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旅遊
記者李巾萱台北報導 | 2019-10-23 14:43:31READ MORE
美食旅遊
記者李巾萱台北報導 | 2019-10-22 15:25:47READ MORE
美食旅遊
記者林文雄台北報導 | 2019-10-21 10:51:47READ MORE
美食旅遊
記者李巾萱台北報導 | 2019-10-16 15:07:28READ MORE
美食旅遊
記者李巾萱台北報導 | 2019-10-16 12:04:56READ MORE
美食旅遊
記者李巾萱台北報導 | 2019-10-15 17:03:48READ MORE
美食旅遊
記者林文雄台北報導 | 2019-10-15 14:48:26READ MORE
美食旅遊
記者李巾萱台北報導 | 2019-10-14 15:06:58READ MORE
美食旅遊
記者林文雄台北報導 | 2019-10-14 14:28:14READ MORE
美食旅遊
記者李巾萱台北報導 | 2019-10-09 15:38:59READ MORE

廣告刊登


Warning: mysql_data_seek(): Offset -10 is invalid for MySQL result index 12 (or the query data is unbuffered) in /raid/vhost/taiwantimes.com.tw/www/side.php on line 91

統一發票

文學創作

1113  大地盡頭,海之開端──我的伊比利遊蹤 魏琬臻

1113  大地盡頭,海之開端──我的伊比利遊蹤 魏琬臻2019-11-12

1113 大地盡頭,海之開端──我的伊比利遊蹤 魏琬臻
全球五大洲的陸塊或多或少都已踩踏過,卻不曾如此貼近大西洋。繼五個月前的北歐六國之旅,我又匆匆提起行囊,飛往鑲在大西洋岸邊,伊比利半島上的兩顆門牙──西班牙與葡萄牙。
向來離開家門就與睡眠絕緣,上海過境後,浦東國際機場到馬德里一萬多公里的長途飛行,在機上十幾個鐘頭無法闔眼的我,多半時間只能盯著眼前螢幕上的飛行地圖及里程數,計算著距離目的地飛行時間。好不容易熬到了機長廣播即將降落馬德里機場,勉強提起精神,跟著人群入境伊比利第一顆門牙──西班牙。
與台灣緯度相差十多度的馬德里,秋冬交接的季節乍暖還寒,陰晴不定。而西國迎接我的第一天,攝氏四度又陰雨綿綿的天氣冷颼颼的,幸好北歐初抵瑞典時冷到全身直打哆嗦的教訓,讓不怎麼怕冷的我,這回總算帶了輕羽絨備寒。
伊比利旅程第一站,塞哥維亞古羅馬水道橋為我揭開隱藏在灰色天幕下西班牙慵懶的陽光。古羅馬水道橋全長728公尺,建造時完全不用水泥,只憑精巧的技術堆積花崗岩的方法而建,是伊比利半島上最雄偉、保存最好的古羅馬遺蹟之外,也是所在地塞哥維亞的象徵,並被使用在其城徽上,與建在山岩上的塞哥維亞老城區同時名列聯合國世界遺產。
阿維拉海拔1117公尺,是西班牙地勢最高的省會城市,舊城區和城牆外的教堂群亦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阿維拉大教堂被認為是西班牙第一座哥德室主教座堂,其後殿為城牆的塔樓之一,此城也是天主教聖人德蕾沙的出生地,自古慕名朝聖者紛至沓來。
四支柱是遠眺城牆最好的位置,四柱台內的十字架標示著德蕾沙五歲時說服其兄長逃家前往穆斯林領地欲殉道時,在城外被其叔逮到阻止的地方。當遊客爭相拍攝城牆風光時,我則專注在背著白色布袋橫過四柱台的老人落寞的神情,在這蒼茫的荒野上更顯得孤寂。
車程135公里的康斯埃古拉,山丘上矗立著數座白色風車群,在無垠的平原上排列開展,儼然是拉曼查地區最美的一幅鄉村風情畫,獨特景致令人賞心悅目,此地也已成為廣告拍片的絕佳場景。
康斯埃古拉風車村更是西班牙著名小說《唐吉訶德》中,主角誤把風車當為巨人,發生大戰的所在地,也是此行我極欲分享讀者的原野風觀,無奈斜雨紛飛中無法達到我想展現的拍攝效果,僅能草草捕捉幾張後趕緊上車躲雨。
為造訪西班牙歷史變遷的重要建築,費時240年才完成的哥多華清真寺,經過280公里的漫長里程始抵哥多華。
在路旁遍植橄欖樹,間或有成群牛羊出沒田野的旖旎公路上,?著車子漸行漸南,氣溫愈升愈高,天色也越來越好。在猶太人區及以拍照聞名的百花巷,結束了舟車勞頓的一天。
塞維亞是西班牙第四大城,亦是南部的藝術、文化與金融中心,如同熱情奔放的佛朗明哥舞般令人無可抗拒。
