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 台韓政治人物性騷擾的不同下場

2020-07-12 08:00:17  |  本報報導  |  瀏覽次數:5310



       --韓國政治人物會因為醜聞而主動結束性命,台灣的政治人物不可能認錯,就算犯了滔天大罪被判刑,也會大叫司法迫害。

 

爾市長朴元淳因為捲入秘書性騷擾案,自己感到羞愧而選擇輕生,讓許多韓國人為之哀悼。更沒想到一位在韓國政治前途被看好的人權律師,為了謝罪,以此種激烈手段結束自己的生命。這樣的消息對台灣人而言,真是太突兀了。過去台灣許多政治人物因為不倫或外遇,最後在太太支持下開記者會,安穩度過風波,到現在仍在政治職務上。即使經歷再一次選舉,還能高票連任。真不知道該喟嘆台灣人對政治人物的輕縱,還是佩服台灣政治人物的厚顏遮掩羞恥心。

 

雖然韓國人民族性比較剛烈,對任何不公平事件都敢於爭取,並且以激烈手段表達不滿情緒。但首爾市長的自殺,仍不免讓人覺得,性騷擾在韓國真的有這麼嚴重嗎?其實檢視性騷擾的相關行為,主要是趁辦公時間在辦公室對秘書上下其手,還會在下班後傳送穿內褲的不雅照片及性騷擾文字,且受害者不只一人。在被指控為性騷擾後,本人恐怕難以面對自己太太與家人,在社會壓力下恐怕也會被迫辭職。一位堂堂的首都市長,具未來總統的實力,如此結束一生,留下的只有難以彌補的悔恨。

 

有人曾說,性騷擾就猶如躲在門後的幽靈,何時現身抓捕柔弱女子都難以預料,但心裡總是會有陰影存在。同樣的,對一個政治潛力雄厚的政治人物而言,當知名度越高,受到大眾歡迎,就會自我膨脹的認為自己是萬人迷,對一般女子稍有輕薄語言,還會自認給予垂顧與恩惠。殊不知在這些女性受雇者及下屬心中,對於性騷擾的行為是無比的嫌惡。只要有機會,就會對外公開揭發,或訛詐大量金錢。 首爾市長朴元淳出身人權律師,曾為遭韓國警察性騷擾女性伸張正義,自己卻陷入性騷擾的困境。

 

二○一一年他透過補選順利當上首爾市長後,連任二次至今。因為他待人溫和,具有親民形象,為女性與少數者發聲,加上推動扶貧與綠能等,受到各界好評,被視為可能的下任總統。正當政治前途蒸蒸日上之際,其實更要小心政治對手的陷害與汙衊。如果排除對手政治陰謀的可能性,只能說因為個人疏忽與禁不起誘惑,才導致性騷擾發生。朴元淳在遺書中提到,感謝生命中長期與他同在的所有人,對給家人帶來痛苦而感到抱歉,證明他非常珍惜名譽。但是整個性騷擾案的指控尚未明朗,當事人已經輕生。雖然因細節未明,因而保住名譽,但是對於韓國職場頻繁出現性騷擾的嚴重問題,並無任何助益。

 

相對於韓國而言,台灣可能是性騷擾政治人物的天堂。一旦發生性騷事件,這些政治人物面對指控,可以透過網路或媒體放消息,混淆實際場景。另外,再哭求正宮太太陪同召開記者會,表達對先生清白的信任。之後,選民很快就會忘記這件事。在台灣,整個社會氛圍已經進步到,將通姦及引誘已婚者脫離家庭修法除罪化,怎會在乎職場上肢體碰觸或言語的性騷擾。 因為民族性或政治文化使然,才會造成台灣及韓國在同一件事反應與結果的差異。我們不願見到政治人物犯下性騷擾罪行後,以極端的方式結束自己生命;更不願意政治人物厚顏無恥,以權力逼迫下屬就範後,以否認及耍賴的方式就能脫責。台灣選民應該提升道德及正義感,對於那些觸犯法律的政治人物,應該嚴格檢視,迫其接受司法調查,還給受騷擾者正義及賠償。

 

 

廣告刊登

統一發票

文學創作

0117  蓮生活佛 伸手不見掌

0117  蓮生活佛 伸手不見掌2020-01-15

0117 蓮生活佛 伸手不見掌
越州姜山方禪師。
僧問:
「如何是不動尊?」
方禪師答:
「單著布衫穿市過。」(我註明:穿一條內褲穿市過)
僧問:
「學人不明?」
方禪師答:
「騎驢踏破洞庭波。」
僧問:
「透過三級浪,專聽一聲雷?」
方禪師答:
「伸手不見掌。」
我(盧 師尊)點撥如下:
不動尊。
(無人、無我、無眾生。當然,如如不動。)
騎驢踏破洞庭波。
(二者毫不相干。)
伸手不見掌。
(手就是掌,掌就是手。二者本同,為何不見?從此處,下手參。)

僧問:
「蓮花未出水時,如何?」
方禪師答:
「穿針嫌眼小。」
僧問:
「出水後如何?」
方禪師答:
「盡日展愁眉。」
又:
僧問:
「諸佛未出世時如何?」
方禪師答:
「不識酒望子。」
僧問:
「出世後如何?」
方禪師答:
「釣魚船上贈三椎。」
僧問:
「如何是佛?」
方禪師答:
「留髭表丈夫。」

方禪師上法座說:
穿雲不渡水,渡水不穿雲。
乾坤把定不把定,虛空放行不放行。
橫三豎四。
乍離乍合。
將長補短。
即不問汝諸人。
又說:
不是道得道不得。
諸方盡把為奇特。
寒山燒火滿頭灰。
笑?豐干這老賊。

盧 師尊註:
方禪師與僧人的對話,雖然語焉不明,但,若仔細推敲,仍有明白處。
例如:
如何是佛?留髭表丈夫。這已是很清楚了。
「伸手不見掌」,我且問大家,為何不見?為何不見?為何不見?參!聖弟子見過聖弟子嗎?