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合國際
記者陳忠榮台北報導 | 2020-07-11 08:00:16READ MORE
綜合國際
台北訊 | 2020-07-11 08:00:16READ MORE
綜合國際
記者李仁龍台北報導 | 2020-07-11 08:00:16READ MORE
綜合國際
台北訊 | 2020-07-11 08:00:16READ MORE
綜合國際
記者林子霞台北報導 | 2020-07-11 08:00:16READ MORE
綜合國際
記者陳忠榮台北報導 | 2020-07-11 08:00:16READ MORE
綜合國際
記者張添福台北報導 | 2020-07-11 08:00:16READ MORE
綜合國際
記者李仁龍台北報導 | 2020-07-11 08:00:16READ MORE
綜合國際
中央社台北十日電 | 2020-07-11 08:00:16READ MORE
綜合國際
中央社倫敦九日綜合外電報導 | 2020-07-11 08:00:16READ MORE

廣告刊登


Warning: mysql_data_seek(): Offset -10 is invalid for MySQL result index 12 (or the query data is unbuffered) in /raid/vhost/taiwantimes.com.tw/www/side.php on line 91

統一發票

文學創作

0115  溺之邊境 子青

0115  溺之邊境 子青2020-01-14

0115 溺之邊境 子青
忽然賴肖郁同學話鋒一轉對精神分析師們控訴說:反正十多年前她是溺死弟弟的兇手,造成生母為此患上重度憂鬱,而自溺於樓頂的儲水槽內。既然自己是害死生母與弟弟的罪人,不妨將自己也淪為波臣,去水中與母親和弟弟來生相會。
「妳不是怕水嗎?為什麼還要選擇投湖呢?」精神分析師問。
「我知道我這輩子怎樣都逃不出水的手掌心,任何對水的抗拒最後全都會徒勞無功。所以我乾脆和水達成和解,接受它的邀約,讓自己主動加入水的族群,成為水國的一份子。」
「那妳投湖前為何企圖要先將陳小弟溺死在水塔裡呢?」精神分析師又問。
「我準備自殺的那天下午,走出導師室後剛好撞見剛由隔壁小學放學的陳小弟,我忽然臨機一動,決定帶他一起上路,反正大家應該彼此同病相憐,黃泉路上也有個伴。可是陳小弟很機警不肯和我一起去蓮池潭。最後我只好用計將他推進樓頂的水塔內。」
「為什麼堅持陳小弟要和妳一起…『上路』呢?」
「因為陳小弟的爸爸,也就是我的導師陳老師毫無愛心,他身為輔導老師,對情緒困擾的學生只會虛應敷衍,還在我們背後用難聽的話形容我們。此外他又不斷勾引我的後媽,執意拆散我那快要分崩離析的家庭。」
「可是陳小弟是無辜的。你們兩有什麼好『同病相憐』的呢?」
「陳老師和我後媽另組家庭後,一定也會拋棄他和前妻所生的兒子陳小弟,就像我後媽即將拋棄我一樣。我和陳小弟既然活得多餘,與其以後被父母拋棄,乾脆我就帶他一起化為幽魂,倘佯在水的世界裡,忘掉所有的煩惱,得到永恆的歸屬與平靜…」

賴先生得知自己女兒病情惡化的真正主因後,氣得跑到校長室告御狀,並將陳明昭老師如何勾引自己老婆的經過剪輯成有利於自己的聲音檔,傳送到全校許多老師的信箱訴諸公論。校長與董事會基於這次差點鬧出人命一事,也嚇出了一身冷汗,想想此事再姑息下去,一定會危害校譽。經過一番形式上的人評會後,校長立刻請招生業績一向不佳的陳明昭老師卸下所有職務,到人事室結清薪資,打包走人。
收到解聘通知的陳明昭仍沉陷在驚悸中,久久無法平息。他想尋求知心者的關懷與慰藉,但女人的手機總撥不通。於是他立刻趕往澄清湖邊上的教學醫院,想向賴肖郁同學探尋她阿姨的下落。可是她那麼討厭我這位導師,她會告訴我她阿姨的行蹤嗎?管他,先見到人再見機行事。
那一天他才辦理好療養區的會客登記,值勤的護理人員就告知他,病人現在正要去電療室接受治療。他依指示趕了過去,恰巧撞見穿著束衣的賴肖郁被幾位男護士推入了電梯口,跟在病床後寸步不離的正是病人的阿姨、那位他要找的女人。剛才聽會客室的值勤人員說,幾天前賴肖郁的父親也短暫出現在教學醫院的療養區探視女兒,但他趁聞風而至的幾位債權人趕來前,又躲得不知了去向。
「媽,答應我,不要離開我和我爸爸!」當時躲在電梯轉角的陳明昭是這樣偷聽到賴同學歇斯底里的嘶喊聲。
「肖郁,我絕不會離開你們父女。我保證以後絕不再和妳的陳老師有任何來往。我會守在這裡照顧妳直到妳出院。」
「媽,妳絕不能騙我!」
「我發誓我絕不會騙妳,我連手機都換了號碼。如果陳老師到蓮池潭邊妳阿嬤家找我,我也不會再理他了。」女人再三對她的外甥女做出這樣的承諾。
看著起降的電梯將眾人帶走後,陳明昭心頭接著一涼。他改變心意忽然轉頭往療養區的大門落寞地走了回去。
不知怎的,他忽然懸念起自己那位多年不見又患有失聰的小女兒。謝天謝地,這次大兒子幸好機警沒被溺死。幾乎失去兒子的恐懼使陳明昭內疚得無法自持。過去他一直視心理諮商為謀生的工具,所以對於身心障礙的同學、甚至家人,一向吝於付出耐心、關心與愛心,但他對自己的情慾所需卻絕對堅持,且寸步不讓。他瞭解心靈復健道路的崎嶇,但面對殘疾女兒的事實,卻一直選擇逃避卸責的態度。前妻說得對,我真是一位心胸偏狹又虛偽的父親啊!
百感交集之下,他對小女兒強烈地牽腸掛肚起來。不知她現在長多大了?學習得還好嗎?她媽媽有請特教老師輔導她嗎?是否有受到其他小朋友的歧視和排擠?唉,這次差點被溺死的人何嘗不是我自己,該是清醒的時候了!
一想到小女兒出生後前妻所受的委屈,他已暗下了決定,那就是回家後要寫封信寄到教學醫院向賴同學道歉,並和她阿姨告別,發誓再也不去打擾她們已不太平靜的家庭了。而明天他便要收拾好家當帶著兒子,找回前妻在屏東的娘家,去和兒子的母親與妹妹、一家人團聚不再分離。
這樣想著想著,陳明昭已不知不覺走出了教學醫院的大門。<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