於1987年登錄為世界文化遺產的塞維亞大教堂,在16世紀建造完成時曾一度取代聖索菲亞大教堂成為世上規模第一大的教堂,現在是世界最大的哥德式主教座堂之一,也是全世界第三大教堂,僅次於羅馬的聖彼德大教堂及倫敦的聖保羅大教堂,整座教堂融合了多種建築風格,大航海家哥倫布遺體就長眠於此供後世景仰。
以精緻灰泥浮雕設計的吉拉達塔,是西班牙塞維亞主教座堂的鐘樓,從最早的回教形式,到更改為教堂式的尖塔,而後又添加具文藝復興風格的裝飾,自中世紀以來一直是塞維亞的地標,可登塔頂觀賞塞維亞美麗的市景。
黃金之塔乃13世紀初為了盤查船隻而打造,現在則作為展示船隻模型及航海圖等收藏品的海洋博物館。
有人說過,沒到塞維亞就不算到過西班牙。沿著瓜達爾基維爾河伸展的瑪麗亞露意莎公園,1893年由公爵夫人捐贈給塞維亞市作為公園。在兩旁聳立著高大塔樓的新月形廣場上,悠遊盪漾的小舟穿梭在波光瀲灩的護城河上,讓整座公園顯得格外浪漫,想必也是西班牙除了巴塞隆納最殺底片的景點,當然我也就不遑多讓了。
暫別西班牙的塞維亞,兩個多小時的車程終抵大西洋與直布羅陀海峽交界上的葡萄牙。
法羅是葡萄牙南部的濱海城市,保存良好的歷史古城及綿延數公里的迷人海灘,是葡國頗受歡迎的旅遊聖地。
在法羅港灣中餐後,異國街頭的廚窗及角落享受咖啡時光的三五閒聊大嬸成了我鏡頭的焦點。
法羅人骨教堂是葡萄牙兩個人骨教堂之一,因多數人還是會忌諱,入內?觀者並不熱絡。
里斯本是葡萄牙首都及最大都市,也是歐洲大陸最西端的城市,與倫敦、巴黎、羅馬等同為西歐歷史最悠久的城市。地理大發現時代許多航海家皆由里斯本出發到世界各地探險,爾後成了葡萄牙殖民帝國富甲一方的政、商中心。
貝倫塔的興建原是為了紀念達伽馬成功航海世界一周,以及防禦位於貝倫區的港口,及附近的哲羅姆派修道院。後經幾個世紀被作為海關、電報站、燈塔以及地牢,也曾被用作為監獄,至今成為葡萄牙的象徵,並於1983年登錄為世界文化遺產。
紀念15至16世紀航海時代的航海發現者紀念碑,也用來紀念著名航海家恩里克王子逝世500週年而建。從不曾為了購買某種東西而跟著人潮大排長龍的我,此番則不能免俗地乖乖列在人龍中,等待品嘗正宗創始店那熱騰騰的葡式蛋塔。享用完蛋塔,趕在夕陽墜入海平面前快步移向紀念碑旁欣賞葡萄牙第一大橋──4月25日大橋,及伊比利半島最大的河流太加斯河兩岸風光,也送走了在伊比利的第二顆門牙──葡萄牙簡短旅程的第一天。
葡萄牙民族詩人卡蒙埃斯的詩句稱為「大地盡頭,海之開端」的洛卡海岬,是整個歐亞大陸的最西南點,無疑是引我不遠萬里而來葡國最關鍵的因素。面對浩翰的大西洋,不得不令人讚嘆大自然偉大的胸懷。遺憾的是時間太短促,遊客太擁擠,無法多逗留讓我大顯身手,明知要重遊舊地太難,也只能悵然離去。
位在里斯本西北方約30公里處古典山城上,被浪漫派英國詩人拜倫讚譽為「地上伊甸園」的辛特拉,自古即是摩爾貴族和葡萄牙王室避暑的度假聖地。此地融合了阿拉伯文化、基督教文明、葡萄牙本土風情,構成了這一處遺世獨立的桃花源,也被形容為葡萄牙的童話山城。辛特拉皇宮外型奇特,整體建築顯見摩爾文化與中古世紀之風格,可感受葡萄牙曾有過的繁榮昌盛,葡國兩天一夜的行程也在辛特拉譜下休止符。
離開西班牙邊境上夜宿的巴達霍斯,360公里長征後,來到融合天主教、猶太教及伊斯蘭教等多種文化特色之都托雷多,亦是西班牙政經及社會中心,非僅特色手工藝品的生產享有盛名,在歷史、藝術及文化財產的保護與宣傳方面,托雷多亦居執牛耳地位。
托雷多大教堂在古羅馬時期,已被視為宗教聖地,西元646年,托雷多主教正式將它納為天主教教堂,經歷了眾多宗教文化的洗禮,造就了現今獨一無二的歷史建築,展現出相當高的藝術價值。
行程最後一天終見馬德里風采,在太陽門廣場的市徽熊抱樹雕像前稍事逗留,前往西班牙皇宮的街道上,令我最有感的是街角的舊書攤,為展現一下文青風,自然要來一張文青照。
結合巴洛克式與新古典主義建築的皇宮是西班牙王室鼎盛時期之建築,金碧輝煌且美侖美奐的內觀,呈現出昔日神聖帝國的餘暉。皇宮前街道旁被層層不同色彩的楓葉遮蔽下的咖啡座是教我流連最久的地方,而我的伊比利旅程也將在這深秋季節的最後一天畫下句點。
班機即將由馬德里機場起飛,凝視著機窗外飄蕩的浮雲,我不知下一個漂泊的國度會在何方,確定的是它正載著我疲憊的身軀,及沉重的行曩要遠渡重洋,航向在一萬公里外,我可愛的故國家園──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