟的求學費用。
自小我便懂得體恤她,但我僅僅能夠陪她整晚睡在近田邊旁的馬路上,以便守護著難得輪到的灌溉權,還有幫她在稻穀收成時在田邊馬路利用風勢篩選稻穀、在家裡禾埕曬穀及幫忙挑水、煮飯及燒洗澡熱水等我會做的幾項工作而已。
幫忙寡母這些農事的過程中,在篩選我家所種逢來米稻穀及曬穀時,新鮮稻穀上面的穀毛及灰塵,讓我的手、腳等皮膚「紅、痛、癢」,甚至滿身感到奇癢無比!但當我想到寡母及農夫一年到頭幾乎都跟稻穀為伍,我只是偶爾幫忙一下而已,便讓心裡感到不以為意!
稻穀結穗期,如果碰到颱風、強風、暴雨及連續下雨等異象的天氣,此時,稻穀部分將變成空包彈,當期收穫變差,農民們血本無歸、欲哭無淚!稻穀收成期,碰到上述的天氣,焦急的寡母如熱鍋上的螞蟻趕快幫忙農人割稻,以換取他們也幫忙我家割稻,才不會讓稻穀發芽而賣相變差!
我有一位姑婆,她因為身體虛弱而無法務農,家人所吃白米飯便只靠先生的學校食物配給應付。家中的小孩又多導致家裡米食不太夠吃,因此當大家在家時她便煮稀飯,只有在先生上班及小孩上學才煮白米飯,以方便他們帶便當。
一想起李紳詩人的憫農詩:「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誰知盤中飧,粒粒皆辛苦」時,從小至今,吃白米飯或洗飯盒及飯桶時,我必定把每一粒飯粒吃完,才不致於暴殄天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