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視娛樂
記者陳春桂台北報導 | 2018-06-24 16:28:55READ MORE
影視娛樂
記者陳春桂台北報導 | 2018-06-24 16:19:49READ MORE
影視娛樂
記者陳春桂台北報導 | 2018-06-24 16:16:44READ MORE
影視娛樂
記者陳春桂台北報導 | 2018-06-24 16:12:42READ MORE
影視娛樂
記者陳春桂台北報導 | 2018-06-24 16:09:53READ MORE
影視娛樂
記者陳春桂台北報導 | 2018-06-24 16:05:45READ MORE
影視娛樂
記者陳春桂台北報導 | 2018-06-24 16:01:48READ MORE
影視娛樂
記者陳春桂台北報導 | 2018-06-24 15:57:03READ MORE
影視娛樂
記者陳春桂台北報導 | 2018-06-24 15:52:48READ MORE
影視娛樂
記者陳春桂台北報導 | 2018-06-24 15:48:46READ MORE

廣告刊登


Warning: mysql_data_seek(): Offset -10 is invalid for MySQL result index 12 (or the query data is unbuffered) in /raid/vhost/taiwantimes.com.tw/www/side.php on line 91

統一發票

文學創作

   杏林傳異錄 子青

   杏林傳異錄 子青2019-10-18

  杏林傳異錄 子青
陸大夫言歸正傳後,便細心地向老太太解說人體韌帶的構造。然後他親自帶老太太去照X光機,然後教導她許多的保養之道。
由診療室走出來後,老太太發現復健師已經等在外頭。這位名叫小馬的復健師大約三十出頭歲,他很殷勤地帶領著老太太先去做熱敷,然後再去做電波與雷射治療。
一直陪在儀器邊上的小馬,經過醫師娘的特別交代後,對許老太太服務得特別殷勤。小馬只意識到老太太在長青會的人脈是招攬本診所客戶群的重要資源,可是他卻不知道,許老太太前年過世的丈夫其實就是小馬讀醫學院復健系大一班的導師。這位導師是一位國文老教授,讀大一時期的小馬對國文興趣缺缺,所以那次班會,導師請同學們到家裡包水餃的活動,小馬沒參加,自然也失去了認識師母的機會。不過我們相信,即使當時小馬與師母有了一面之緣,又十年下來後,依舊誰也認不出誰。所以現在許老太太與小馬近在咫尺,彼此相逢卻互不相識是再正常也不過的事了。
小馬看著許老太太一陣後覺得有些尷尬,便找話題與老太太聊了起來:「您看對面正在牽引頸椎的那位中年人林先生。他本來是看守所的獄警,有一次他戒護一位死刑犯律見時,遭到犯人用偷藏的筷子刺傷他的頸椎,才提早退休。因為我目前的女友是一位在教化科服務的公務員,和退休前的林先生算是同事,才介紹他來這裡接受復健治療。」
才說到這裡,林先生的頸椎牽引機已經發出了時間到的警示聲,他自行卸下纏繞在頸部的掛帶後,忽然注意到電視機裡正播放著一群在非洲卻來自台灣的電信詐騙嫌犯,被中國武警押解回中國受審的新聞。患者林先生竟然瞬間激動地開罵起來:「他媽的,這些騙子就應該被押解回中國,讓他們吃點苦頭才對。台灣政府的執法一向不痛不癢。」
此時一位正在使用遠紅外線的外省老先生,加碼附和著退休獄警林先生的立場鼓噪道:「說得好,這些台灣之恥的詐騙犯,就應該讓中國武警押回大陸,以最嚴厲的刑罰替台灣政府代為管教。」
這位正在說話的鍾老先生年約八十出頭歲,如果你們仔細留意的話,會發現他右腳的膝關節以下其實是義肢。很少人知道造成他傷殘的罪魁禍首是六十多年前的那場八二三砲戰。老先生沒有兒女,十多年前才由民政局的工友職務退休下來。所謂的民政局只是個委婉說法,他正確的職務是民政局所轄的殯儀館裡的大體搬運與清潔工。三十多年下來由他經手過的陰間客戶何止以上萬計。一般相信,即使這附近住戶上一代的往生者中,許多都曾被鍾老先生服務過。但他退休後仍在尊爵大樓斜對面另一棟住商兩用大樓當收發,這一個月下來,每次下完工,順便步行到陸大夫的診所做完復健,才搭客運回到城市另一頭的租屋處。
鍾老先生本來以為林先生與自己的看法應該算是主流民意,哪曉得才幾秒鐘的功夫,立刻有人用台語向他吐槽了:「這不是由誰管教的問題,這是事涉台灣司法主權的國家尊嚴問題。台灣人犯為什麼要遣返至中國受審?這簡直是對台灣國際人格的矮化!」
「就對嘛,有道理!」台下響起了零落的掌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